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的交換

曉月一邊穿著襯衣一邊說:「行啊,你賺厚就別穿啊。反正你姐夫是自己人,也不用怕他會看你。」說完自己先笑了。

曉雲臉色一紅,嗔道:「我怕什麼,姐夫人老實,我對他可是放心得很。不過我要是不穿褲子,姐姐你也不許穿。」

說完硬是要搶曉月手上的褲子。兩人在廁所裡嘻嘻哈哈鬧成一團,把在門口等著進去洗澡換褲子的林學同給等急了,啤酒沾在身上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他使勁敲了敲門:「我說你們兩個鬧夠沒?別佔著個地方不出來呀。」

曉月在裡面搶不過妹妹也急了,聽見老公在外面,急中生智地伸手去開門,嘴裡說道:「行啊,你說你姐夫老實,那我把門開開讓他看看。」

曉雲沒料到姐姐來這一招,廁所門一打開,見到門外的姐夫直勾勾地向自己大腿上瞄,不由又氣又羞,愣在當場也忘了把姐姐的褲子放開手。

林學同突然見到裡面春光四射,不覺呆了呆,看到曉雲那雪白的大腿,還有給那襯衫微微遮蓋著的三角小內褲,肚子裡立刻騰起熱團,大腿根不由來了反應。他馬上回過神來,裝著沒事一樣走進去把兩姐妹往外推:「快出去快出去,我等著洗洗身上的酒呢。」

曉月自己的褲子還沒穿就給丈夫推了出去,心裡也是嬌羞,看到屋裡劉家健目瞪口呆的往這邊看,心裡一橫,把褲子甩在一邊道:「得,大家都別穿了。」

曉月裸露著大腿,薄薄的襯衫頂著兩團豐滿的肉團,兩點黑點明顯可見,把劉家健看得連呼吸都停了。一時尷尬,連忙起身步向廁所敲門道:「大哥開門,我身上粘得難受,要不一起洗吧。」

林學同此時正壓抑著砰砰亂跳的心,回想著剛才曉雲那雪白的大腿,羞紅的臉蛋,弄得他小腹內一團火亂串。聽到劉家健的叫門,下意識地就把門打了開來,見到劉家健闖了進來他才後悔,此時他的肉棒正直挺挺地翹著,如果脫了褲子一起洗澡,那醜樣還不讓劉家健看得完全?

劉家健一進廁所就把門關上,看到林學同還沒開始洗,裂嘴一笑道:「真不好意思,大哥不會介意吧?」

事已如此,林學同只好回答:「哪的話,兩大男人還介意什麼呢。」說完轉過身去脫西裝短褲。

卻不知劉家健也是暗暗叫苦,剛才見到曉月惹火的模樣,又想到之前看到她的胸部,跨下那條肉棒早已挺起,他只好盡量放鬆心情,也別過身去脫褲子。

不一會,兩人都挺著肉棒靠著背,林學同把花灑打開,水像雨點般地從兩人頭上直淋下來,但即使如此,又怎能澆息兩人此時的慾火?

本來兩人這麼靠著背洗澡倒也沒事,可惜就在劉家健去接林學同的香皂時,香皂滑手而落,兩人為了撿回香皂猛地一起轉身,於是各看到了對方跨下那條直挺挺的命根。

林學同肉棒黝黑而粗大,足有十七八公分長,青筋滿佈,陰毛橫生,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而劉家健的肉棒細嫩卻也不小,大概十五六公分左右,龜頭因刺激而呈粉紅,陰毛較少而幼細。

劉家健見林學同也是挺著肉棒,心裡稍為安心笑道:「大哥的東西真夠威武的呀。」

林學同的心情也是和劉家健一般,嘿嘿一笑道:「過得去吧,不過女人吶,估計比較喜歡你那模樣的。」

劉家健和林學同兩人平時就海闊天空什麼都聊,也沒什麼顧及,說道:「哪的話,曉雲跟我那個的時候,就嫌我不夠男子漢,有時真夠鬱悶的。」

林學同邊搓著身子邊說:「是不是你弄的時間太短了呀?」

劉家健連忙搖頭道:「不是不是,她是賺我弄的時候太斯文了,不就做愛嘛,還分什麼斯文不斯文的,真夠愴的。」

林學同歎了一下道:「不瞞兄弟說,我那曉月跟你曉雲可正相反了,做這事的時候還說要什麼浪漫一點好,叫我別像頭牛一樣。這不,還嫌我的東西太難看了,有時候我想讓她學錄相上的那個,幫我用嘴弄弄,她死活就是不肯。」

劉家健哈哈大笑道:「那這方面曉雲倒是不會,也弄起來瘋得很呢,有時候吃不消她。」林學同一愣,腦裡又浮現曉雲那雪白的大腿,那嬌羞的模樣,突然腦裡幻想一轉,曉雲含羞地張開小巧的櫻唇,慢慢地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含入嘴裡……林學同因和劉家健談話而開始發軟的肉棒猛地又漲了起來。

劉家健注意到林學同下體的變化,心裡若有所思:「大哥聽到我說曉雲的事來了反應,難道他對曉雲有興趣?」轉念又想:「大哥這也是正常反應啊,我剛才還不老想著曉月嘛,嘿,曉月……」

想到曉月,林家健自然而然想到她那可愛的笑容和豐滿的胸部,手掌不知覺得虛抓了抓,暗忖:「要是能讓我抓一抓曉月的胸部,甚至摟著親熱親熱那可真美死我了。」剛剛熄滅的慾火此時又開始重燃,壓得他忍不住輕歎了一聲。

林學同聽到他的歎息,眼睛瞪著問道:「歎什麼氣?」

劉家健知道失態,隨口笑道:「沒,沒事,衹是突然想到她兩姐妹要是換一換就好了,呵呵。」

林學同心中一跳,廁所裡的氣氛立刻壓迫都來,兩人沈悶地將澡洗完,這才發現兩人的外褲都讓水給弄濕了,而剛才也忘了帶褲子。

林學同將毛巾圍在腰上,笑道:「算了,我們就穿著內褲出去吧,反正自己人也沒關係。」

劉家健認為不妥,兩人肉棒直挺挺的,穿上內褲的模樣也夠不雅,可是還沒等他說話,林學同就開了門出去了。他只好將也將毛巾圍起,跟著出了去。

曉月曉雲兩姐妹正把屋裡清理好,見到兩男人這麼出來也不覺得怎樣,反正圍著毛巾就像穿著西裝短褲。

四人又坐了下來繼續吃飯,衹不過碰了兩次酒剛才的尷尬也就沒了,林學同拉著劉家健玩猜拳,呼喝得像打雷般,兩姐妹則在一旁吶喊助威,自己丈夫輸了也幫喝一點。

兩個男人雖然猜拳猜得起勁,可是眼光沒忘向兩姐妹的胸前跨下望去,而曉月和曉雲酒興一起,也忘了遮掩,時不時叉開玉腿露出小小的內褲,上身更是常常春光乍瀉,惹得兩男人慾火蕩漾,猛吞口水。

很快,四人喝得也七七八八了,曉雲向林學同問道:「姐夫,上次姐姐說你集郵,是不是真的呀?」

林學同一聽來了興致:「對呀對呀,我集郵集了十多年了,藏了不少好東西呢。你要不要看看?」

曉雲喜道:「我也集了好久了,讓我看看你有什麼寶貝。」

林學同哈哈笑道:「那我們就收了吧,家健,今天你放老婆的假,幫忙收拾收拾東西,我讓曉雲看看我的寶貝。」

劉家健聽到林學同的話,心裡有點不是滋味,暗怪道:「這大哥口不遮攔的,什麼讓曉雲看看你的寶貝。」但能和曉月在廚房獨處一處,心裡卻是樂意。想到之前在廁所幫忙時看到曉月的胸部,而此時曉月上身更是真空上陣,如再能看到絕不是之前那模樣,劉家健心裡興奮,大叫道:「行,這碗筷什麼的,就讓我和大姐處理了。」

林學同帶著曉雲到了內室,這個內室其實也就是他的睡房,衹不過在床和吃飯的地方拉了條布簾罷了。此時布簾拉了一半剛好遮住了床頭,而林學同便在床頭坐著,從床頭櫃裡取出集郵冊讓曉雲看。

曉雲坐在林學同身旁,翻著郵冊看了起來,林學同時不時湊過身體在郵冊上指點,男人的味道和女人的體香互相充斥兩人的鼻子,兩人的心都慢慢起了變化,精神已經全不在郵冊上面。

林學同的臉與曉雲距離不到十公分,看到曉雲因酒而紅的臉,不禁心跳加快,眼光往下看去,曉雲堅挺的胸部在襯衫下緩緩起伏,胸前的雪白和襯衫透出的兩點,使他的肉棒立刻漲了起來。

曉雲此時也是芳心亂跳,林學同強壯的身體發出的熱氣和氣味讓她沈醉,從來沒有試過跟林學強這麼近距離的接觸,甚至他的呼吸都已經噴到自己臉上來了。咦,姐夫的那衹手怎麼放到我身後來了?如果他突然抱我,我該怎麼辦?

原來林學同將手撐在曉雲身後的床上,手臂隨著另一衹在郵冊上的擺動而故意在曉雲背上磨蹭。曉雲的心顫抖起來,不知道是酒喝多了還是怎地,頭腦一沈,情不自禁向林學同身上靠去,腦袋枕在了林學同的肩上。

林學同見狀大喜,以為曉雲有意暗示,連忙將放在曉雲身後的手向她纖細的腰上一摟,立刻摟了個溫香滿懷。曉雲大驚,想要撐起身體去又全身無力,靠著的是一個男人強壯的身軀,那是和丈夫完全不同的感覺,又舒服又充滿安全感。濃烈的男人氣味更是讓自己的力氣消失怠盡。曉雲又羞又急,只好將眼睛閉上,完全不知道該怎樣辦才好。

林學同哪裡知道曉雲心裡想什麼,見曉雲閉上眼睛,那睫毛微顫的模樣真叫人又憐又愛,望著她微翹的嘴唇,重重地吻了下去。

曉雲沒想到姐夫這麼大膽,著實地大吃一驚,正要掙紮,卻不料乳房一緊,左邊小乳已經讓林學同一把大手隔著襯衣抓了個嚴實。林學同粗暴的揉捏讓曉雲全身感到舒暢,拉著林學同手臂的手竟然使不出半點力氣。

一會,曉雲還是緩了過神來,低聲道:「姐夫快放手,等下讓姐看到了就完了。」

林學同心裡也害怕,擡頭望瞭望前面,那布簾正好將這邊和外面擋住。說謂色膽包天,如今一個可人兒就在自己懷中任己所為,林學同哪還管得了這許多。嘻嘻笑道:「你姐忙著呢,讓我再摸摸。」

說完將手伸入曉雲襯衫內,沒了襯衫的隔阻,林學同這才知道什麼叫盈盈可握,曉雲的乳房在他手上抓起來不大不小,彈手結實,乳頭小巧而硬實,磨得手掌心舒服透了。

曉雲也是給摸得舒服,竟然也不捨得阻止,只好任姐夫揉捏,一邊注意外面的動響。林學同卻要跟他親嘴,湊上嘴在她嘴角上啃著,嘴邊的鬍鬚渣刮得曉雲春心蕩漾,心癢無比,忍不住將手放在林學同毛絨絨的大腿上輕撫著。

林學同的肉棒本來就已經堅硬難當,給曉雲柔嫩的小手在大腿上這麼一摸,哪還受得了,漲得快衝破內褲了。他伸手握住曉雲的手向上一送,那條本來圍在他腰上的毛巾本來就寬鬆,曉雲的手毫無阻擋地直接放在那漲得鼓鼓的內褲上。

曉雲沒有思想準備就接觸到那男人的部位,一時害羞不敢亂動。林學同急了,自已將內褲拉下一點,將肉棒解放了出來,再拉著曉雲的手握了上去。憋了許久的肉棒解放出來後,經曉雲的小手一握,那舒暢的感覺讓林學同差點沒呻吟出聲來。而曉雲也是又驚又喜,姐夫的身體果然夠強壯,那男根粗大得手常堪堪握住,若是讓這東西進入體內,那滋味定是銷魂得可以。她不由羨慕姐姐有這麼個男人滋潤著,那可是天天在做神仙啊。

卻不說林學同和曉雲兩個玩得不亦樂乎,且說劉家健和曉月收了碗筷進了廚房。

劉家健一邊洗碗一邊看斜著眼偷看曉月將剩菜放進櫥裡,因為櫥高,曉月要墊著腳才夠得著,不想身上的襯衫一給拉高,下面的屁股連著大腿就讓劉家健看了個分明,衹見曉月的下體渾圓而豐滿,大腿根處夾得緊緊地,把劉家健看得心猿意馬,連碗都忘記洗了。

曉月放好東西,感覺到劉家健那兒有點異常,轉頭一看,見劉家健瞪著眼往自己身上看,「噓」地一聲道:「嘿,我說你看夠了沒?」

劉家健回過神,衹羞得滿臉通紅忙轉過頭去洗碗。曉月走前去幫忙,嗔道:「有什麼好看的,眼睛一整天往我身上轉。」

劉家健見曉月說得直白,更是害羞,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好……好看,我喜歡看……」

曉月見他害羞,心裡好笑,滿是泡的手在劉家健臉上戳了一下道:「守著個漂亮老婆還不老實吶。」

見到曉月那美麗的笑容,這一戳差點沒把劉家健的魂戳去,膽子也大了,道:「曉雲身子沒你好看。」

曉月「哼」了一聲道:「你看到我什麼了?這麼說。」想起在廁所時劉家健的偷,曉月的身體向劉家健那兒一湊,壓著聲音問道:「剛才讓你看到了?你這色鬼,別忘了我可是你老婆的姐姐。」

劉家健急了:「沒,我沒看清,我就掃了一眼。」

曉月也不說話,兩人沈悶了一會,劉家健趁著酒意,狠了狠心道:「大姐,你身材真好,也怪不得我想看呢。」

曉月嘴角掛笑道:「喲,倒是我不好了是不?你們臭男人,對我們女人起色心還怪別人勾引,沒良心的。」

劉家健忙道:「不不不,我不是這意思,這叫審美之心人人皆有嘛!」

曉月不以為然地說道:「得了吧,說得倒好聽,什麼審美之心,我看你還想摸摸吧?」曉月說了這話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情不自禁撲哧笑了出來。

劉家健呼吸都困難了,一時覺得口乾吞了口口水,小心益益地問道:「那……我要是想摸摸,大姐肯不?」

曉月吃了一驚,扭過著看了劉家健一眼,道:「你膽子倒不小啊?我讓你摸,你敢嗎?小心學同把你腦袋給揪下來。」

劉家健忍不住向屋裡望了一眼,見沒有動靜,求道:「大姐,要不你讓我摸摸,就摸一下。我……我早就想你了,可是……可是不是沒這機會……」

曉月見他越說越大膽,不知怎的,自己也不惱。其實她對這個妹夫是很有好感的,他斯文,談吐有禮,又長得瀟灑,不像林學同說話粗魯還不解風情。想起兩姐妹平時聊天時,妹妹說起和林家健房事的如何溫柔,曉月不由心中搖動。

劉家健見曉月沈吟,似有所動,再見她陽光般的容貌,實在忍不住了,將手中的東西一放,走過去將廚房門輕輕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