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美秘書極淫蕩

「金先生,」耳邊傳來白雪姬美妙甜膩的嬌音:「今天下午你派人送來的樣品……」

「樣品有問題?」

「嗯……,你來看了就知道,我在家等你。」

「白小姐,不如我們約個地方……」

「哼哼哼……。」白雪姬神秘地輕笑,掛斷了電話。

「雅詩」公司是一流的絲襪銷售商,此次,「雅詩」向我「金鳳」進購一批價格相當昂貴的絲襪。上午在談判桌上,我已經和「雅詩」董事長,美麗的絲襪公主柳慧如見過面,並同意下午送一批樣品到對方公司檢驗,想不到黃昏時候接到了「雅詩」董事秘書白雪姬的電話。

半個小時後。

白雪姬的單身別墅,門鈴響過,象牙般的大門打開了。

白雪姬一身秘書裝婷婷玉立在門內。

「金董,請。」話語中意似送來一縷溫馨的香氣。

她大約二十四五歲,屬於極俏美的類型,容顏清美,身段如魔鬼一般,一頭披肩長髮略帶波浪般的微卷,顯微褐色,高高的鼻樑上戴著極細的金絲眼鐿,一副嬌滴滴的模樣,既像蓮花潔淨又像牡丹嬌貴,這樣美麗而充滿書卷氣的秘書實在少見。

「白小姐,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別墅,夠氣派了。」

「金董別取笑,這哪算得上氣派哪。」白雪姬嫣然一笑。

她側身讓我進去,顯得很正經,眼神中卻有著狡黠。

一進門,她立即從背後抱緊了我,雙峰壓背,一雙玉手意然隔著褲子抓住我的肉棒。

「金董好雄偉喲。」

她十根纖指輕輕撩撥,居然讓我的肉棒挺了起來,她是柳慧如眾多秘書中極美的一個,想必已為柳慧如誘惑了不少客戶,床上功夫自是非常出色。

白雪姬雙手握住我的肉棒,胸前兩座喜馬拉雅山柔柔地壓著,旋轉來回,上下貼壓,極為淫蕩。

「白小姐。」我輕輕掙脫她的溫柔束縛。

「嗯?~~~。」她秀口吐氣如蘭,吹在我頸上:「我要你讓我欲仙欲死~~~」

她的手繼續撩撥著我的肉棒,那肉棒也繼續變長變大。

「到沙發上去吧。」我纏不過這美女,想藉機擺脫她的束縛。

「好呀。不過,別想跑啊。」

我剛在粟鼠皮的沙發上坐下,她就一個子撲抱下來。「唔----。」

胸前特大的乳房壓到我臉上,雙臂抱緊我的頭,羊毛針織套頭衫特有的溫馨柔柔地撲面而來。她雙腿張開,隔著衣物,把陰門的部位壓到了我的肉棒上。

「啊~~我下面好酸,好癢啊!」

她狂浪地旋轉著腰臀,那陰門的部柔柔地壓在我肉棒頂上,隔著光滑的綢質緊身褲,不斷地摩擦。

沙發對面有一面大鏡,鏡中我的看見她那狂蕩的豐臀旋轉著壓制我的肉棒,不由得一陣慾火升騰。

我雙手抱緊她的大腿,就著這姿勢,瘋狂地挺進著,一下一下快速地摩擦,那豎起的硬棒隔著褲子對好有所觸動,便也迎合得更瘋狂。

「啊~~~~啊~~~~好舒服,好解癢,啊~~~~。」

她很會叫春,那呻吟聲極富感染力。

我抓著她的手手臂,強迫著換了個姿勢,她背對著我,雙乳被我從後面抓住揉搓,她的雙手,則倒扣過來圍住我的腰,下面的的動作,彼此共同完成。

「啊~~好爽,這聲音好爽快!」她說。

絲綢間摩擦的「絲絲」聲,滾燙著並放出電火花。

一會兒,她雙手圍不住了,我便抓住她的手臂,讓她的身體俯下去,在我的挺進下一下下律動,那鬆軟的卷髮垂了下來,遮住了她的臉,秀髮翻飛。

「啊~~~~啊~~~~啊~~~~。」

她很會製造假高潮,能造得很完美動人,但這類美女遇上真高潮時,樣子肯定難看之極,美女的難看,有趣之極。

「我……我要洩了啊~~~~啊~~~~,來了………」

她的大乳房在套頭衫裡跳動,大彎月的耳環噹噹響。

「金董,上床去,我……我頂不住了。」

「好了。」我放開她,「到此為止。」

我把她放在沙發上,表情冷漠。

「為什麼?」她撩著有些絮亂的髮絲,一臉疑惑。她蛇一樣纏向我:「我不夠性感麼?我們剛才還玩得很開心的。」

「說說柳慧如的條件吧。」我冷冷地說。

「好吧。」她長長歎了一口氣,「柳董要我和你上床,然後用錄像帶要脅你。」

「可惜你失敗了。」

「你怎以這麼肯定呢?嗯~~」她輕佻地刮了我的臉,一股暖暖的馨香又撲面而來。我便想起了她用大乳房壓住我時,那異樣的感覺。

我起身欲走,卻被她溫柔地按住。「不想看看我的精心佈置麼?」

她挽著我進房去了。

房裡燈光明亮,色調舒緩,任何細微景物都纖毫畢現。「白小姐,你很自信喲。」

「當然。這樣的燈光,能使的的美盡情展現。」她有點傲慢。我便坐在那精心佈置過的床沿,看她怎麼表演。

但見白雪姬緩慢地邁著狐步向我走來,極有節奏的音樂隨之響起,她一邊旋轉著,一邊脫衣,每旋轉一圈,便有一件衣物褪下來。

剩下針織的套頭衫了,原來是無袖的,她卻並不脫掉,一揚手,做了個跳水的姿勢,任那腋下濃密無比的柔絲完全曝露出來。她高舉著手,昂首旋著肩,傲慢地邁著步子向我走來,她一身肌膚欺霜傲雪,人如其名,白雪般的美姬!

星眸狐媚地射出性感的光芒,豐滿的紅唇離我只有半尺,她吐氣,芬芳如蘭,然後她跨坐下來,大乳房逼壓上來,狠狠地摀住我的臉,同時,一雙手拉下我的褲子,雙手套弄著我的肉棒。

「唔,唔,我喘不過氣來了。」

「就是要你喘不過氣來,你才會記住我。」她野蠻地把大乳房窒息得更緊。

白雪姬狐狸般的妖媚終於撩撥得我受不了了。

「好了,好了,我投降。」

她停止了動作:「願意啦?」

「唉!誰讓我碰上你這隻狐狸精。」

她吃吃地笑著:「狐狸精有我這麼漂亮嗎?」

「狐狸精不但沒有你漂亮,更比不上你風騷哩。」我調侃說。

「你現在才知道我風騷呀,哼,今晚你注定要被我風騷死,你知-不-知-道!」她雙臂攬住我的頭,大乳房逼上來,很是居高臨下地說。

「現在,讓我先看一看你這騷狐狸的胴體。」

「好吧。」她依依不捨地放開我,躺到錦被上。

「我要開始吻了。」

「想吻哪裡啊。」她迷濛地半閉眼,雙手向後舉起,像做個跳水的姿勢,「我倒要瞧瞧金大董事的床上功夫。」

她的樣子像極了將要跳水的伏明霞,我輕撲上去,抱住她胸腋之間,先吻她濃密又蓬鬆的秀髮,「論床上功夫,我哪比得個白小姐啊。」

「所以,你今晚逃不出去了。」

「白小姐這樣銷魂,我怎麼捨得逃了出去?」

她聽了咯咯大笑,肆無忌憚。

我吻她好看的眉,彎彎的眼,玉鼻,粉頰,還有最吸引我的,那萍葉一般的唇和唇邊那粒撩人心魄的黑痣。

再往下,我隔著鏤花的白色套頭蕾絲內衣叼住了她鮮紅的乳頭,她美腋的幽香讓我癡迷。

「啊~~!」她輕聲喘氣:「真會選地方。」

我輕輕地用牙齒咬著那乳頭,叼起來,輕輕一拉,再鬆口,那豐滿的大乳房就彈動起來了。我乾脆掀起她的蕾絲內衣,直接地用嘴吮吸她的乳頭。

「噢……。」她被弄得粉臉通紅,一副慾火難耐的樣子。【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

接下來,我開始吻她由於雙手後舉而曝露出來的有著濃密柔軟腋毛的美腋,那雪白的腋下,貼著肌膚長著密密的美絲,有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氣息鑽入我腦袋,我停止了動作,或者說我靜息了,有綿綿的魔力遍繞了全身,浸潤了肉體和心靈,一陣又一陣的體香拂了過來,曼著讓人心酥的香,間隔是半刻鐘的久,猶如缺氧的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焦渴地等待著那新美的芬芳。

我向下吻著,直到她柳腹之下,白雪姬坐了起來,半跪著,「你喜歡就來吧。」

我躺了下來,把頭伸入她兩腿之間,似霧非霧、似煙非煙,那陰門如夢幻般地呈現眼前,那迷迷濛濛的、像剛下過一場春雨的暖濕感覺在瀰漫,薄薄的恥毛形如蝴蝶的薄翅,隨她的呼吸翩翩飛翔……

我遊遍了她的鳳處,用舌尖尋覓著,香氣撲近過來,清純,淡雅而又醇厚的女人味,如同釀了二十四年的陳酒,香氣裊裊娜娜,芬芳和溫馨。

我喜歡她那羞恥與淫蕩交織的表情,那因最隱秘的鳳處被人盡情欣賞舔玩而飛上頰的薄暈,那因性慾被舌尖撩撥而無法擺脫的焦急。

「接個吻好嗎?」我說。

我吻向她的花唇,嘴唇和花唇的接吻,我像吻一位美人一樣吻它,舔開她萍葉一般,舌頭伸進去,舔著裡面的嫩肉。

「啊~~~~好癢~~~~不要,啊,好癢啊~~~~。」她扭動著嬌軀卻始終無法擺脫那股奇癢,那關鍵部位被我吻住不放,不論她怎麼扭擺都逃不開去。

我用手指輕輕按揉她那粒鮮紅欲滴的「風流豆」,她戰慄著,和多數年輕女郎一樣,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不要,不要動那裡,啊~~~~,再動我就要……就要……」

「放鬆,鬆弛下來。」

我用手指揉著她陰門四周的肌肉,讓它們鬆弛下來,慢慢地揉,同時吮著她的花唇,用力地吸著,用舌頭探進去,協助那濕潤得水霧迷濛的陰門滲出淫水。

這更引發了她的尿感。「啊~~~~,我要忍不住了……」她緊緊地抓住床欄。

我離開她的花唇,改向用舌尖挑逗她「風流豆」,兩根手指卻慢慢地刺進她陰肉裡,用力地旋轉挖摳。

她忍無可忍地扭動迎合:「啊~~~~啊~~~~啊~~~~啊~~~~啊~~~~啊~~~~」她像性交時迎合肉棒那樣,前後上下地聳動著,還不時旋轉著腰肢揉壓著我的臉。這時的呻吟叫得相當有力度。

我用齒輕輕摩擦她的「風流豆」。

「嗯!嗯!嗯!……我實在,實在忍不住了,哇……」

我感覺那陰唇裡一股強勁的液體要噴湧出來了,急忙抽出手指。

「啊~~~~好舒服啊~~~~,噢~~~~。」白雪姬浪叫。

那陰門四周強健的恥骨肌把春水噴泉似地強烈地噴出,一蓬水霧星星點點噴珠濺玉地灑在一米遠的床單上,濺了我一臉。

「噢~~~~」她咬著唇,無法控制那淫水的狂射,卻享受著釋放的樂趣,淫水噴在她濃密的陰毛上,像點綴在草叢裡的露珠。

我得意地舔著那芳草地中央兩片晶瑩的陰唇,許多美女都缺少射陰精的功夫,想不到這次潮吹居然這樣成功。

「我的花唇香嗎?」白雪姬吹著空氣問。

「香。」

她讓我坐上高高的床頭,然後跪在床上,臉對著我的跨下。

她說:「冰火二重天,怎麼樣?」

她從床邊的化妝台上拿出一排不脫色口紅:「要哪個顏色?」

「我喜歡妖冶一點的。」

她選了支猩紅,很有亮澤的那種,然後,她塗了口紅,又問我「喜歡現在這個眼影麼?」她上的妝很好,淡紫色眼影襯著她雪白的肌膚,仿製有點迷濛。

她補了補妝,開始給我「吹簫」了。白雪姬柔柔潤潤的唇吹著香氣,張口含住了龜頭兒,舌頭在上面轉了兩圈,就離開了,她用手捏著肉棒,提起來,嘴唇就在棒下吻著,,舔著柔軟的騷袋。

她饒有興趣地專注著玩弄兩隻肉蛋,用嘴含住了又吐出來,開始是一隻,接著是整個陰囊,她把騷袋完全「吃」在口中,合著嘴唇輕輕拉伸,拉到一定限度便突然鬆口,一大團肉便彈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