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的交換

曉雲正在感受姐夫肉棒帶來的快感,突然感到姐夫停了動作,還以為姐夫已經射了,正感到失望,突然得到這樣的啟示心中大喜,連忙翻直了身子等待姐夫的進入。

林學同爬了起來壓了上去,對準了地方將肉棒送了進去。還好此時已經沒了閃電,否則這會林學同起來的時候,一定能看到劉家健此時正趴在曉月的身上努力著。而那姿勢,也好跟現在他和曉雲的姿勢一個模樣。

很快,曉雲來了她今晚第一個高潮,她的高潮來得強烈,全身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口水不聽話地順著嘴角流到枕頭上。

她下體的抽搐讓林學同感到爽得要命,憋得太久的肉棒也急不可待地需要發洩。林學同的下體抽插速度加快起來,卻不知道那邊的劉家健和曉月也正頻臨高潮邊緣。

兩個男人如約好般地摟住身下的女人,快速地挺動著下體。那激烈甚至把結實的木床都弄得搖晃起來。衹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張床怎麼了,衹因為四個人幾乎在同時達到頂峰,都在享受著那一刻的銷魂,誰又會注意其他的東西。

曉月的高潮讓她感到欲仙欲死,她強忍全身如飄仙似的舒暢,緊緊地摟著劉家健,忍得眼淚都流了下來。而曉雲則全身無力地躺著,汗水滲滿了她的全身。兩姐妹的想法相同,那就是,好久沒試過這樣的高潮了。

兩對男女,有著微妙的親情關係,此時卻各自分開做著男女之事,而且都還以為沒人知道,那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也許是太忘我了,但更多的是天氣造就的條件。

但,運氣不是都那麼好的,就在他們兩對高潮過後相摟而抱,做最後纏綿的時候,突然光亮充滿了整個房間,原來斷電已經修好,如此不湊巧地在這個時候通了電源,而斷電後,他們沒有人去把燈關了。床上的四人四雙眼睛對望後,女人發出了驚恐的叫聲,男人像觸電般地跳了起來。

一切來得這麼地突然,剛剛還沈醉在高潮的快樂之中的四人,此時的心情跌入了低谷。大家慌亂地尋找著遮擋身上私處的衣物,大家的內褲在剛開始的時候還穿在膝蓋上,可在激情的時候早就給蹬到了地下。四人在床上沒找到內褲,停了動作雙目洞地又對望了數秒,還是曉月首先回過神來,跳下床從地上撿起女人們的內褲,拉住還在發愣的曉雲就往廁所逃去。

留下赤身裸體的兩個男人,看著對方床上的水漬,心跳得厲害,腦袋卻是一片地混亂。許久,林學同開打了寂靜,道:「真沒想到啊,大家……大家喝了酒,搞錯對像了……」此時他還真希望如自己所說的,大家喝醉了酒才做出這胡天胡地的事,這樣,大家的心情或許好過點。

劉家健聽林學同這麼一說,腦袋也清醒起來,忙說道:「對對,真沒想到,真沒想到……」

林學同又道:「兄弟,你看事情不發生都發生了,大家……大家也不算吃虧對吧,我們……我們當沒發生過?不知道你怎麼看?」

劉家健巴不行林學同這麼說話,忙說道:「那當然,那當然了,大哥怎麼說,小弟我就這麼辦。」

林學同心裡一陣鬱悶,心想這自欺欺人的話,說了也白費勁,不如把事情挑明瞭來個乾脆。眼睛向劉家健跨下望去,衹見劉家健的肉棒已經疲軟,陰毛上的液體在燈下閃著亮,加上床上的那灘水漬可見剛才他們的戰鬥一定很夠激情的。

歎了口氣後林學同道:「算了兄弟,我們關係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發生什麼事大家心裡都明白,大家也就別逃避了。你明白跟我說,你喜歡你大姐吧?」

劉家健沒想到林學同口氣轉得這麼快,偷偷地看了看他的神色,見除了沮喪外也沒什麼其他的,想到自己老婆也讓他上了,膽子也就有了,道:「嗯,大哥問了,我就直說了吧。大姐是個好女人,我……我很喜歡,也很滿意。大哥,那曉雲呢?你覺得怎樣?」

林學同嘿嘿笑了一笑,裸著身體下床到櫃檯上取了煙丟了根給劉家健道:「跟曉雲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老實跟你說,我好久沒試過這麼舒服了。」

劉家健聽到林學同的肺腑之言,心裡也舒暢了,接過煙笑道:「今天我們還說過,可惜怎麼他姐妹倆怎麼不調一調,沒想到晚上還真調了。」

兩人對視大笑,林學同問道:「那,你覺得你大姐怎樣?」

劉家健笑道:「我和大哥的感受是一樣的。」兩人又是一陣大笑。剛才的緊張氣氛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雖然兩個人因自己妻子讓別人上了,心中都有這麼一點地難受,但事已如此,那一點難受也讓自己強逼放在心裡的角落中。

廁所裡,曉月望著曉雲私處緩緩順著大腿流下的白色精液,顫聲道:「姐姐對不起你。」

曉雲整理了下情緒,從旁邊取了紙巾遞給姐姐,自己也取了紙擦試體下的汙穢。待清理好,曉雲苦笑道:「這又有誰對不起誰了,姐,事情發生了就發生了吧,你看我們晚上喝了這麼多,做了這些事,也是情有可原啊。」

曉月歎了口氣,牽著妹妹的手說道:「咱兩姐妹就別說了,什麼事不好商量,我是怕他們兩個會受不了,要是鬧起來你說怎麼辦?」

曉雲搖頭道:「我看他們不會鬧,他們兩個誰也沒吃虧對吧?好好的兩姐妹都讓他們吃了,我看他們高興還來不急呢。」

曉月聽妹妹說得簡單,忍不住笑道:「傻妹妹,男人的心深得很呢,你倒看得開,我可是心神不定,不知道該怎麼辦。」

曉雲突然神秘地說道:「我把門開條縫看看,看他們是吵架了還是打架了。」說完輕輕地拉開廁所門向外看去,看了一會把頭縮回來,滿臉興奮地說道:「報告姐姐,他們沒吵架,更沒打架,坐在床上吸煙呢,而且有說有笑,我聽了一會沒聽清,不過好像沒事哦。」

曉月連忙湊過去看,果然見兩人正哈哈不知道笑什麼,心中的石頭才落了地。轉頭看了看嬌小的妹妹,憐惜道:「你姐夫沒弄痛你吧?」

曉雲嘻嘻一笑道:「才沒,我告訴你,你別笑我哦,我剛才跟姐夫的感覺呀,那真叫好呢,刺激死了。姐姐,你呢?」

曉月害羞,沈吟了半響道:「他很好,我很好。」

曉雲嘻嘻笑,伸手去摸姐姐的胸,道:「什麼他很好,你很好,意思是不是給家健弄得很舒服?」

兩人立刻扭在一團,嘻嘻哈哈地鬧起來。

外面的兩個男人聽到聲音,相視一笑。林學同在曉雲身上獲得了少有的滿足,可是剛才偷偷摸摸不能盡興,腦袋一轉,心想何不抓緊這個時機,衝破四人的關係,讓大家徹底除去剛才的尷尬,四人可以隨意地在一起呢?如果成功,那麼以後可以同時擁有這兩個不同性格,不同身體的姐妹,那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當然,此代價就是要將自己的妻子貢獻出去,任劉家健玩弄。兩者權衡下,還是前者吸引。

於是林學同道:「兄弟,大哥說一件事,說得好,大家就這麼做,說得不好,你當大哥沒有說過,怎麼樣?」

劉家健連忙道:「大哥請說,我們還不好商量嗎?」

林學同將手中的煙在煙缸上擠滅,道:「我們經過晚上這麼一鬧,關係說復雜是複雜,說簡單是簡單,複雜呢,今晚後大家將秘密嚴守,誰也不能再提起,可是大家都是明白人,心裡總有那麼根刺。簡單呢,經過今晚上這麼件事後,我們也算是親上加親,以後,我老婆就當你半個老婆,你老婆也當我半個老婆,衹要大家喜歡,誰跟誰都可以自由在一起,誰也不能阻攔。不過前提下是要做好避孕措施。你看我們大家都還沒孩子,你也不想以後生下孩子不知道是誰的吧?哈哈……這兩種關係任兄弟你選,選哪種,我們就走哪條路走。你說怎麼樣?」

劉家健呆呆地聽完林學同的言論,心裡一琢磨,把心一橫道:「那當然是走簡單的路了。大哥你就安排吧。」

林學同大手在腿上一拍,叫道:「好!」裸著身體向到廁所門前敲門,門一開,衹見兩姐妹已經穿上了內褲,怯生生地望著他。

林學同對妻子說道:「月,發生這事我不怪你,希望你也別生我的氣。家健他說很喜歡你,你能過去陪他嗎?」

曉月見丈夫說得直接,不由羞得滿臉通紅,身後給妹妹一推便給推了出去。向床那邊的家健望去,見他正深情地望著自己,突然想到自己和這個人偷情竟然給丈夫看了個正著,心裡委屈,眼淚便流了下來。

劉家健見曉月流淚,大吃了一驚,忙迎上去摟住曉月安慰。

而林學同也拉著曉雲出來,笑道:「好了好了,大家今晚上把心放開點,以後習慣了也就沒事了。」

旁邊曉雲聽著著惱,拳頭在林學同結實的手臂上狠錘了一下道:「你們男人在打什麼主意來著?也不跟我們姐妹商量一下?」

林學同一把將曉雲整個抱了起來,笑道:「有什麼好商量的?你多了個我疼你,還不好嗎?我先伺候你洗個澡先怎麼樣?」說完抱著曉雲走回了廁所,門也不關地洗起鴛鴦浴來。

劉家健見林學同與曉雲打情罵俏,心裡不平衡了,連忙拉著曉月坐在長椅上,吻著曉月臉上的淚珠道:「你放心,多了個我,你一定會更開心的。」

曉月見他說得真誠,心裡也感動,將頭埋在了他的懷裡。劉家健當然不會放過機會,伸手在曉月身上揉捏著,嘴也已經吻上曉月的嘴,於是兩人便在沙發上吻了個忘我。

林學同和曉雲洗好澡出來,見到沙發上的兩個,曉雲酸溜溜地說道:「平時也不見對我這麼好過,我說你們先去洗個澡吧。」

曉月聽了臉紅,連忙推開劉家健,先進了廁所去了,劉家健聽到關門聲,不禁滿臉鬱悶,林學同向他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隔了一會,廁所門打開,曉月在裡面叫道:「傻瓜,要進來不?我關門了。」

劉家健大喜,跳起身來叫道:「要要要,馬上就來。」興沖沖地衝進廁所裡去了。

等到曉月和劉家健洗好澡出來,衹見林學同和曉雲已經在床上玩開了,曉雲全身赤裸地橫躺在床上,任由林學同在她身上玩弄著,林學同見他們出來,笑道:「衹有一張床,別給我們霸佔了,大家擠擠,一起來吧。」

曉月聞之大羞,「呸」地一聲道「我才不要。」

可是劉家健早已慾火燒身,加上見到妻子乖乖躺著任人宰割,如此一箭之仇如何能不抱。將曉月一把抱了起來便向床邊走去。

於是此時出現了這麼個情景,燈火照射下,姐妹兩個玉體橫放,一個較胖,一個較瘦,各有各的風采,各有各的風騷。而兩個男人則賣力地在她們身上玩弄著,時不時引起女人們的嬌吟之聲,此起披伏,使小小的房間充滿了春光。

林學同的嘴親到曉雲的三角之處,笑道:「曉雲毛長得好,你看分佈得多漂亮,真叫人喜歡。」說完伏下嘴像小雞啄米般不斷將毛咬起又放下,引得曉雲咯咯直笑。

劉家健聞之也不認輸,也伏下頭去欣賞曉月的下體,衹見曉月下體陰毛茂盛,一大團像堆草,他將臉整個貼了上去,在柔嫩的陰毛間吸了一口道:「大姐這裡帶香呢。」此話卻引得三人一起笑出聲來。

林學同一直渴望著一件事,此時跪在床上將肉棒湊到曉雲臉前道:「你姐老不肯幫我親親,曉雲乖,幫姐夫弄弄。」

曉雲抓住肉棒,說道:「親就親,怕什麼。」說完撐起身體張嘴便將肉棒含了半截進去。

劉家健見了心裡酸溜溜地,但聽林學同說過曉月不喜歡玩這東西,他也不好意思向曉月開口要求。

曉月見到他的模樣,知道他的心思。在劉家健大腿上拍了拍示意他也跪著,劉家健大喜,連忙照做了,果然曉月爬了起來,握著肉棒套了套後便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轉了轉,又將龜頭含進嘴裡吸了吸後,終於將肉棒緩緩吞進嘴裡,吸吮起來。

於是,口交的嘖嘖聲和男人們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內,到後來不知道是劉家健先開始,還是林學同先開始,兩對男女又開始了69式。使房間內淫彌的氣氛更加地強烈。

還是林學同心急,他將曉雲拉到床邊,自己半蹲半站地站在地上,分開曉雲的腿後,肉棒在肉穴外上下撩動了幾下,笑道:「我們要先開始啦,呵呵。」

在曉雲一聲呻吟聲中,林學同的肉棒已經挺進了一半,抽動幾下後已然全根沒入曉雲體內,林學同立刻大力抽動起來,而且次次抽出衹留龜頭在內,次次進入都必定連根插入,衹把曉雲插得哀聲四起。

受到這邊的刺激,劉家健起身讓曉月趴在床邊,自己站在地上,想要用後進式插入,曉月覺得這姿勢不雅觀,在丈夫面前感到害羞,扭捏地說不想這麼做。

此時林學同性致大好,反而叫道:「開心就好,你還怕什麼醜啊。」

曉月見丈夫上著妹妹不心疼自己,心裡氣惱,也不管這麼許多了,將豐滿的臀部翹了起來,那肉穴便像小肉包似地展現在劉家健面前。劉家健暗吞了口唾液,握著肉棒對住目標,屁股這麼一挺,目送著肉棒沒入曉月的體內,一時慾火茂盛,卻不覺林學同一味蠻幹,衹將肉棒在曉月體內轉了幾下再抽出插入,如此循環,弄得曉月嬌喘不已,四肢乏力。

那邊林學同將曉雲抱起,將曉雲雙腿盤在自己腰上,手捧著曉雲的臀部站著幹起來。而劉家健見曉月無力,也換了個姿勢,卻是男上女下。

劉家健用肉棒在曉月體內磨著,他已發覺曉月非常喜歡這樣的做愛方法,而恰巧這也是他最愛的姿勢,因為這樣做愛不但省力,而且肉棒可以更好地感受到小穴摩擦所帶來的刺激。

劉家健一邊用力將肉棒挺得更深些,一邊吻著曉月的頭,問道:「聽大哥說你不愛口交,怎麼今天肯主動幫我?」

曉月一邊享受下體的舒服,一邊輕笑道:「你大哥那裡長得難看,我才不願意含呢。你的就不會了,我……我看著喜歡。就……就……」說完不禁感到嬌羞。閉上眼睛不敢看劉家健。

劉家健心中一蕩,下體猛地一挺,呻吟道:「大姐對我真好,啊,我舒服死了,大姐裡面會動呢。」

曉月也感到全身開始膨脹,心知高潮快來來,喘息道:「現在……現在你可以快……快點了……我快來了。」

劉家健聽令,緊緊摟著曉月,下體猛力地衝刺著,交合的撞擊聲立刻大起。劉家健突然想到什麼,一邊猛抽著肉棒一邊說道:「大哥剛……剛才說要避孕,我……我沒戴套…….要在外面……射……射嗎?」

曉月正享受著劉家健帶給他的刺激,一時無力說話,衹是用力地搖著表示不用在外面射。

那邊林學同和曉雲也即將到達頂端,林學同將曉雲放回床上,和曉月並排睡著,抓著曉雲的臀部一下下地將肉棒狠狠地送進曉雲的體內,嘴裡道:「今天……不算,下次記得戴上套再弄。」

話音剛落,劉家健發出一聲悶哼,緊緊地抱住曉月的頭,嘴吻著曉月的唇,下體打了幾個顫後才慢慢地將身體放鬆下來。而曉月早已全身無力,朝天翹著的腿此時才放下盤在劉家建的腰上,兩人就這麼摟著一動也不動了。

林學同最後的衝刺也快到達終點,曉雲每讓他撞擊一下便發出無力的呻吟,高潮早已經來了,下體如洪水般將兩人的下體淹沒,最後期待的衹剩下林學同將戰果射入她的體內。果然,林學同肉棒突然變得更加地腫漲,把曉雲的肉穴漲得毫無空隙,而林學同的精液狂噴而出,強而有力地力道使曉雲不禁呻吟。

外面的風雨仍然不見變小,而屋內的風雨卻已停歇,兩對男婦糾纏地相摟而睡,都是男上女下的姿勢,男人的肉棒還在女人體內不捨得出來,時不時還傳出一兩聲親吻的聲音。這樣的場境,也許以後經常會在這間小屋裡出現,他們是快樂?還是悲哀?或許衹有他們當事人心裡才能夠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