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奴隸母親

原著︰白鳥聖子

(一)

今天是健一的生日。媽媽事前與他約定要送他禮物。

健一最喜歡的東西是什麼呢?是電視遊樂器?或是可愛的女孩子。聖子是心知肚明的。他正和隔壁的美雪玩著醫生遊戲。或許已經變成好色的男孩子了。

不過聖子也曾被迫玩著醫生的遊戲。她被一個心術不正的男孩子張開雙腳,並且綁住。之後,男孩子將手插入生下健一的地方,害女孩子流下眼淚,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家用手指伸進女孩子最寶貴的地方,之後就被他以男性的武器所俘虜了。

你知道這個男孩子是誰嗎?他就是你爸爸。

就這樣。聖子的貞操,在小學時就被健一的爸爸奪走了。之後,每一天聖子都被迫剝掉裙子。不只這樣,還被迫做了難以說出口變態的事。他甚至伸進了屁股,真是變態的惡作劇。

不過,女孩如果被自己真正喜歡的男孩子剝掉裙子,是感到很高興的。媽媽也不過是嘴上生氣罷了,在心裡可是期待著被欺負。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最近希望媽媽剝掉裙子的人是你。我知道你總是盯著媽媽的屁股看,你可知媽媽故意隔著裙子讓你看到小內褲的曲線嗎?」

媽媽如果被你剝掉裙子的話,將會高興地連那片「紅唇」都受到滋潤。

啊!快剝掉媽媽的裙子,像你爸爸一樣對媽媽施以變態的酷刑,充分地搾取淫穢的淚水吧!

但是健一畢竟還只是個孩子,一定不瞭解聖子想被他施虐的心情。

啊!對了!把媽媽的胸罩和內褲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你好嗎?雷絲滾邊,非常可愛的內褲。或者是緊勒住媽媽那寶貴地方的襪子吊帶比較好呢?

健一,該是對女孩子的內衣,胸罩感興趣的時候了。今天,就讓你看媽媽只穿胸罩的裸體模樣好嗎?能看到身為電視新聞播報員的媽媽穿胸罩裸體的人,只有你爸爸和你而已喔!

那真是好主意!就讓你看媽媽的裸體,來做為你的生日禮物吧!讓你偷偷地窺視媽媽穿著非常性感的內衣的模樣吧!

你可以把媽媽當做是洋娃娃。穿著你為我穿上的內褲去電視台上班,是多麼棒的事呀!播報新聞的媽媽正穿著那種內褲,是只有媽媽和你才知道的小秘密。

為了避免你在人家想做那些下流的事,【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媽媽現在把女孩子的事全盤告訴你。請你用鞭子來訓練媽媽的屁股吧!

他馬上就回來了,趕緊淋個澡,化個妝,髮根下也噴個香水。啊!聖子,你已經是一個漂亮的洋娃娃了。

聖子決定戴上性感粉紅色胸罩,這件胸罩只到奶頭下,完全可以看見聖子那可愛的奶頭。聖子還不曾戴過這件胸罩,還有點害臊。不過,為了誘惑健一,媽媽戴上這件淫蕩的胸罩……應該可以透過絲質的襯衫,看得見媽媽戴著這件如脫衣舞女郎一般的胸罩。

沒穿內褲,直接穿上短吊帶,女性本身用這短吊帶,緊緊綁著自己那片黑色的地帶,最近因為想用繩子刑罰這地方而感到困擾。

如果只穿著兜檔布工作的話,我想一定會持續不斷地流著淫水。女性本身想接受那樣的刑罰,是希望能充分的流出淫水。

來吧!把媽媽當作是你的性對像來駕馭吧!

今天,媽媽只是個普通的女人。希望能得到你變態,淫蕩的刑求而哭泣。想成為你的性對象。

媽媽放了大量的春藥在蛋糕中。這藥應該是非常有效的。如果你爸爸吃了,是可以一整晚駕馭著媽媽,使媽媽發出羞愧的聲音喔!使爸爸的「男性武器」變大……

啊!他好像回來了。

「媽媽,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呀!咦!你這邊有髒東西。」趁機在他面前鼓起胸膛。

啊!他好像知道媽媽戴著淫蕩的胸罩,他一直透過襯衫,盯著媽媽的乳房看……

(二)

媽媽戴著露出整個乳房淫蕩的胸罩,實在是非常羞愧。你看這個夠吧!你可知道媽媽的乳房可害羞地強烈震動著。

「哎喲!怎麼弄得這麼髒?」

向前彎腰,讓你從襯衫的胸口窺探裡面,一定可以完完全全地看見乳房。哎呀!他的「男性武器」已經蠢蠢欲動了。真可愛……

「媽媽買了蛋糕,洗一洗手,我們一起來吃吧!」

他臉紅了!真是個純潔的男孩子。媽媽好喜歡你喔!啊只吃了一口,就已經生效了,是不是吃過多了?

他正坐在聖子的正前方。因為聖子穿著緊身的迷你裙,他像羞的不知網那裡看才好的樣子。啊!他晃一下看了裙內。

做了一個惡作劇,稍稍張開腳。嗯!應該看到長統襪的根部。正微微不安。再開一點點,……或許可以看到吊帶綁的地方……

啊!他的視線刺痛著我!我不由得緊閉雙腳。羞愧地緊勒胸部。身為新聞主播員的媽媽,是無法不在乎地讓自己的小孩窺看裙子內部的。

他的臉紅的像番茄一樣,健一比媽媽還要害羞。再一次稍稍地張開雙腳。應該足以讓你看見粉紅色的短吊帶吧!他似乎無法將視線自裙子移開。難道媽媽真的那麼性感嗎?

「健一,你喜歡媽媽嗎?」

他慌張地將目光移向電視上。

「喂!健一……你覺得媽媽可不可愛?」

他點了點頭。

「你用嘴說嘛!拜託啦!」

「……嗯!媽媽很可愛。」

「啊!我真高興!媽媽也好喜歡你喔!……我再問你一件事,好嗎?」

「可以呀!媽媽。」

「嗯……現在你窺看媽媽的迷你裙了吧?」

他滿臉通紅地答不出話來。

再把腳張開一點,啊!他的視線好嚴厲……

「你可以不用那麼地害羞。穿著迷你裙的女孩子。都會想讓自己最喜歡的男孩子看。媽媽也想讓你看……,你看得見嗎?媽媽用吊帶束綁著女孩子淫蕩的地方,那裡正哭泣著……」

他似乎說不出話來的樣子……

「我可以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啊!他的視線射入了裙子之中,真令人受不了!假裝用雙手拉直長統襪,而揭開了裙子的下擺。他不眨眼地盯著聖子拉直長統襪的地方看。

如果你那麼想看的話……就盡量看吧!再把腳張開一點。慢慢地……兩膝蓋已經離了二十公分遠。

「媽媽已經為你擺出十分難為情的姿勢了……所以,你也要老實地回答我。喂!健一,你能不能使你的小雞雞堅挺起來呢?」

他好像感到難為情,也一邊微微地點著頭。

「真的嗎?那我要考你喔!可以嗎?如果你真的可以使它堅挺起來的話,你可以隨時剝掉媽媽的裙子。」

聖子從沙發站了起來。

「拜託你將手伸入媽媽的裙子裡,撫摸吊帶所束綁的地方。」

站在他面前。

「來吧!……請對我做下流的惡作劇吧!……」

他狠狠地吞了吞口水。

啊!他一邊抖動著手,一邊將手伸入了皮革制的迷你裙之中……啊!啊!觸摸到大腿了……直接撫摸著大腿。大腿這地方,只有被你爸爸摸過而已,你是第二個人。用大腿緊緊勒住他的手。媽媽真是太喜歡你了!

用雙手緊抱著健一。乳房剛好碰到健一的臉。啊!他的右手伸入了吊帶所束綁的地方……真下流呀!聖子也給予回擊。在他兩腿之間……啊!他的小雞雞真是又大又健壯。將手伸入他的褲子裡,緊抓著。是這麼健壯的小雞雞呀!拍打著它的血管,使一跳一跳地痛著……真是太棒了……襯衫的鈕扣,應該只有上面三粒而已,請你親吻著媽媽的乳房……用你的嘴來舔弄我的乳頭。已經過了多少年了呀!當你還是小孩時,媽媽總是讓你舔弄著乳頭。

「健一,拜託你張開嘴巴……對!就是這樣……媽媽把乳房當做禮物送給你,請你溫柔地親吻它……」

終於被你親吻了奶頭……不僅這樣,還被你剝掉裙子,也撫摸了屁股,真像個色鬼,實在無法想像你剛剛還是害羞的男孩。將手放入媽媽的大腿之間,發出了令人難為情的聲音之後,又狠狠地親吻了右邊的乳房。

「啊!太激烈了……稍微溫柔一點。」這次輪到左邊的乳房……啊!受不了了!!!

「拜託……用你的手脫掉裙子好嗎?」

背對著他,他正拉下裙子的拉煉……啊!皮革制的迷你裙滑落在腳下,也讓他脫下了襯衫,只剩支撐乳房那件淫蕩的胸罩跟短吊帶,就這麼站立在他面前。

「媽媽,你真漂亮。」

「真的嗎?我好高興喲!從今以後,就把媽媽當做是你的洋娃娃,好嗎?」

「……可以嗎?媽媽。」

「嗯!當然可以羅!媽媽要變成可愛的洋娃娃,一直聽從你的吩咐。你要好好的珍惜媽媽喔!」

他積極吻著那二片「紅唇」,啊!真是令人興奮!乳房正顫動著。

「只有媽媽一個人裸露著身體,媽媽會難為情的。你也讓媽媽看看你的小雞雞好嗎?媽媽想知道你變成什麼樣子的男孩子。」

他忸忸怩怩地,聖子幫他脫下褲子。哎喲!他的小雞雞真是健壯。好像非常美味的樣子……真想脫去吊帶。但是,今天只能用嘴。如果第一天就在他的下面張開腳,未免太不知羞恥了

(三)

「媽媽,嘴唇塗上口紅好嗎?」

閉上了雙眼。來吧!媽媽的紅唇,從今以後是你的了。深紅色的口紅,今晚第一次使用。哎呀!真討厭!沒想到他居然也在聖子的乳頭上塗上口紅。真下流!聖子跪在他的腳邊。親吻著他的小雞雞……真可愛……用舌頭舔盡了……他的小雞雞也裸露著。之後,舔弄著他……直到喉嚨深處……他的小雞雞已經在抖動了……嗯,可以了,射在媽媽的嘴裡吧!

「喂!媽媽……」

正陶醉在口交的聖子,沒辦法回應他,聖子狠狠的咬了一大口。之後,用舌頭撥弄小雞雞的前頭。真是非常可愛的小雞雞,聖子十分的喜愛。啊!開始打嗝了。

「媽媽……!」

再一次,像甲魚般吸著。正當這個時候,他的精液射入了媽媽的口中,真令人興奮,這是作為男孩子的你,給媽媽最豐盛的禮物。他的小雞雞逐漸變小,媽媽可不允許它變小。請再一次的在媽媽的口中射出男孩子的精液吧!將他壓倒在床上。刑求著他的小雞雞。在你射出你男孩子的精液之前,媽媽不讓小雞雞從口中離開。媽媽最討厭沒用的男孩子。

他的小雞雞,再次使出力氣。對了,就是這樣……再加油……啊!真是健壯有力!這個小雞雞是屬於聖子一個人的喔……再變大一點……讓媽媽充份的吸一吸吧!

啊!啊!第二次……

「媽媽……!」

把他的小雞雞從口中放出,健一在媽媽的胳膊哭了起來。

「媽媽……那麼漂亮的媽媽,怎麼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

「對不起,你討厭媽媽了嗎?」

健一沒有回答。事不是做的太過火了呢?走出了他的房間。到了明天,他一定會恢復元氣,希望剝掉媽媽裙子的。淋個澡,進入被窩裡,拿著電動橡皮製的男性武器。喝了春藥,是無法這樣子入眠的。將橡皮性器插進女性的私處,釋放出電力,哎呀!這樣根本無法滿足。希望以男孩子的手來作那種淫蕩的惡作劇。

「媽媽……你起來了嗎?」

哎呀!他沒敲門就進來了。聖子慌忙地蓋上毛毯。但是,電器的聲音正響著。健一發現媽媽正和電動的橡皮性器性交著。

「什麼事啊?……健一。」

發出顫抖的聲音,兩腳不停的擰扭著。因為橡皮性器正在聖子的陰道中大大的搖動著。健一手上握著細繩子。

「媽媽,把手伸到床舖上。」

難道你打算把媽媽綁在床上?真令人難為情……沒想到他竟然強硬地將聖子的手腳綁在床上做出勝利的姿勢。然後,他將毛毯從底端掀開。

「媽媽,你一個人在做什麼?」

「不知道……快將媽媽的手解開……啊!太下流了!」

聖子被張開了大腿,……快住手!……橡皮陽具在陰道中抖動的情景,被他看的一清二楚!兩腳也被綁在床上。

「太過份了……啊!不要做那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