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淫蕩同學

我林※※二十六歲弟弟長度:八寸長

儀琳張儀琳,二十歲,身高165cm,重45kg ,長髮披肩,三圍34D.24.36 ,是個美人胚子,某學院學生,家庭修養極好,談吐極為氣質

地點:陽明山某處私人別墅

時間:七月某日下午

炎炎夏日真難眠,啊!我真是倒楣,爸媽竟然帶弟弟妹妹去夏威夷渡假,卻把我一個人丟在台灣,害我一人看家,無聊死了,只好看電視解悶,看著看著突然電鈴響起,我三步併作二步,打開門一看:“你好,請問艾美在嗎。”

原來是妹妹艾美的同學儀琳來找艾美,正當我回答問題時,眼前妹妹的同學儀琳,是個美人胚子,三圍應有34D.24.36 ,身材真是一極棒,正當我失神不知無法回答時,儀琳開口說:“怎麼啦?林大哥,艾美不在嗎?”

我回神過來想:“媽的!身材真是一極棒,應該品嚐品嚐。”

於是,我撒謊騙她:“在在在,艾美待會就回來了,裡面坐。”

儀琳就毫不猶豫地進來坐在客廳等候看著電視,但是卻不知已陷入我的陷阱之中;而我則到房間把衣服脫光,走出房間來到客廳,看到儀琳看著電視,渾然不知今天是她失身開苞的一天。

此時我聶手聶腳走到沙發後邊,然後飛身一躍,撲向正在看電視的儀琳,儀琳被我的舉動嚇了一大跳,但她看到我赤裸的身體時,更是啞口無言,呆在那邊,一會兒,她回神過來慌張說:“你你你你要做什麼!?”

我不懷好意說:“幹妳,我要上妳,我強姦妳,我要強暴妳。”

於是我就將她抓住,而儀琳則拳腳並用激烈反抗,企圖掙脫我,並大喊大叫: “啊!救命啊∼∼∼放開我∼∼∼不要∼∼∼∼∼∼“,但是她那嬌小身軀,柔弱力氣,哪比的上我強壯的體魄,蠻牛般的力氣,沒多久她以大字型躺在茶幾上,四肢被我用膠帶綑綁於四支茶幾腳,雖然儀琳一直掙扎、大叫、哭號,但是卻無力掙脫。

” 嗚∼不要∼∼∼不要∼∼∼放開我∼∼∼不要∼∼∼不要∼∼∼啊∼∼∼放開我∼∼∼“

” 不要∼∼∼不要∼∼啊∼放開我∼∼啊∼不要∼∼∼ ““盡量叫吧!別忘了這是獨棟別墅,又在山上,喊破喉嚨也沒人來救妳,覺悟吧,好讓我上吧!哈哈哈哈!”

” 嗚∼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開我∼∼∼不要∼∼∼不要∼∼∼啊∼∼∼放開我∼∼∼“

雖然儀琳一直向我哀求,但我已經失去理性,將右手伸向她那堅挺豐滿的雙峰,隔遮衣服撫摸,左手則將她的牛仔褲褪下,露出圓潤飽滿的臀部和雪白修長的雙腿,左手將她的牛仔褲褪下之後,則伸入她的內褲,探索神秘叢林以及神秘洞穴。

” 不要∼∼∼不要∼∼啊∼放開我∼∼啊∼不要∼∼∼ “【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 “不要?還說不要?我看今天不把妳操個夠才行。“

二話不說,我就將她的上衣撕開,露出她雪白豐滿的雙峰,哦!?她還是穿粉紅色蕾絲性感魔術胸罩,當然我把胸罩往上拉,雪白豐滿的雙峰就呈現在我的眼前,雙峰上的乳頭則是處女的顏色─桃紅色。

” 不要∼∼∼啊∼∼∼放開我∼∼∼嗚嗚嗚嗚∼“

我絲毫不理會她的哀求,左手繼續探查未開發的處女穴,右手則捧著她雪白豐滿的右胸,以逆時鐘方向柔轉,噢!她的胸部的觸感真是棒,有如布丁般柔軟,棒極了。

” 不要∼∼∼不要∼∼啊∼放開我∼∼啊∼不要∼求求你放開我∼∼” 此時我已經對她的哀求顯的不耐煩,於是我將她的內褲扯下,塞進她的嘴巴裡,免得她掃了我要上她的興,而她則因嘴巴被堵住而無法發出喊叫,只能發出嗚嚥聲:” 嗚嗚∼∼∼嗚嗚嗚∼∼∼ “我的左手中指這時插入處女穴內,以一進一出的方式刺激她的處女穴壁,同時食指也不歇息的挑逗處女穴上方的陰蒂,這時因為我的多方攻勢,處女穴則開始溼潤流出淫水來了,至於雙峰上的乳頭則在我的揉捏挑逗之下,也硬挺起來。

”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

經過三十幾分鐘的挑逗,我看到儀琳的表情已從反抗痛苦的表情,轉為享受歡愉的表情,於是我把塞在她的嘴巴的內褲拿下,而她的哀求喊叫聲轉為令人酥麻的淫叫聲:

” 啊……啊……啊……啊……舒。服……喔……喔……啊……感……覺……好……奇……怪……” ” 嗯……啊……啊……嗯……啊……” “啊……啊……好舒服……啊……快……點……”

這時儀琳的未開發的處女穴,已成為決提氾濫成災的溼淫穴,而白色的淫水則從溼淫穴流下,而陰蒂在食指的挑逗下,也漲大如紅豆般顯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這時我的小弟弟有如燒紅的鐵棒,蓄勢待發,準備進攻儀琳的處女溼淫穴。

於是我握著小弟弟朝儀琳淫穴口挺進,握著小弟弟在淫穴口打轉磨擦,先讓她著急,等她急了再上她:

“嗯……呀……啊……爽……嗯……受不了……啊……。”

“嗯……好舒服……好爽……嗯……啊……那裡癢死了……。”

“啊……嗯……好爽……嗯………啊……呀……。”

“嗯……那裡受不了……啊……受不了……呀……。”

儀琳死命掙扎,身體一陣猛頓,陰戶拚命的往上頂,差點小弟弟就插進儀琳淫穴裡.

“嗯…啊……快……不要……嗯……不要……那裡好癢……求求你……

啊…… .“

“啊……我受不了……嗯……啊……受不了……啊……嗯……受不了…啊…。”

“求求你……我受不了……裡面癢死了……呀……受不了…………快……我真的受不了……快點進來……。”

我聽到儀琳的請求,再也受不了,於是將小弟弟頭對著淫穴洞口,用力一頂〝噗滋〞一聲,狠狠一口氣,直衝到底,頂穿她的處女膜,而她淫穴還非常窄,處女真是不一樣,緊緊吸住我的小弟弟不放,感覺真爽。

“痛啊……痛呀……痛死了……好痛……。”

“啊……那裡痛得受不了……好痛……。”

“妳忍耐一下,等一下就會舒服的。”

“可是…痛得……受不……了……那裡……好……像……要裂開來了……。”

“忍耐一下,過個幾分鐘,妳的感覺就會不一樣。”

這時我停止動作,朝淫穴口看,看到從儀琳的淫穴口流出紅色的血:哈!終於被我開苞了!

於是,我輕輕的把小弟弟抽出來,在她的洞口又插回去,如此來回抽送幾十下。

雖然她口中喊痛,但是隨著抽送的速度的增快,漸漸的她也開始嚐到美味,領略到快樂,喉嚨所發出的淫叫聲,比剛才的好聽的太多了。

“啊……啊……好舒服……嗯……好爽……啊……嗯……。”

“啊……嗯……好舒服……好舒服……啊……。”

“啊……好舒服……啊……我好爽……嗯……。”

“儀琳……哦……妳的小穴爽死我了……哦……哦……。”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啊……。”

“…………啊……我痛快死了……嗯……嗯……。”

“哦……我好舒服……哦…………哦……。”

“好舒服……啊……嗯……。”

“好厲害……啊……林大哥……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

“啪滋……啪滋……啪滋……。”

小弟弟、淫穴口的肉撞肉聲,再加上儀琳的淫叫聲。

“啊……啊……你太棒了……啊……好……啊……。”

儀琳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的好迷人,叫的好淫蕩。

“啊……快……再用力點……啊……快……用力一點呀……我好像要要升天了……啊……啊……。”

看著儀琳的淫浪的表情,把我那原先憐香惜玉之心又給淹沒了,現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我也要開始賣弄了。

小弟弟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轉一下,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抽出來,讓她的淫穴,有著實實虛虛的感覺,讓淫穴對小弟弟美感持續不斷。

我這樣的抽插淫穴,更讓儀琳舒服不已,淫叫連連.

“啊……啊……好舒服……啊……好爽……啊……嗯……。”

“啊……啊……那裡舒服死了………嗯……。”

“啊……嗯……我好舒服……啊……。”

儀琳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的好迷人,叫的好淫蕩。她的兩隻腳,像是踢足球,不停的亂蹬,不停的亂頂。?

儀琳的表情真是美極了,春情洋溢著,在她的臉上出現了紅暈,吐氣如絲如蘭,美目微合,這種表情看了更是血脈賁張,心跳加速。

“林大哥……啊……真美……嗯……太美了……哦……啊……。”

“爽……美呀……嗯……我會爽死……嗯……。”

“啊……爽……爽呀……哦……真爽……嗯……。”

“我的……哦……小弟弟……啊……太爽了……哦……太妙了……嗯……太好了。”……啊……實在是……你太厲害了……啊……。“

只見她一面淫叫,一面雙手緊緊的抱著我,雙腿則高高的蹺起,她的臀部更是極力的配合迎湊小弟弟的抽送。

我一見儀琳是如此高漲淫浪,柳腰款擺,極盡各種淫蕩之能,小弟弟更是瘋狂的猛插,如快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送,幹的山崩地裂,山河為之變色。

啪!啪!啪!好清脆肉聲。滋,滋,滋,好大的水浪聲。

淫穴的淫水,被小弟弟的陵溝,一進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濺得大腿內側,陰毛周圍,都被淫水弄得黏濕濕的,好不膩人。

儀琳被我這一陣子的狂插猛幹法,有點昏昏沈沈的,整個四仰八叉的不再亂蹬亂頂,只剩下喉嚨間的呻吟聲。

“那裡好麻了……啊……又酥又麻……啊……哥哥……你的力量……好大了……啊…。”

“儀琳……哦……儀琳……哦……過一下妳就會爽……哦……。”

“啊……那裡受不了……嗯……輕一點………啊……。”

大約抽插了五百多下,她似乎甦醒了,漸漸的,又開始她的淫叫,她香臀的扭動更大,更快。

“啊……嗯……哥……那裡被你插的又舒服又痛……啊……嗯……。”

“哥哥……哦……那裡好舒服……哦……啊……。”

“儀琳……你這個小蕩婦……那裡開始舒服了嗎……哦……。”

“嗯……那裡……好爽……嗯…………啊……啊……那裡開始舒服了…。”

“哦……那裡被插的又舒服又痛……嗯……用力一點……對……再用力一點……。”

為了回應儀琳的請求,我加快抽送的速度,我小弟弟更是非常用力衝撞儀琳的淫穴裡,每次的抽送,都一抽即出,一插到底,直撞儀琳的子宮口。

“嗯……嗯……那裡好痛快………嗯……那裡好舒服……嗯……啊…撞到子宮了……哦……那裡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啊……哥……

再快一點……快……哥哥……那裡要升天了……啊……哥……快……我樂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

“喝喝喝喝!小蕩婦……哦……等等我……忍耐一下……好淫穴……忍耐……哦…。”

“快……呀……哥……快……啊……那裡……哦……啊……升天了……

啊……我好爽……好……爽……哦……啊……我爽死……我升天了……。“

“喝喝喝喝!小蕩婦……哦……哦……啊……我要出來了……啊……出來了……啊……好穴……我爽死了…喔喔…快了…快射了…我要射出來了…

噢…哦……哦∼∼∼!!“

此時儀琳的淫穴裡陰精一陣一陣的澆在我的小弟弟上,小弟弟一陣抽搐一股濃濃精液,也完全射進儀琳的淫穴裡,此時儀琳也緊緊抱住我高潮淫叫:

“啊……啊……啊……啊……高潮了啊……不行了……啊∼∼∼!!”

她的淫穴緊緊夾著我的小弟弟不放,使我拔不出來,就這樣幾秒後,我累得趴在她的身上,小弟弟則任由它軟化而繼續插在她的淫穴內,而儀琳也氣喘呼呼的昏睡過去。

到了晚上我醒過來,把儀琳解開,而儀琳則對我說:“林大哥,我以為做這種事是很可怕的事,沒想到竟然如此快樂,下次我還要做,好不好?”

我一聽,嚇一大跳,才一個下午,清純玉女竟變成蕩婦,真出乎我意料之外,於是我微笑看著她,拉著她的手,帶到我的房間,進行更狂暴的做愛,讓她成為不摺不扣的蕩婦,儀琳從此成為我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