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淫亂騷媽豔情史

(1)

「媽媽,我回來啦!」

我打開房門,將課本放到書桌上,對著屋裡的方向說道,只是過了好一會兒也沒有傳來回音。

「沒人在家嗎?這個時候還在上課啊?」

沒有辦法,我摸了摸空空的肚子,走到廚房準備煮碗面條填飽饑餓的胃,上了一天補習班,早就累得頭暈眼花了。

現在剛好是臨近期中考試的時候,學校裡學習壓力可不輕鬆,平常為了提高科目成績,我經常一個人跑到週末的補習班去上課,有時候要傍晚六七點鐘才回到家。

我的媽媽叫許媚心,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同時也是一個稱職的中學老師,她在市一中整個學校都非常有名,除開那份嚴謹治學的態度,她那魔鬼身材再加上天使面容無疑更容易成為衆人口中的話題焦點。

有很多人說媽媽長得像翁虹,都有一種外表端莊賢淑、內裡騷媚入骨的味道,但作為她的兒子我堅決認為我的媽媽比翁虹要漂亮性感得多了!我在網上搜到過許多當紅電影明星的圖片,但是經過比對我發現那些明星美女其實不靠PS、不畫上妝的話,也只是一些姿色中上水準的女人,而我的媽媽無論在哪個方面都比她們強上太多了!

不說那白的像牛奶一樣的天然肌膚,還有修長筆直的美腿,光是那對40F的爆乳就足以征服每一個從他面前走過的男人,配合挺翹渾圓的美麗豐臀,簡直就是完美的S型身材。再加上隱含狐媚韻味的精緻五官和瓜子小臉,我敢保證任何雄性動物在她面前都無法抑制勃起的衝動。

其實我在學校的時候就經常有聽聞,一些男同學時常把媽媽的名字掛在嘴邊,有時候在寢室裡休息時也能聽見他們小聲討論媽媽的性感身材,甚至有一次我在操場上還遠遠聽到兩個不良少年模樣的高年級男生說要輪奸媽媽,但事後卻證明瞭我的擔心是多餘的,有賊心沒賊膽的人畢竟是大多數,盡管我猜幾乎每一個在媽媽身邊的男人都有過將媽媽按倒在地,用各種姿勢淩辱媽媽,狠狠強暴她的性幻想,但是終究很少有人會為了一時的欲望罔顧法紀,捨身犯險。

時間過得飛快,我擡頭看了一眼時鐘,已經快到八點了。草草解決掉晚餐,我洗完碗筷剛坐回到沙發上,就聽見了開門的聲音。

「媽媽,怎麽這麽晚才回來啊!」

回頭看向前門,穿著一身白色職業女裝的媽媽脫下高跟鞋,微笑著走過來說道:「今天學校領導開會,耽誤了一點時間,照夕你還沒吃飯吧,我這就給你做。」說罷就打算走進廚房準備晚飯。

「我早就吃過了,剛剛煮了一碗面,把中午的剩菜合著一起吃了,碗裡還有一點,你也拿到微波爐裡熱熱吃吧。」

媽媽疲憊的按了按額頭,笑著點點頭道:「照夕真乖,那媽媽就去弄晚餐了。你的作業寫完了嗎?有什麽不懂的等下媽媽幫你檢查一下。」

看著媽媽走進飯廳,我也乖乖的拿出作業本開始完成今天的課後作業,只是看著對面來回走動的美麗身影,我的思緒卻不自覺的有些飄飛起來。

媽媽的容貌無疑是極為嫵媚動人,偶爾展露出的風姿甚至可以說是風騷露骨,但那只是她在無意間的一顰一笑所勾引起的旁人幻想罷了。即便她時刻流露出的性感會讓人遐想不斷,可是我卻十分清楚,我的媽媽實際上是一個十分正經的女人,在學校裡相當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在工作中也將公事私事區分的明明白白,讓很多心有邪念的好事之人即使有心追求,也苦於找不到機會,最後鎩羽而歸。

可是,正是因為媽媽這種嚴謹正派的行事作風,在暗中更加助長了許多旁觀者的陰暗心理。正所謂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媽媽對追求者的不屑一顧,使得那些在心中把媽媽當做女神的好色閑人愈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說到底,一個想上就可以上的路邊野雞怎麽能和良家婦女相比,而一般的空閨蕩婦又如何能與我那高傲矜持的媽媽相提並論。

不過說老實話,雖然是她的兒子,有時候我也很難禁止自己對媽媽産生不倫的幻想,不過從小接受正規教育的我絲毫不敢向媽媽坦白內心的欲望,只是在午夜的黑暗中,偶爾才會在夢裡無法控制地跨過那一片禁區。

搖了搖頭,我擺脫掉心頭的雜念,回過神來,時間已經不早了。【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洗浴間的方向傳來嘩啦的淋浴聲,我走進廚房將碗碟擦幹擺置整齊,又拿起拖把將地上的水漬清理幹淨。就在我整理完衛生,準備回房間繼續看書時,一抹鮮亮的紫色吸引了我的眼球。

那是一條絲質細膩的蕾絲內褲,此刻正被她的主人擱在洗衣桶的邊沿,亮麗的紫色仿佛昭示著穿戴之人的高雅和貴氣。我不禁想像著媽媽彎下性感的身軀將這條內褲從腳下套入,蕾絲花邊滑過媽媽溫潤的大腿肌膚,最終緩緩緊貼入那片讓人欲血沸騰的神秘遐想之地。突然之間,我有一種衝動,想要立刻脫光衣服走進浴室,把我那如同女王一般美麗高貴的媽媽摁在牆壁上,用我的大雞巴用力從她背後插入,一邊聽著她的哭叫,一邊狠狠奸幹這個叫人迷醉的女人,直到將我的濃稠精液用力注入到她的子宮最深處為止。

「……不……不可以,我怎麽能有這種想法。」

咬牙捶了一下腦袋,我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壓下身體裡滾燙的欲血,只是心中的邪念卻難以自禁。眼神複雜的望了一眼蒸汽朦朧的浴室,我低著頭忐忑的回到自己的臥室,卻再也沒有看書的心情,腦海裡盡是媽媽曼妙扭動的性感嬌軀,她往日的每一次笑容都在我眼前閃動,卻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挑逗的淫蕩媚笑,我仿佛看見媽媽一絲不掛的在我身邊跳著勾魂蝕骨的豔舞,像最不要臉的賤貨那樣展露出她身體的每一寸私密,用手指輕輕劃過高挺的乳尖和下身的濕潤私處,用男人夢想中的完美曲線毫無顧忌地取悅她的兒子。

就在這迷亂的幻想中,直到深夜我才筋疲力盡地陷入睡夢。

*** *** *** *** *** ***

「兔子,把昨天的作業借我抄一下。」

看著面前的這個胖子,我無語的歎了口氣。這家夥名叫陳海龍,也算是我的死黨之一,隻不過平常老是不認真上課,作業也經常忘在一邊,總是等到要交作業本的時候才會找我「分享」一下勞動成果,還美其名曰: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難你當。

「圓球,你小點聲,老師盯著你看了好幾次了!」趙猛轉過頭對陳海龍皺了皺眉頭,小聲提醒道。他也是我的好朋友,和胖子一樣,我們三人從小學就是同學,性格一直很合得來,有什麽趣味活動也愛攪在一起玩,關系十分親洽。

「那邊那幾位同學,上課注意點,再說小話我就不客氣了!」

老師下了最後警告,我們幾個頓時都不敢做聲了,直到下課才舒了一口氣。

隨著鈴聲響起,看著同學們三五成群的往外走去,我趴倒在課桌上,疲乏無力的打了個哈欠。昨天半睡半醒壓抑了一個晚上,早就累得不行了,若不是還有一節課才到中午放學,而我又不想中途翹課,現在早就提起書包飛奔出教室,跑回家痛痛快快的睡一覺了。

「兔子你看,是媚心老師!」陳海龍忽然碰了碰我的肩膀,用下巴點了點窗外,媽媽正夾著教案從走廊上經過,迷人的風采頓時吸引了一大群的小色狼駐足觀望。

「哼,這些家夥……」雖然很不滿這些男同學望著媽媽露出那副流口水的樣子,可是喜愛美色乃人之常情,況且這裡是公共場所,我也沒資格禁止他們的視線,總不能叫他們一個個都把眼睛閉上吧。

不過還好,媽媽在學校平日裡積威甚深,倒也沒多少人敢做出不禮貌的舉動,都只是半遮半掩的遠觀一番。就在這時一陣大風吹過,媽媽手裡的文件夾忽然一鬆,幾張夾在中間的稿紙隨著媽媽的手臂動作,一不小心掉落了下來,紛紛揚揚撒了一地。

「怎麽搞的?」我怔了一下,眼見媽媽彎下腰準備撿起地上的文件,我也站起身打算過去幫一把。走廊上的那些男學生一個個都呆愣的站在一旁,卻沒有一個人上前拾起腳下的紙張,反倒是有不少人眼冒色光的家夥緊緊盯住媽媽的身體,隨著彎曲的腰身,被緊緻的職業女裝勾勒出的臀部曲線讓他們不由得感到口幹舌燥,仿佛點燃了心中的火油,一個個連眼神都不一樣了。

「這些混蛋!」我在心裡冷哼一聲,加快腳步就往走廊邊靠了過去,卻不料就在這時,一個高個子的男生從另一邊的教室走出,十分幹脆的小跑到媽媽身邊,幫她把地上的紙張仔細收攏到一起。

「許媚心老師,這是你的資料,請拿好。」那名男生十分有禮貌地將文件疊好遞送到媽媽的手裡,溫和的笑了笑。

媽媽在學校時一向不苟言笑的面容,今次居然破天荒的回了一個淡淡的微笑,她將文稿又小心地整理回檔夾,這才衝那名男生點了點頭,友善地說道:「孫浩同學,謝謝你了,我本來正想去你們班上找你,上次的考試你的成績十分優秀,隻要你能保持這個進度,我相信到期末的時候你的總分一定會相比上學期大有進步的。」

「哪裡,這還要多虧許媚心老師為我花了這麽多心思輔導弱項科目,不然我哪能有現在的成績。」

「嗯,不驕不躁是個做學問的樣子,雖然你以前表現有少許不良之處,但是隻要肯努力,還是能糾正過來的……我們到辦公室去說吧,下一次的班幹部選舉……」

目送兩人漸漸遠去,我像一塊木頭一樣愣在原地,媽媽原來在學校裡一直表現的十分嚴厲,今天看到她和別的學生十分客氣地說話,我反倒覺得有點不習慣。

「兔子,別看啦,那個男的是隔壁班的孫浩,聽說上次月考還是年級前十名,真是不可思議。」陳海龍撇了撇嘴,一副看不慣對方小人得志的樣子。

「呃,不可思議?什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