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稅局的美麗姨媽

當武華新走出校門時,天色已經開始變暗。跨過人來人往的馬路,走進一條安靜的小巷,向左一轉,便出現了一座乳白色的公寓樓。這幢小樓的302號公寓,便是他最小的阿姨李茹菲的家。這裡也是他臨時的住所。

“菲姨,我回來了!”剛打開門,武華新就在玄關前叫了一聲。

“華新回來了嗎?快進來吧!”從廚房裡傳來了一個溫柔而清脆的聲音,而後一個身著粉紅色連衣短裙、腰系綠色圍裙的美貌少婦翩翩地出現在飯廳門口,手裡端著一盤熱氣騰騰的玉米湯。

她就是李茹菲,武華新的小阿姨,今年三十歲,是市國稅局的公務員。由於在大學裡教書的丈夫上個月出國培訓去了,要明年才能回來,所以她痛快地答應了姐夫武雄的請求,讓十三歲的華新寄宿在家裡。

先不說茹菲的家離躍龍中學很近,單說武華新這孩子,她就已經喜歡得不得了,疼他愛他絲毫不亞於他的父母,照顧他對她來說其實是件很開心的事。而且自從她的姐姐、華新的親生母親去世後,李茹菲更是覺得有必要以十二分的熱情來對待華新,以便讓他不至於感到孤獨和冷漠,使他能茁壯地成長,也算是盡了對姐姐的一份情誼。

“渴了吧,華新?趕緊先喝口水,馬上就吃飯啦!”李茹菲將手中的菜放在桌上,快步走上前來接過華新的書包,“今天功課還好吧?累了的話,飯後就洗個澡再做功課!”她的言語中充滿了關愛。

“好的!謝謝菲姨!”武華新一見到茹菲就忘記了學校裡所有的煩惱,“我都餓壞了,趕緊吃飯吧!”不等說完,他已經跳到了飯桌邊,一邊舔著嘴唇一邊伸手就要拿筷子。

“又忘了嗎?”李茹菲急忙輕拍了一下他的手,微笑著搖了搖頭,“都教你多少次了?先洗手去。”

“哦!”武華新吐了吐舌頭,轉身跑進了浴室,嘩嘩地洗了洗手,而後又一溜煙地跑回了飯廳,重新來到座位上。

“現在可以吃飯了吧,菲姨?”他故意苦了苦臉,“再不吃,我的胃就要被消化掉啦!”

李茹菲“噗嗤”一聲笑起來,“好好好!可以吃了,我的小饞貓!”說完,她解下圍裙,來到自己的位子,微微合上雪白修長的大腿,彎下腰,優雅地坐了下來。看著武華新狼吞虎咽的樣子,她慈愛地笑了笑,輕輕地拿起筷子,開始進餐。

七點左右,武華新吃完晚飯,和李茹菲說了一聲,便又穿上鞋開門出去了。

他已經養成了和大人一樣的習慣,每天飯後都要在樓前的花園裡散步半小時。

“早點回來,別誤了作業!”耳邊響起李茹菲關愛的聲音,武華新來到走廊答應了一聲,關上了門。

正準備下樓,忽然迎面從樓梯上走下來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男孩。

武華新一見,急忙低下頭就想跑開。

“小武!”那男孩叫了他一聲,武華新只得硬著頭皮站在原地,等他來到跟前。

這個小孩叫劉霧,是國稅局副局長的兒子,住在六樓。他也是躍龍中學的學生,今年十四歲,上初二。說起這劉霧,【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也是個小色鬼,由於父母親都是官員,經常在外出差,對他疏於管教,使得他異常貪玩,又仗著家裡有點錢,經常在外面和一些小混混攪在一起,因而逐漸變成個小花花公子。

“我還有事,先走了!”武華新一見到他就心裡發毛,只好先走為上。

“喂!你站住,晚上你能有什麼急事?”劉霧好象今晚就是沖武華新來的,他當然不會輕易放他走。“我說你跑什麼呀?”劉霧三步跳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怎麼樣?上次很爽吧?呵呵!你打算怎麼感謝我呢?哈哈!”

“哦、哦,上次的事……會不會被我阿姨發現?而且,這樣不道德吧……”

武華新支支吾吾地說,好象痛處被人戳到一般難堪起來。

“哼!不道德?你少說這些正經話行不?當初你在偷窺時可是興奮得要死!

在我面前你還裝什麼!?而且我們隱蔽得那麼好,你阿姨才不會發現呢!”劉霧歪起嘴,陰陰地說道,“再說了,說不定你阿姨很喜歡讓別人偷窺她呢!你沒看上次她換衣服時的那副騷樣嗎?穿了條镂空內褲還在鏡子前面轉了那麼多圈,其實肯定是她發現我們躲在櫃子裡偷看她,她為了向我們展示她茂盛的陰毛,所以才故意這樣做的啦!”

“才、才不是呢!你、你小聲點!我菲姨不是那樣的人…………”感覺到李茹菲的人格受到玷污,武華新本想為她反駁幾句,可他還是先回頭看了看家門,生怕李茹菲從裡面走出來。

“不懂了吧?說你該聽我的就是沒錯吧!其實女人都是這樣的,脫了衣服就變淫蕩了。黃片上都這麼說的!”劉霧好象得勝將軍一樣高興,“上次看你多沒出息,嚇成那樣!實話告訴你,上次如果你聽我的,我們當場從櫃子裡跳出去,我保證你阿姨會愛我們還來不及呢!”他越說越得意,“你不就是想看她的奶子和騷穴嗎?那時我可以叫她把衣服褲子全脫光,心甘情願地讓我操她個過瘾,你想從哪個角度看就從哪個角度看…………”

“你、你說什麼?”武華新嚇了一跳,“操她個過瘾?你想干什麼!?她是我的阿姨!當初我們可不是這麼約定的!你怎麼…………”

“咳!是我說過頭了,該掌嘴,我掌嘴!哈哈!我這人就這樣,嘴巴比手厲害。有時就是說個高興,沒別的意思。你放心,我們就是想看看,解個悶,你說對不?”劉霧發覺說錯了話,連忙改口。

武華新轉念一想,的確,這個劉霧就是個牛皮大王,再說他也和自己一樣還是個孩子,對他的話不必太當真。不過他打心裡不喜歡這個家伙,可惜自己當初又按捺不住色心,在他的縱容下一起偷窺了李茹菲換衣服,現在想想還真對不起他的菲姨,如今想把那劉霧甩開還真不那麼容易,這家伙比502膠水還粘人。

“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武華新急忙要開溜。

“哎!你等等嘛,那下次怎麼進行呀?”劉霧急忙又來抓他的手。

“沒下次了吧!我、我還是先走啦!”武華新躲過他的手,向樓下跑去。

“難道你真的不想看她的毛穴嗎?上次差點就看成了…………”聽到劉霧這麼說,武華新用手指堵上耳朵,飛快地跑下了樓。

“媽的,這個劉霧算個什麼玩意!”來到花園後武華新仍在心裡暗罵,可是自己又不能和他明著翻臉,誰讓自己一失足和他一起做了壞事?到時出了事,他家裡財大勢大,什麼也不用怕,我武華新這小窮人肯定就玩完了。所以,還是先躲著吧!

沒錯,這花園也不能待了,還是到外面走走吧,找機會再溜回家去。

想著,武華新跑出了公寓樓小區。

對著一盞盞街燈,對著馬路上的車水馬龍,武華新百無聊賴,漸漸地他的思緒又回到了偷窺的那一天,回到了李茹菲臥室裡的那個大衣櫃裡,回到了那精彩的一幕幕香艷鏡頭前。那是他難以忘懷的一天。

************

那是在上周二的晚上。

武華新吃過晚飯,照常在樓下的花園裡散步。今天老師沒有布置作業,所以他的心情特別好。

當他吹著口哨來到花園中心的噴水池邊時,發現池邊的石凳上已經坐著一個人,而且那個人正在沖他招手。

那人正是劉霧。

武華新的心裡當時咯噔就是一響。這個劉霧可是他又怕又愛的人——作為年紀相仿的一代人,劉霧和武華新有著很多相同的愛好,甚至是色情方面的傾向,劉霧經常借一些色情雜志給他看,有時還趁大人不在之機偷偷帶著華新一起到他家觀賞黃片,這些都使武華新對劉霧有種親切感。

但是這個劉霧實在是個早熟的種子,對於男女之事談論起來總是滔滔不絕、理論多多,連人小鬼大的武華新也自愧不如。

更讓武華新擔憂的是,劉霧還是個危險的種子,他並非是純粹為了色情而色情,也就是說他的性沖動並不象武華新那樣單純,而是超越了人的自然性需求,夾帶著許多復雜的陰險的成分,武華新也說不清劉霧到底包藏著什麼心思,只覺得這個小孩根本就不是小孩,對他不可推心置腹,不可深交。

見他在招呼自己,武華新只得走上前去,和他坐在一起。

“武小弟,今晚興致不錯呀!”劉霧說起話來也跟大人差不多,和他十四歲的年齡一點也不相稱,“你我兄弟倆,我就單刀直入,不說多余的話了。”他說話倒也不拐彎抹角。

“哦?什麼事?”武華新心裡暗想誰是你兄弟,表面上只得應付著。

“就是前天我和你說的那個事,你應該下決心了吧?今天可是個絕好的機會呀!”劉霧的臉上布滿了壞笑。

“那個…………”武華新驟然緊張起來,因為他知道,劉霧所指的是什麼。

大概在一個月前,武華新在與劉霧一起看黃片的時候,曾經流露出對李茹菲身體的渴望。當然,這只是他興奮時隨口說說,而且這種渴望只停留在窺視,他根本不敢對他敬愛的菲姨有任何進一步的非分想法。

而當時劉霧就象撿到金元寶似的跳了起來,說只要華新按他的計劃來辦,就能偷窺到李茹菲的身體。武華新覺得很尴尬,正想拒絕,劉霧則半央求半強迫地對他說,大家是兄弟,只要能幫助他,今後他也可以幫助武華新偷窺劉霧家的年輕保姆之類的雲雲,因而武華新沒有當面拒絕他,也許也因為他的內心確實對李茹菲有很大的向往吧。事後,武華新才覺得有些後悔。

沒想到今天,劉霧真的又提起這事來。看來他是計劃已久了。

“難道你還在猶豫嗎?你的阿姨是絕對難得一見的美女,能一睹她的玉容簡直是人間極樂事呀!”劉霧見武華新還在猶豫,瞪大了眼睛說道,“你的腦子該不會有問題吧!這樣的機會別人燒高香也求不來,也只有你才有這樣的機會!真不敢相信你還會有任何的遲疑!該不會生病了吧?”他做出撫摩武華新額頭的手勢。

“不是啦!我只是…………”武華新被他這麼一說,心裡開始變得有些蠢蠢欲動。

“別什麼只是不只是的啦!我剛才看見她去超市買東西了,我們正好潛入她的房間!”劉霧急切地說道,“好了!就這麼定了!一會我就上你家找你去!快去準備準備吧!”說完,不容武華新說話,他就頭也不回地跑了。

十分鐘後,李茹菲的臥室裡。

武華新站在李茹菲床頭的那個大衣櫃前來回踱步,內心矛盾重重,卻又覺得異常興奮,心跳好象比平常快了一倍。

他看了看那白色的大衣櫃,有兩扇大櫥門,一扇門上鑲著大塊的鏡子,鏡子下面是兩個抽屜,裡面裝著李茹菲的貼身內衣;另一扇門則裝了許多道通風槽,又細又密,櫥內卻是些御寒的不常用的衣服。

從衣櫥裡面可以通過那些通風槽看到外面的景象,而外面卻很難看清裡面的動靜,而且這衣櫃很高,裝下一兩個人完全不是問題。即使人躲在裡面,也不用擔心櫥門會被打開,因為裡面的衣服只有冬天才用得上。

這個衣櫃的確是個絕佳的偷窺場所。

難道真的要這樣做嗎?武華新心裡躊躇起來。真的要和那個小色鬼一起偷窺他漂亮溫柔的菲姨嗎?真的要無恥地玷污她的神秘和美麗嗎?平常所看見的是她的外表,她那總是將上衣撐得高高的胸脯,她那被緊身裙包裹得鼓鼓的臀部,她誘人的筒裙中那肉色長筒襪與蕾絲內褲交會盡頭的那叢若隱若現的陰毛,以及她衣服下所掩蓋的所有一切,難道今天都會被他和劉霧盡收眼底嗎?

那可是他夢寐以求的美景,然而卻要和那個無恥的劉霧一起分享,武華新心有不甘。

可是現實卻容不得他回絕。

劉霧很快來到門口,敲開了大門,緊張地說了聲“她來了!”便飛身跳進了房間,不由分說地拉起武華新,匆匆忙忙地穿堂而過來到臥室,慌慌張張地擠進了大衣櫃,關上了櫥門。武華新甚至還沒來得及看清他手上拿的是什麼,就只能屏住呼吸與他一同蹲在衣櫃裡。

果然,不到半分鐘,他們就聽到隔壁大門被打開的聲音,接著是兩聲清脆的高跟鞋落地聲,而後便是拖鞋輕踏地板的走路聲,逐漸逼近這個臥室。武華新的心驟然緊張起來,他知道,李茹菲來了。

臥室的門終於被推開了。雖然通風槽能幫助他看清臥室裡的情景,可是武華新卻根本不敢睜開眼睛去看。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會這麼膽小起來。明明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事情,可當它真正發生時,自己卻沒有勇氣去看上一眼。蹲在擁擠的衣櫃裡,他緊緊地閉著眼,索性不去想任何事情,耳邊只傳來劉霧不斷急促的喘氣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