熟女的情調與天堂

作者:淫公主

俗話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這個年齡段的女士性欲最強,可偏偏這人生年齡階段,或年稍長點的男人因工作的壓力或男人喜新的天性,對老婆日益增長的性欲望熟視無睹,這就苦了這些虎狼們了。

勇敢點的,嘗嘗身邊的獵物,或在網上物色一二,繼而見面,感覺還行的,調情上床;感覺不行,再物色。

膽小的或是羞於主動的,大多是看條件成熟與否了,比如是否有令自己心動的而不需要自己主動的,是否有男人主動的等等。當然.也有為了貞節牌坊堅決不出牆的。

就自己的經歷而言,我覺得勇敢地追尋性快樂的,以及堅決守住貞節牌坊的都是少數,更多的是既渴望,而又迫於其它方面的壓力不敢輕舉出牆的

(上) 壓抑了很久的感情終於在這個時候爆發了

九月的保定天氣依舊很熱,來這裡上大學讓我感受到了真正的秋老虎,烈日當空,焦陽炙烤著大地,遠遠望去可以看到操場上的熱浪翻滾。

每一個來到這裡的東北孩子,都覺得保定的天實在是讓人無法忍受,在這樣的天氣裡,進行軍訓實在是對體力和精力的雙重考驗。

眯著眼睛看著遠處的樹,葉子一動也不動,只聽見知了在吱呀吱呀的叫著,讓人聽著心裡發慌。

終於到了休息的時候,教官讓我去二班找教官拿一個名單,正當我在和他們教官說話的時候,一個女生過來和我說話:「你是黑龍江的嗎?」

我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我們就在這炎熱的天氣裡尷尬的認識了,後來提起,那天真的讓她很沒面子。

一個女生主動和我說話,我還沒鳥人家,這個女生成為了我的好朋友,她的名字我不便提起,就用LL代替吧。

尷尬的相識之後,我在當天晚上給她打了電話,【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從食堂的飯菜,說到艱苦的軍訓,又說到高中的一些趣事和大學的室友,必不可少的,還有每個大學生都會經歷的『臥談會』,原來女生在臥談的時候也會說一些八卦的東西。

那時候小屁孩兒一個,啥都不懂的,一直以為女生是很純潔的,沒有男生這麼色,哦,原來女生也可以這麼色啊。

每天中午,我們兩個都會去自習室看書,其實也就是去嘮嗑,沒看幾頁書。

有一次特別糗,出來的時候扣子沒系,領帶沒弄,被院糾察給逮到,弄了個院通報,但是我絲毫沒有把這件小事放在心上,因為當時我正手裡拿著手機給她發短信,很開心。和女生的調情,也能沖淡你對處罰的看法,記住吧。

週末的時候我們兩個人還去裕華路逛街,吃保定的小吃。

那個時候兩個人的關係就是比較親密而已,並沒有進一步的發展,因為她和我說過,她在大學不想找男朋友。可是後來事實證明這句話是不可信的,就在大一的第二個學期開學的時候,我看到她和另一個男生手把手的走進校園,原來我想在大學畢業的時候再追求她的想法,在我目睹這一刻的時候破滅了。

也終於知道了,女生是受不了持續的死纏爛打的。

就這樣,我們的聯繫也逐漸少了,也不會再每天中午的時候去自習室,也不會在週末的時候去逛街,也不會在晚上下自習以後在操場上轉悠。

時間匆匆流過,一轉眼我們大四了,有一天在上QQ的時候看到她線上,就說了幾句話,問她幹啥呢,她說在北京面試。

「恭喜啊,能進入國家公務員考試的面試是很不容易的。」

她說:「你來北京陪我吧!」

我說:「好吧,我明天就去買火車票。」

於是我買了2月6日的火車票,終於在7號她去面試之前,趕到了她所住的如家ZZQ店。

一進門的時候看到她正在化妝,穿著一身黑色的OL的衣服,白色的襯衣。

「這麼快啊。」

「嗯,打車來的。」

「快進來坐吧!」

簡單的三句話,我坐在床上看著她化妝。

都說面試的時候要給考官一個好的印象,簡單的化一下妝是必要的,既體現了對考官的尊重,也能讓自己的形象看起來更清新。

很快,時間到了12點半,我和她出門。

「真夠意思,累不?」

「還行吧,咱倆誰跟誰了。在哪面試啊?」

「國家行政學院,離這不遠,咱倆打車去就行了。」

「嗯,好的。」

匆匆忙忙走到樓下,叫了一輛車,直奔國家行政學院,從這家如家趕到那裡用不了多久的其實,路上無話,不一會就到了。

不得不說,北京的計程車真貴啊,12塊錢就這樣沒了,在我家12塊錢能轉悠個差不多小半個市區了。

「現在還不讓進去呢啊,咱倆溜達溜達吧,正好還可以給你放鬆一下心情。」

於是我們兩個在對面的大酒店周圍走了一圈,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門口有幾個面試的學生往裡走了。

「進去吧,別太緊張啊!嗯,加油!」

看著她走進了行政學院的大門,我一個人搭車回到了住的地方,旅途的勞累,讓我一下子就睡著了,大概3點多的時候她回來了,原來她是第二號,很快就結束了,成績還沒出來,還要再等幾天。

於是她脫了衣服,就和我躺在了一個被窩裡。

壓抑了很久的感情,終於在這個時候爆發了,我捧著她的臉,親吻著她的嘴唇。

「LL,我好喜歡你啊。」

然後又繼續佔有著她的嘴唇,很軟,很舒服。

我的手也沒老實,解開了她的襯衣,露出了紫色的胸罩,有點蕾絲,看起來很高貴,也很性感。

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胸罩我解了半天也沒解開,最後還是她自己解開的。

我一下就把她的乳頭含在了嘴裡吸吮著,甜甜的小味道,呵呵。

當我的手伸進她的下面,想除去她最後的一道屏障的時候,她阻止了我,我試了好幾次都是一樣的。雖然我是個色狼,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強迫她。

就這樣,我們互相親吻著,睡著了。

起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我們互相看了一眼,我又和她親吻了一會,而且又佔有了她性感的胸,36B,不大不小的,很軟。

再一次,我的雞巴勃起了。我躺著,抱著她。

「G,你可真好,這麼遠的跑來陪我。」

「沒啥,你不是也和我親親了嗎?嘿嘿~」

忽然,她起來,居然給我口交,很舒服,很銷魂。

「你也給他口交嗎?」

「嗯~~~」

其實我很嫉妒,可是這也沒什麼,男女朋友之間嘛,而且是年輕人,口交還算什麼?

過了一會,我的雞巴已經被她弄的特別硬了,我對她說:「我也給你用嘴吧。」

「嗯~~~」

於是,我也起來,趴在了她的兩腿之間,脫掉了她的黑色小內褲,露出了淡淡的陰毛,我聞了一下,一點異味都沒有,女性特有的味道直沖我的鼻腔,勾起了我最本能的反應,我把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在裡面舔著,刮著,弄的她很舒服。

「G,好舒服啊。」

「那我進去了?」

「嗯~~~」

於是,我把硬的不行的雞巴放在了她的下麵,半天沒進去……最後還是她扶著我的雞巴進如了她的身體。

「G,你的好粗啊。」

「是嗎?我沒覺得啊。」

其實我的雞巴我自己覺得也挺粗的,直徑4釐米左右吧,倒不是很長,15釐米左右,胖的時候短一點,瘦的時候長一點,上下差距不超過1釐米。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

我很溫柔的在她的身體裡一進一出,很慢,她也很享受。

大概過了20分鐘吧,她說她受不了了,我的雞巴太粗了,用嘴給我弄出來吧,我說好吧。

於是,第二次口交開始了,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激烈,頻率也更高,不一會我就射在了她的嘴裡,她居然咽下去了。

「好粘啊,嗓子眼都粘住了。」

「你虎啊,幹啥喝下去啊?」

「你的東西,我喜歡。」

就這樣,我又抱著她,和她親吻在了一起。

我們抱在一起,說了很多話,我很後悔大一的時候沒有追她,她也覺得大一的時候不懂事,說了那句話讓我受累了。

所有的陰霾都隨著這一夜散去了,我和LL又恢復了原來的關係,又深了一層。

晚上睡覺之前,我們又來了一次,這一次我依然很溫柔,動作依然很慢,她依然在說我的雞巴粗,受不了。

可是,她沒讓我出去,我們做了很久,我射在了裡面。

後來我們兩個緊張了一個多月,她的大姨媽一直都不來,終於有一天,她的大姨媽來了,擔心受怕的一個多月啊,天天在祈禱中度過。

也許真的是不應該,她的大姨媽其實不規律,我射進去的那天正好不是危險期。呵呵。

在北京的幾天,我們在動物園玩了一下午,就回家了,火車上我們抱在一起,沒有色色的,只有對以前日子的懷念,她一言,我一語的這樣說著。

色色的東西已經在前面寫了,我也知道狼友們關心的焦點也移走了,結尾就簡單結束吧,我下車,回家,她繼續在火車上坐到她家。

(中)女人的生理欲望與男人是一樣的

二年前的一天,無聊的我在聊天室裡看聊,沒一會的工夫,一個小女孩主動找我聊,一看資料,18歲,花季少年。

我客氣地說:「對不起啊,我不和年紀小的聊。」

不想這女孩固執地非聊不可,沒辦法,應付了幾句就不理她了。可能不是私聊的原因,上面的對話別人也能看到。

又一個女的主動和我打招呼:「你好,能聊嗎?」

我看了看資料,38歲,昆明的。

我說:「能啊。」

她轉成私聊問:「為什麼不和小女孩聊?」

我答:「經歷不同,沒什麼好聊的。」

她說:「男人不是都喜年輕女嗎?」

我說:「那得看誰,我就不喜歡。」

對話就此開始。

相互作了自我介紹,聊了人生的一些感悟。

她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人到中年,男人不容易。」

因下班時間到,我說要下線了。

她說:「很高興認識你,覺得你是個很有素質的好男人,晚上能不能再聊?我等你。」

我隨口說:「好啊,晚上見。」

晚飯後,沒什麼事,又上來了,她還在。給她發了個微笑的表情。

她很快就回復:「你終於上來了!」

我說:「你真的等到現在?」

她說:「是啊,我還在想像著你是什麼樣子的呢?」

我借用了別人的一句話說:「我很醜陋但我很溫柔。」

「是嗎?溫柔成什麼樣啊,發個照片看看啊。」

「行啊!」

於是給她發了個小笨豬的表情圖片。她回復:「真是很可愛哦,只是現實生活中這麼可愛的男人少了!」

我們就這樣聊了一晚,從聊天中,我知道了她是個小學老師,離婚七年了,和女兒一塊生活。

言談中,知道她過得很苦,生活的壓力很大(不是經濟上的),情感無法釋放,但不敢再嫁了,怕再遇上一個像前夫一樣的人。

我理解一個沒有男人的家庭的苦衷,因此言談中也給予了較多的關心。但當時只是出於同情,確無別的想法。

過了幾天,又在網上遇見了她。打過招呼後,她問了個我很回答的問題:你有過婚外的女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