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男人的淫妻淫事之三《狂野露營群交樂》

作者:sexman321

(上)

其時,我的心就像被扔了一個深水炸彈,「轟~~」的一聲巨響,交織著憤怒和莫名的興奮以及刺激,酣暢淋漓的一通猛烈的穿刺,小靜則變成一個不管不顧的淫娃,放浪形骸地高聲淫叫。

我敢保證,小丁、小江和小劉肯定都聽得劍拔弩張,欲射無門;而璐璐和東子、小薇和林子肯定是聽後如吃了春藥一般的興奮。

那時的我們,已經顧不得任何其它的事情,除了慾望,我們什麼都不剩,我滿腦子都是剛才在大帳篷裡小靜玩遊戲時候那些絲絲入媚的表情和動作,優雅且帶些羞怯,端莊而清淑,可這背後卻是五個男人輪番無套插入她小穴的深處,並且內射。

更要命的是,我這個老公還緊挨在她身旁,並且在小靜無意中被他們五個男人中的某個大力插入推倒後,還溫柔地扶起小靜,撩開她額前的髮絲,給予溫柔的注目和關心。這些,不都是我內心深處想要卻不敢想像真能實現的嗎?

在這些慾望支撐下,我的肉棒前所未有的堅硬,但慾望的發洩也來得比以往要快,那如潮一般的快感洶湧而來,而那些疲憊感來得也非常猛烈。小靜也偃旗息鼓,在我的衝刺下達到頂點,慵懶的偎在我身邊。

夜,突然靜了下來,耳畔清晰的傳來璐璐和小薇的淫聲,『看來小丁、小江和小劉會比較難熬。』我捉狹的想著,抱著小靜沈沈睡去。

醒來的時候不知道是夜裡幾點鐘,露營感覺還是濕氣比較重,有些微微的冷意,我下意識的想把小靜抱緊互相取暖,驀然發現小靜竟然不在身邊。

我打開手電筒,小靜沒在帳篷裡面,我的心又是色色的一緊,下身肉棒挺立起來,直覺告訴我,小靜一定在別的男人身下喘息和呻吟著。會是誰呢?小丁、小江還是小劉……或者全都在?

我側耳傾聽,還真的聽見了壓抑的「嗚嗚」聲,一定是小靜。

我悄悄的起身,直接套了一條運動長褲就出了帳篷,那壓抑的聲音果然是從小丁他們那個大帳篷裡面傳來的,我想先看看璐璐和東子、小薇和林子的情況,於是躡手躡腳地走近璐璐和東子的帳篷。

天哪!裡面竟然還有戰事,我不禁有些佩服東子的體力,【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也想像著璐璐在男人身下的風情。璐璐的身材嬌小,不過凹凸有緻、玲瓏浮凸,想必手感觸感一定很好,這麼嬌小的身軀,想必兩腿中間的桃源地也一定是緊窄刺激的。

我收起心思,繼續窺探小薇和林子的帳篷,裡面很安靜,應該是在我們大戰的時候他們也戰況激烈,而林子可是之前剛偷吃過我的小靜,現在無聲息卻也是正常。

終於到了小丁、小劉和小江的帳篷,我的肉棒挺立著,在帳篷外轉了一圈,終於發現了可供偷看的縫隙。而這時候我已經適應了露營地的夜色,月光雖然不明朗,但影影綽綽還是能看清些東西。

帳篷裡面果不其然是四人大戰,戰事中心的女體坐立著正上下動作,而身前一根巨棒插在女人嘴裡,「嗚嗚」聲就是這麼來的。長髮飛揚、上下搖動身體的女人手裡握住第三個男人的肉棒,整個帳篷淫靡刺激,我在想是不顧一切的加入戰局,還是等小靜結束與他們的淫事後再接手,因為那種刺激和衝動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得住的。

女人身下的那位仁兄似乎快要到了,因為能隱約看見女人加快了身體起伏的動作,而身下男人的哼哼聲也急促起來,毫無疑問這次肯定還是內射,我有些心疼的感覺。

射了,因為被手淫的那位說話了:「到我了,快趴下。」

女人吐出口中的肉棒,雙膝跪地,乖乖的趴下,撅起豐滿的屁股,又一根巨棒帶著「噗滋」聲挺進了小穴深處,「嗯……啊……好舒服啊……」女人忍不住淫叫出聲,而剛才口交的那根肉棒再次插入女人的嘴裡。

突然,我好像徹底清醒了一般,因為我突然發現剛才說「到我了」的那個男聲好像是林子,畢竟小丁、小江和小劉我都比較熟悉。更讓我震驚的是,那「好舒服」的女聲竟然是璐璐。天哪!整個事情都亂了。

璐璐在這,那璐璐和東子帳篷裡面進行戰事又是誰?並且小靜到底去了哪裡了?我開始有些擔心起來。

我趕快回到璐璐和東子的帳篷外,偷偷掀起一道縫往裡看去,本以為這裡面是夫妻過招,想不到也是三人行。只見女的側身躺著,一條腿高高舉起,身前一人,身後一人,不過我不知道他們是同時插入前後庭還是輪流坐莊。

我竟然放心了,後來想想當時放下心的感覺其實太過份了,正在享用兩個男人兩根大肉棒的正是我的嬌妻小靜。從前一天在家裡的淫行,到露營遊戲中的大膽放肆,到回帳篷被我瘋狂地抽插並且高潮,現在竟然再次把老公丟在冷冰冰的帳篷裡,自己卻任由老公之外的肉棒盡情抽插。

而我,竟然是心中的大石頭落地,放心了,連我都覺得自己奇怪啊!或許,剛才突然發現大帳篷中與三個男人淫戲的不是小靜而是璐璐的時候,讓我擔心起小靜的安危了吧?畢竟,淫蕩是我想要小靜做到的,危險卻是不可接受的。

帳篷裡面的兩個男人我也分清楚了,前面的是小江,後面的是東子。而且慢慢適應了帳篷內的黑暗之後,我發現他們又換了姿勢,竟然玩起了性遊戲。

小靜頭朝帳篷裡面趴下,撅起她豐滿圓潤的臀部,而濕漉漉的小穴也張開發出邀請。兩個男人都在她身後,其中一位插入,拼命地抽插,我看見是小江,然後小靜說話了:「肯定是小江。」身後的男人接著說:「猜對了。」然後開始連續猛烈的穿刺,東子竟然嘴裡喃喃自語。

突然,東子說:「到了。」於是見小江拔了出來,不過,接下來竟然還是小江插了進去。小靜說:「這回是東子。」於是聽見兩個男人興奮的喊道:「猜錯了!」小靜也回頭看,果然錯了。

這回,小江拔出來,把肉棒放進小靜的嘴裡,而東子則插入了小靜的小穴。兩人就像比賽一樣,一邊插一邊數著數,數到一百下,他們同時拔出,說:「再來。」小江則說:「這回要是再猜錯,就得讓我們一個插小嫩穴,一個插後面,同時插。」我忍不住想笑,又覺得肉棒硬得難受,很想發洩,覺得很刺激。

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一雙溫柔的胳膊把我環繞住,並且一隻溫柔的手直接伸進我的運動褲裡握住我勃起的肉棒。我回身,吻住她的嘴,是小薇。我回身抱著小薇,走向我自己的帳篷。

(下)

小江和東子在東子和璐璐的帳篷裡面幹我的女友小靜,而東子的女友璐璐卻在小丁、小江、小劉的帳篷裡面跟小丁、小劉和林子開戰,最後林子的女友小薇找上了我。

雖然我更喜歡看見小靜淫蕩地在別的男人身下呻吟,可是我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剛才看到的兩處活春宮,我已經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境地,而且小薇同樣也是個誘人的女子,堅硬的肉棒高高勃起,需要發洩。還沒等我們進入我和小靜的帳篷,我堅挺的肉棒已經插入了小薇柔軟濕潤的肉穴,小薇也放開了,放肆地配合著我的抽插,淫聲四起。

接連換了四、五種姿勢,小薇也達到了兩次高潮,現在已經癱軟在地上,雙腿呈M字叉開,我依然沒有想射精的感覺,在小薇不斷痙攣的肉穴中進出,那種刺激簡直無法言語。

我腦海裡面想著小靜在小江和東子的肉棒衝擊下不停淫叫,肉棒愈發腫脹得厲害,可是那種最後發射的感覺卻一直無法到達。小薇已經開始求饒了,她的肉穴已經在我的強力穿刺下腫脹發紅,顯得吹彈可破,我有些不忍,抽出肉棒,放在小薇的嘴邊,她勉強含進嘴裡吮吸起來。

片刻之後,小薇吐出我的肉棒,轉過身趴了下來,用手掰開臀部,示意我插進她的菊穴。我是第一次走後門,那種超級緊窄的感覺極其刺激,小薇之前四溢的淫水很好地滋潤了肛門,我的肉棒不是太費力就插進了小薇的菊穴,但是那種不斷蠕動和箍緊的感覺,終於將我推到了頂點。

十幾分鐘後,我奮力地噴出了萬千慾望,內射,感覺太好了!那種淫慾的刺激在激情消退之後帶來高度的疲憊,我壓在小薇身上,已經變軟的肉棒沒有退出她的菊穴,擁著小薇雙雙入睡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天濛濛亮了,在小薇菊穴滋養中的肉棒又恢復了活力,小靜沒有回來,林子也好像沒有來找小薇,我再次在小薇的菊穴中活動起來。小薇也醒來了,配合我的抽動不停地扭動腰肢,我抽出肉棒向下進入淫濕的肉穴,抽插一陣之後再抽出,插進後門,來回不斷地變換著銷魂的肉洞,終於在半個小時後緊緊抱著小薇刺入她淫穴深處,發射了。

簡單清理之後,我和小薇趕緊起床,心中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其他人。走出帳篷的時候,不小心發現大家全都不約而同的出來了,小靜略帶羞澀的回到我身邊,小薇也低著頭走到了林子的身邊,璐璐卻大膽的環抱著小丁和小劉示意小林過去。

小林來到璐璐身邊,璐璐親了小林一口,說道:「怎麼現在倒好像害羞起來了,昨晚上怎麼不見你們不好意思?以後咱們大家就一起吧!」說完還用手在小丁和小劉的襠部按了一下,然後走到我和小靜的面前:「靜姐,我可要你老公了啊!」說完蹲下身拉下我的運動褲,含住我剛剛發射過的肉棒。

東子跟了過來,拉起璐璐的臀部,掀起她的裙子,小靜卻走上前,也蹲下身含住了東子的肉棒,而且主動撅起自己的屁股,拉起自己的短裙。

大家都放開了,兩男一女開始工作起來……這無遮大會開了近一個小時,直到每個男人都射出了精華才結束。之後的時間就變得極度淫蕩,終於在大家都沒有精力之後,我們才結束這狂野的露營,踏上了回程。

之後我們開始了淫亂的群交生活,經常都是上班的間隙中我被璐璐和小薇拉進洗手間做愛,回到家幾乎都難以應付小靜。而小丁、小江和小劉則常常在下班後跟著我回家,讓小靜在他們三人身上享受高潮。林子和東子也常常帶著小薇和璐璐來我家裡,這時候我們總是在客廳開無遮大會。那一段生活既淫亂刺激也極其疲憊,但我們都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