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

「這女人的興奮已經快達到飽和,再下去一定會爆發今天的最高潮,到時成熟的卵子跟著洩身一起洩出來就不好了。」導演憑他的經驗提醒阿朋,阿朋急忙制止住球員繼續挑弄恬。

恬渾身虛軟,又得不到滿足的趴在濕黏黏的床褥上喘息。

此時球員又紛紛脫掉內褲,一根根昂首朝天的粗大怒棍舉在他們兩腿間,恬只看了一眼,就轉開臉發出羞顫的呻吟。

球員謔笑著說:「來吸我們的肉棒吧!妳一定沒一次享用過這麼多支強壯的肉棒吧?可憐妳了,妳丈夫的就像小蚯蚓那麼小,真不清楚妳已前怎麼熬過的?嘿嘿……」

「別這樣作……恬……」我懷著最後一絲希望想喚回我的愛妻,但她只是幽怨的看著我,蒼白的雙唇微微發抖說:「我……已經完了……我的身體離不開這一切……再也作不成你的妻子……對不起……忘記我吧!」

說完,她爬向五個球員中間,纖手握住火燙粗硬的雞巴輕輕套動,香舌舌尖先從球員硬如岩石的胸肌上往下舔,舔到陰莖、吻遍卵袋,再回到龜頭,張開小嘴辛苦地吞進那條粗大的龍柱。

「呃……真爽……這騷貨真會弄……嘴都塞得那麼滿了……舌頭還會在裡面攪動……服務真好……阿朋……這都是你教得好……」球員皺緊眉頭舒爽的說。

「喂!別只弄他的!我們也要啊!」其他球員大感不平,紛紛挺著又粗又長的肉棒頂在恬的臉蛋和頭髮旁邊,恬只好努力地擺動腦袋,將口中暴滿的男根吸得啾啾作響,另外雙手也各抓一根熱棍賣力地套動,但仍無法讓這些球員滿足,他們粗魯地拉扯她的頭髮和纖弱身體,要她輪留吞吮他們胯下的怒棍,一直到她筋疲力盡都不放過她。

「唔……我要來了……」

「我也有感覺……」

「我也是!真希望這一泡能射進這母狗的子宮……噢……」終於有多名球員要射精了。他們話說完沒多久,一股接著一股的腥濃熱精就已陸續噴出馬眼,恬仰著臉接受他們濃精的洗禮,這些強壯球員的優質精液,一小滴就足以讓她受孕形成小骨肉,想到這裡,我就為自己的無能不能讓她懷孕感到自卑。

「可以進行受孕了,主角出來吧!」陳總拍拍手說。

(下)

從門後的布簾,走出一名身披浴袍的英偉男人,毫無疑問的,他應該就是阿韓──今天要和我愛妻洞房的男人。他走到恬面前,緩緩卸下浴袍,恬羞得不敢抬起臉,阿韓的身體確實會讓男人看了自卑、女人看了心跳的那種,精鍊的肌肉糾結厚實,閃耀著常年被陽光照射的古銅光澤,倒三角型的身驅有如希臘男神般完美,而他兩腿間那條盤繞青筋的天柱,更是從所未見的驚人巨物,比那五個球員的都還大二號以上!

阿韓目光炯炯看著我的妻子,一開口就單刀直入用命令的語氣對她說:「立刻開始作吧!」

恬蚊聲般微應一聲,柔順地躺平在床上,雙腿自動張開,微露在恥縫外的粉紅嫩肉,彷彿會害羞似的縮動。

阿韓單膝跪床,下半身慢慢俯進她兩腿間,用龜頭抵緊花縫,強壯的陽物觸及成熟的果肉,恬咬住唇,胴體發出一陣輕慄。

阿韓淫笑著,並不急於立刻進入恬體內,而是用碩大的龜菇來回磨擠嫩得快融化的花瓣和充血而立起的肉豆。

恬如小母獸般發出輕微而短促的激喘,美麗動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霧,顯得更加淒美而惹人憐惜,但我想除了我之外,阿韓和那些禽獸是不會疼愛她的,對他們而言,我美麗的愛妻只是實驗室裡授精用的小母鼠。

「摟著我脖子!」阿韓下命令,恬神情含羞地抬起雙臂,怯生生輕勾住阿韓的後頸。

「她在害羞了,這時候的表情很棒,以後如果你們掌鏡頭,一定不能漏掉女演員這種表情。」那狗屁淫導演突然說。

三個學生也都被恬動人的神情所深深吸引,不過還是有人問:「她怎麼會突然害羞?」那人問完可能覺得不是很對,因為恬一直是處於羞恥與情慾糾纏的狀態,於是補充說:「我是問,在什麼情況下女人比較會出現這種動人的表情?」

導演瞇起眼睛:「這得靠經驗判斷了,這個女人因為要在丈夫和公婆面前主動去勾摟姦孕她的男人,所以會感到害羞和慚愧,這時就容易出現這種經典的動人神情。」

學生吞著口水捨不得將視線移開,筆卻唰唰唰的在筆記本上抄著導演的話。

「可以進去了嗎?」阿韓問。

恬含羞帶怯的頓了一下頭。

阿韓卻對她的回答甚不滿意,冷冷問道:「要我的雞巴為妳下種,應該說些什麼?阿朋有教妳吧?」

恬轉頭看了我一眼,兩行淚水立刻滑了下來,像是對我有無盡歉意,不過終究沒說出口,她轉回過頭閉上眼眸,哀羞地說:「請……用您粗大的陽具……擠開……擠開我的小肉穴……用力……用力地蹂躪我身體……最後把……把……精液裝滿我的子宮……讓我懷孕……」

「小恬!妳……」我全身麻木無法動彈,恬不僅在我和我父母面前和這男人交合,還說出要替他懷孕的無恥之語,以後……以後我該怎麼再要她?要她繼續當我家的妻子?又要如何替她在我的父母面前說話呢!

但阿韓還不放過,更無恥的問身下已經俏臉暈紅的恬:「想用什麼姿勢受孕啊?說出來給大家聽吧?」

恬顫抖而斷斷續續的回答:「想……想要整個人……被端起來……讓韓的大東西……頂到我最深的地方……完完……全全結合在一起……沒有縫隙……的結合……」

「這樣啊……要完全沒縫隙的結合,然後呢?妳不是這樣就滿足吧?」阿韓還不將漲到青筋血管畢露的大陽物放進去,發燙的龜頭依然在濕淋淋已快熟裂的恥縫上磨揉,似乎要把恬最後一點羞恥心也崩解才甘心。

「啊……啊……還……還要……」她喘息著,如泣如訴的說:「還要坐……坐在你身上……讓肉棒……塞滿……我的洞……」

「還有呢?」阿韓仍不放過她。

「狗……狗爬……我像母狗……趴著……讓韓從……後面上……求求你……快點……」恬揪著眉,張啟雙唇左右擺動著頭,身體已經承現高度興奮的現象。

「住口!」我心肺被撕裂般叫著:「你別再這樣逼她了……求求你……」

阿韓卻扭過她的臉面向我,命令道:「最後要用什麼體位性交讓妳受孕?告訴妳老公!」

恬迷亂的看著我,羞恥和理智搖搖欲墜:「對……對不起……我要躺著……張開腿……和韓強壯的身體……緊緊合在一起……讓他火燙的肉棒……塞滿我淫亂的肉洞……把精液裝進……我的身體……」

「不!」我絕望憤怒地大吼。

但阿韓卻故意選在這時,結實的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足足進了一半到恬體內,「噢!……」恬的腳趾倏然彎屈,原本羞怯勾著阿韓脖子的雙臂也收緊,十指指甲掐進阿韓結實的背肌裡。

「想被端起來,就抱緊一點!」阿韓說。

恬激烈地張嘴喘著氣,奮盡全身力氣,將柔弱的身驅勾緊在阿韓厚實的肩膀上,阿韓雙臂勾著她腿彎,輕易地就將我的妻子端著站了起來,還露在外頭有大半截的肉棍,隨著他將人端起,也連根沒入恬窄小的嫩穴裡。

「啊……好……好大……嗚……」恬不知是痛苦還是滿足,整個人掛在阿韓身上不停地抽慉。

阿韓竟端著她走到我父母面前,讓我爸媽看清楚他們的乖媳婦和兒子以外男人性交的樣子。

「小恬……妳……妳這樣……我怎麼再認妳這個媳婦?」我爸悲傷的說。

恬也驚覺阿韓將她帶到公婆面前作愛,一絲僅存的羞恥心讓她著急地哀求阿韓:「別……別在他們面前……求求你……」

「少廢話!動妳的屁股給妳公公婆婆看!看妳怎麼和我交合!快!」阿韓威喝道!

恬好像無法反抗這些男人的命令,慢慢地上下聳動起圓白的屁股,口中哀切地乞求我爸媽的原諒:「爸……媽……對不起……我……沒辦法……」

阿韓粗大紫色的肉莖,把恬的小穴撐成一個濕淋淋的大洞,在我爸媽面前不到二十公分處吐吐沒沒,恬羞得把阿韓勾得更牢,臉緊靠在阿韓的肩上,無臉看我的父母她的公婆。

但隨著屁股愈動愈快,濕淋淋的男根把陰道裡的充血嫩肉拉出又塞入,恬不僅屁股在動,細腰也淫蕩地扭了起來,阿韓的兩隻大手掌也扒開她兩片雪嫩的股丘,幫助她的小穴把肉棒更貪婪地吃到底。

「告訴妳公公還有婆婆,跟我作愛好不好?幸不幸福?」

「啊……好……好大……好充實……嗚……對不起……我……我對不起爸、媽……」她陷入迷亂的狀態,胡亂回應。

阿韓不高興的說:「什麼對不起?我要妳告訴妳的公婆,喜歡跟我作愛生孩子?還是跟他們的兒子?」

恬無法停止呻吟,嗚咽地說:「爸……哼……媽……噢……我喜歡……讓阿韓……這樣……對我……幫他……生孩子……啊……」

我的父母只有傷心地搖頭,不知該說什麼。

「夠了!你實在太過份了!」我再也無法抑制妻子被人姦孕的恥辱!發狂似地怒叫。

「對了!到妳丈夫那裡給他看吧!」阿韓聽到我的怒吼,故意端著像淫蛇般扭動的恬走向我。

「不……不要……」恬下意識的反對,但身體根本沒有抗拒的行動。

阿韓抱她到我面前,冷笑說:「我腿痠了,你幫我抱一下你妻子讓我好幹她一些。」

我搞不懂他的意思,他卻將恬抱著他後頸的雙手拉開,然後拉到我的脖子讓她扶著,並讓她兩腳踩在我坐的椅面兩側,整個人橫跨在我上方,接著阿韓開始以背交式對她的嫩穴長抽緩送起來。

「啊……啊……」恬完全不知道她現在扶著的人是她親丈夫,不但盡情地享受阿韓對她的臨幸,兩隻手還把我的頭和脖子勾得緊緊的,迷亂的呻吟伴著激烈的喘息,不斷在我耳際吹襲呼喊。

「恬……醒醒……我是妳丈夫……妳不能再這樣下去……」我悲哀地在她耳邊呼喊,卻敵不過阿韓粗大男根帶給她的墮落快感。

阿韓抽插我的妻子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有時阿韓在送進恬身體深處前,會技巧地扭動屁股,讓龜頭在敏感的洞口充份轉動,再突然用力頂入,有時則是頂入後再扭轉,使龜頭充份磨揉花心。

王八蛋導演又解釋給他的學生聽:「這個男的是作愛的高手,他這樣不斷挑起女體的性慾和焦躁,然後當她欲求被挑到最高點時,再給她完全的滿足,這樣持續的興奮,據說對於受孕也是很有幫住的。」

不管阿韓是用什麼技巧,恬確實已經香汗淋漓,把我的臉和脖子抓出數十道指甲痕,諷刺的是那些指甲痕竟是別的男人間接造成的。不知怎麼,我開始可憐起恬,原來她跟我在一起,需要性愛滋潤的成熟肉體從沒滿足過,今天才知道能帶給她愉悅和幸福的,是像阿朋和阿韓這些強壯的男人。

「她的最高潮要來了,把她抱到床上,用傳統體位來作比較容易受精。」在旁邊觀察的阿朋說。

阿韓把她抱回床壂,兩腿玉腿抬到肩上扛著,開始進行猛烈的活塞運動。恬的呻吟已經變成一連串快聽不見的氣音,她的腳趾像抽筋一樣扭在一起,阿韓猛烈地挺送屁股,又不時和恬唇舌激烈纏吻,挑高她熾烈的慾火。

為了讓她在最高潮的瞬間懷孕,其他人也沒閒著,有兩個球員分執緊繫她兩顆乳珠的細繩,一名球員拿著銀針,一手握住她一腿腳踝,還有一名球員用一長串大顆的肛門珠,一顆一顆塞進恬紅腫的肛門裡。

「啊……啊……啊……」恬的身體泛起晚霞般的暈紅,叫聲愈來愈激烈,阿韓也無法再旁騖,脖子和肌肉上冒出繃緊的紫筋,卵袋像河豚般鼓漲起來,一切都顯示他快射精了。交合的抽插從淺淺深深,慢慢變得每一下都既重且深,肉根上黏滿白色的泡沫,恬則像被狂風摧殘的花兒一樣任人擺佈。

「我要來了!小騷貨!準備受孕吧!」終於!阿韓緊握恬的柳腰,全身筋肉糾結的發出怒吼。

「啊……」恬除了悲鳴和抱緊男人表示迎合外,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就是現在!動手!」此時阿朋一聲令下,執著線的兩名球員殘忍地拉緊細繩,恬的乳首被拉長幾至讓人擔心會斷掉的程度,塞進肛們的一長串巨大肛珠也一口氣被扯出外面,銀針刺進雪白的腳心,恬全身像離地的白魚般激烈地抖動,張大嘴想發出聲音,又被阿韓的雙唇緊緊封住,一股一股岩漿般的濃燙男精,正如噴出的湧泉般不斷注入她的子宮。

我當然看不到阿韓粗大的男根在她體內射精的經過,不過卻能清楚看見阿韓飽漲的卵囊正一鼓一鼓的縮漲,我知道每縮漲一次,就有大量濃稠、健康的精液擠入我妻子體內,這男人成千上億的活躍精子,會搶著和我妻子的卵子結合,慢慢形成他們共有的骨肉。

大量的精液可能已裝滿恬的子宮,射精卻還沒停止,那些裝不下的,就從縫隙湧滿出來,流了一大灘在床褥上,足足有一分鐘以上阿韓才射完他最後一滴殘精,然後緊摟著我的恬,兩人疲倦地睡在一起……

*** *** *** *** *** ***

半個月後,恬證實懷了阿韓的孩子,而那時,她已經徹底成為那些男人的玩物了,聽說陳總正在擬一個玩弄俏孕婦的計劃,我知道我心愛的妻子又要被他們徹底羞辱和完弄,但她,卻已是完全墮落而沉溺其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