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姐妹花之童黨

被兩個少年扒光了衣服的姑娘手腳被朝四個方向拉開,用繩子緊緊捆在大床的四個角上,林丹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修長勻稱的腿上的絲襪,整個美妙的身體軟綿綿地癱軟在床上,任憑兩個野獸一樣的少年在她的身上發泄着。

阿進跪在林丹大大地張開的雙腿之間,雙手托着她豐滿結實的臀部,挺着腰在她迷人的花瓣之間奮力抽動着。

林丹軟綿綿的身體隨着阿進的姦淫無力地抖動着,兩個豐滿的乳房前後晃蕩着,嘴裡卻沒有一點聲音。原來阿光正手腳支撐着身體,趴在林丹的臉的上方,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從上朝下地插進姑娘張開的小嘴裡,整個人就像做俯卧撐(掌上壓)一樣地穿着粗氣上下運動着。

林丹的兩個大眼睛里含滿淚水,失神地望着頭頂的天花板。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殘酷的現實,自己竟然被兩個和自己的弟弟一樣大的少年給粗暴地輪姦了!她已經記不清這兩個精力充沛的少年輪番姦淫了自己多少次,只覺得渾身酸軟,被姦淫的下身都已經快麻木了。

“啊!┅┅”趴在林丹頭上的阿光嘴裡發出一聲沉重的嘆息,身體突然猛烈地抖動着,只見從插着粗大的肉棒的嬌艷的紅唇周圍突然溢出一片白濁的精液。

他滿足地抖動了幾下身體,從林丹的嘴裡抽出了肉棒。看着被施暴的姑娘劇烈地咳杖着,難過地搖晃着頭,精液不斷從林丹的小嘴裡溢出,阿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幾乎在同時,阿進也突然搖晃着,在林丹的陰道里射了出來。

兩個少年滿足地站了起來,看着床上被捆住手腳的林丹嘴角和花瓣間流淌着自己的精液,滿臉羞辱和痛苦的樣子,覺得十分地痛快。

“爽!真他媽的過癮!阿進,沒想到阿川的姐姐操起來這麽過癮?!”

“大姐,舒服了嗎?”阿進沒理會阿光,用手指沾着從林丹陰戶里流出來的精液,在她雪白的大腿上塗抹着問。

林丹已經是欲哭無淚,渾身酸痛,連說話的勁都沒有了。她遲鈍地扭過頭,不看這兩個剛剛在自己身上發泄了獸慾的少年。

“解開她吧,阿光,我去叫阿川來!”

聽見阿進說要叫自己的弟弟來,一想到要被弟弟看見自己現在這副悲慘羞恥的模樣,林丹立刻回過頭哀叫起來∶“不,你們不要叫我弟弟來!”

“怎麽?還怕丟人嗎?操都已經操過了,還怕阿川看嗎?”阿進不理會身後姑娘的哀求,走了出去。

阿川這段時間其實一直到在隔壁的房間,從一開始姐姐的尖叫哀求,到後來兩個少年快樂的呼叫和姐姐悲哀的呻吟,他全都聽見了。阿川起初想過去,求兩個死黨放過林丹,因為她畢竟是自己的親姐姐。可後來他也想到自己即使過去,只怕兩個傢伙也不會理自己。更何況以阿光和阿進的個性,現在恐怕已經上了自己的姐姐,過去也晚了。後來他聽見姐姐的哀叫聲逐漸微弱下來,把阿川嚇了一跳,他生怕姐姐受不了他倆的折磨,出了什麽意外。見阿進過來叫自己,阿川趕緊跟着過去。

一走進房間,阿川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只見林丹手腳的繩子已經解開,正蜷縮在床角,雙手死死地抱在胸前,赤裸的身體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看見阿川進來,林丹又是羞恥又是悲憤,顫抖着聲音對出賣了自己的弟弟說道∶“阿川!你、你、你竟然┅┅”林丹羞憤得抽搐着圓潤的雙肩哭泣起來。

阿川此時已經聽不見姐姐的聲音,他完全被姐姐豐滿美妙的身體吸引住了。以前在家裡他曾經偷看過林丹洗澡和換衣服,但那時因為緊張和匆忙,從來沒有離得這麽近、這麽仔細地看過姐姐美妙的身體。現在的林丹不僅全身一絲不掛,除了雙手遮掩着的胸部以外,豐滿勻稱的雙腿和雪白飽滿的屁股,以及光滑細膩的後背完全暴露出來,整個身體曲線玲瓏,淚痕斑斑的俏臉,再加上剛剛被強姦後的的那份悲哀和凄艷,令年少的阿川不禁熱血沸騰。

阿川只覺得口乾舌燥,臉上一陣陣發燙。眼前的姐姐,好像變成了另外的女人,成熟美艷的魅力使他不由自主地朝着蜷縮在床上嚶嚶抽泣的林丹逼近過去。

林丹忽然感覺到了什麽,她止住哭泣,抬頭看見弟弟眼睛通紅、喘息沉重地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立刻感覺到一陣驚慌和恐懼。

“阿川!你、你干什麽?別再過來了!!”林丹驚慌失措地抱着雙臂,赤裸的身體在床上哆嗦着向後退去。

阿進和阿光也意識到了阿川的異常舉動,他倆交換了一下眼色,突然朝着林丹撲了上去!

“啊!干什麽!住手!!”林丹一陣驚叫,她被撲過來的少年一下按倒在了床上。

阿進抓住掙扎的林丹的雙手,阿光則抓住她修長的雙腿,使勁分開將林丹赤裸裸地按在了床上!這樣一來,林丹的整個身體就完全毫無遮掩地暴露了出來!

看着被抓住手腳按在床上的姐姐,滿臉驚恐和羞憤地尖叫着,豐滿的乳房隨着身體的掙扎猛烈地搖晃着,茂密的芳草地和下面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眼前!尤其是剛剛遭到蹂躪的肉穴,略微紅腫着,周圍還殘留着死黨留下的精液,妖艷地閃閃發光。

阿川好像失去了思考的木頭人一樣,兩眼直直地落在林丹不斷掙扎扭動着的身體上,下意識地舔着乾燥的嘴唇。他現在的頭腦里已經一片空白,理智瀕臨崩潰的邊緣,眼前的看見的似乎只是一個被剝光了衣服按住手腳等待男人蹂躪的美女,而不是自己的親姐姐。

看見阿川滿臉漲紅,雙手緊緊握成拳頭,兩腿之間也明顯地突出來的樣子,林丹又是一陣慌亂。自己已經被兩個粗魯的少年輪暴,如果再遭到自己親弟弟的姦汙?!林丹不敢再想下去,絕望地尖叫起來∶“阿川!!我┅┅我是你姐姐!你┅┅”

林丹的慘叫突然中斷了,阿進拿起丟在一邊的林丹被撕破的內褲塞進了她的嘴裡。

“唔、唔┅┅”林丹被堵住了嘴,驚恐地睜大着眼睛,滿臉通紅地掙扎着。

一個苗條美麗的女人一絲不掛地被按住手腳、堵住嘴巴,在床上劇烈地掙扎扭動着,性感的乳房和大腿一片雪白地搖曳着,再加上充滿羞憤和驚慌的表情,這幅無比淫褻和暴虐的景象使阿川最後的一點理智也決口了!他突然閉上眼睛,飛快地脫掉自己的衣服,嘴裡發出野獸一樣的嚎叫,撲向了在床上不停掙扎的林丹。

“唔!┅┅”林丹在一片無比的絕望和驚恐中,清晰地感覺到阿川堅硬火熱的肉棒穿透了自己的身體!在一種巨大的羞恥和悲憤中,她整個身體突然僵硬起來,掙扎着抬起頭,清楚地看見自己的弟弟正趴在自己的身上,嘴裡沉重地喘息着,使勁地在自己兩腿之間那悲哀的肉穴里抽插着!

林丹被內褲堵住的嘴裡發出一陣含糊地長長的哀鳴,頭腦中剎那間變成了一片螞仁活

被兩個粗野的少年和自己的弟弟輪姦了的林丹,此刻好像痴獃了一樣,臉朝下趴在床上,手腳軟綿綿地伸開着,一動不動。

阿光坐在她身邊,用手大力地揉捏着林丹豐滿結實的屁股,兩個雪白的肉丘在放肆的手下不斷被變換着形狀。

阿川也獃獃地站在房間的角落裡,他似乎意識到了自己做出了多麽可怕的事情,竟然粗暴地強姦了自己的姐姐?!

阿進在阿川的身邊,嬉皮笑臉地安慰着心有不安的少年∶“阿川,沒關係!你就當是幹了一個不相識的小妞嗎!怎麽樣?你姐姐的身體很棒吧?幹起來是不是很來勁?”

阿光也說著∶“是啊!你姐姐也覺得很受用呢!是不是?”

他突然使勁將林丹赤裸的身體翻過來,悲辱交加的林丹面無表情,甚至連眼睛都沒有轉動一下,只有豐滿的胸膛在微微起伏着。

三個少年已經在林丹美妙的身體上發泄了好久,但年輕人的體力總是很好,現在看到林丹羞憤欲絕的樣子,阿進忽然感到身體又開始發熱了。他眼睛一轉,忽然走到林丹跟前,抱起赤身裸體的女人,拖到了床頭。

林丹現在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她以為這個少年又要對自己施暴,心如死灰的林丹根本沒有反抗,任憑阿進把自己拖了過去。誰知阿進卻拿起了床頭上的電話,狡詐地眨着眼睛對林丹說∶“姐姐,你給你那個美女同事打個電話,叫她來這裡接你走吧!?”

“哦?”聽見“美女”這個詞,阿光的眼睛立刻瞪了起來,也開始又有了一股躍躍欲試的慾望。

林丹則突然一驚,她知道這個少年指的是上午見到的女偵探易紅瀾,看見他們滿臉的壞笑,林丹立刻醒悟過來∶“你、你們都已經把我┅┅還要干什麽?”

“嘿嘿,沒什麽!實話說吧,上午那個美女我們也想弄來玩玩!”

“不行!你們休想讓我騙紅瀾姐!”

“哼,不合作?”阿光不知道那個什麽“紅瀾姐”是誰,但看阿進的態度,一定也是個絕色美女。現在這些少年的身體里只有獸性的慾望在燃燒着,全顧不得什麽後果了!阿光獰笑着就要撲過來,林丹又是驚恐又是悲憤地尖叫着。

“等等!”那邊的阿川突然說話了。

“我來打這個電話!”阿川說著走到床頭。

“姐姐,說實話,你那個老闆易紅瀾我早就想上了!今天我索性連她也一起弄到手!”阿川好像變了個人,惡狠狠地說著拿起了電話。

“阿川!你、你怎麽會┅┅你不是我弟弟!你是禽獸!”林丹歇斯底里地叫着,就要撲過來和阿川搶電話。

“夠了!你省省吧!”阿川滿臉猙獰地將姐姐推倒在床上,阿光和阿進早就上去,用繩子將喊叫掙扎的林丹捆了個結結實實,又用那破內褲堵住了她的嘴。

林丹叫不出來,手腳也被捆得一動不能動,只能是在床上不停扭動着,眼看着阿川鎮定地拿起了電話┅┅

(下)

都已經快十點了,突然接到林丹的弟弟阿川打來的電話。電話里的少年阿川的聲音顯得緊張而驚慌,要自己趕快到北山的別墅區去接他和林丹。放下電話,易紅瀾心裡不禁升起一絲擔心。她隱約覺得林丹和她弟弟很可能遇到麻煩了,否則林川怎麽會那麽緊張?

易紅瀾考慮再三,她決定給丁玫打個電話∶“您好,我是丁玫。現在我正在外出,有事請留言。嘀┅┅”

“丁玫,我是紅瀾。我現在要出去找林丹,如果明天早上我還沒回來,你就去北山的別墅區找我們!”

放下電話,易紅瀾趕緊開始換衣服出門。她找了一條牛仔褲穿上,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皮夾克,又穿上一雙運動鞋,然後出門開上自己的汽車朝着阿川說的別墅區而來。

遠離市區的北山,在晚上顯得十分安靜,易紅瀾把車停在阿川說的那個停車場,然後走了出來。

將近午夜的山區吹起了陣陣涼風,女偵探易紅瀾雖然換上了皮夾克,還是覺得渾身一陣陣發冷,烏黑的長發被吹得飄了起來,她微微哆嗦着,抱緊雙肩朝四周張望着。

四周一片寂靜中,只有遠處的別墅里亮着幾點燈光,根本沒有林丹和她弟弟的影子。易紅瀾心裡不禁開始嘀咕起來,難道林丹真的出事了?職業的本能使易紅瀾覺得周圍似乎有危險存在,她警惕地朝身後的那片樹林看去。

就在女偵探回頭的一瞬間,突然兩台摩托車閃電一般從樹林里竄了出來!雪亮的車前燈光直射在易紅瀾的臉上!易紅瀾被照得趕緊 起眼睛,只見兩個穿着一身皮裝,矇著面的少年正騎在摩托車上,一左一右地停在自己面前。

易紅瀾立刻意識到自己遇上了不良少年,看來他們要找自己的麻煩!看他們騎着摩托車的樣子,易紅瀾忽然想起了上午將林丹帶走的那個少年,面前這兩個少年中,左邊那個稍微瘦弱一點的少年的身形似乎和上午的那個少年很相似!女偵探稍微注意一下四周,似乎這兩個少年並沒有同夥。

“大美女!這麽晚來這裡干什麽?是不是來找我們玩玩的?”那個壯實一些的少年放肆地用車前燈照在易紅瀾嬌美的臉上,笑着問。

易紅瀾沒理會他,轉向另外的那個問∶“林丹呢?”

那少年似乎吃了一驚,轉而對同夥說∶“阿光!別羅嗦了,動手吧?!”說着,兩個少年發動了摩托車,朝着易紅瀾沖了過來!

易紅瀾站好腳步,眼看摩托車衝到面前,忽然一貓腰,從兩台摩托車之間穿了過去!

兩個少年撲了個空,也馬上掉轉車頭。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突然拿出兩根繩子,各自用手纏住一端,然後發動摩托車,又朝女偵探撲來!

易紅瀾見此,知道再不能客氣了。她集中注意力,看着衝來的摩托車,突然身體一扭,敏捷地躲開纏向自己的繩索,並飛快地一腳踢出,踢向了那個瘦弱一些的少年!女偵探修長勻稱的美腿准 地踢在那少年的後背上,那少年“唉呦”一聲,從摩托車上栽了下來!他手裡的繩索幾乎把另外一個少年也拉了下來!

易紅瀾趕緊躍到摔下摩托車的少年跟前,飛起一腳將剛要爬起來的少年又踢了個仰面朝天!她剛要過去抓起倒在地上的少年,忽然覺得背後一陣風聲,一道冰涼的鋼索纏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女偵探心裡按叫不好!她趕緊用手抓緊在自己脖子上越纏越緊的鋼索。隨着身後一陣摩托車的轟鳴,易紅瀾被鋼索拉倒在地上!倒在地上的易紅瀾抬頭看見那個壯實的少年手裡緊緊抓着鋼索的另一端,一陣奸笑中發動摩托車,拖着倒地的女偵探朝着樹林里駛去!

冰涼的鋼索纏在脖子上,易紅瀾只覺得呼吸困難,她的身體被拖拉在地上。眼看着那個殘忍的少年拖着自己朝樹林里飛馳,易紅瀾雙手抓緊纏在脖子上的鋼索,艱難地躲避着迎頭撞上來的樹木。

忽然她想起一個主意!

女偵探使勁抓牢鋼索的一端,在自己被拖過一棵樹時,猛地伸出腿,用腳腕死死地鉤住樹榦!一陣劇痛從鉤住樹榦的腿上傳來,易紅瀾咬牙用力抓緊手裡的鋼索,使勁一拉!前面飛馳的摩托車上的少年被易紅瀾硬是給從車上拽了下來!

不等他從地上起來,易紅瀾已經跳了起來!她抓着手裡的鋼索用力一拉,將那個少年拖了過來,緊接着就是一腳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那少年一聲慘叫,鬆開手裡的鋼索,順勢滾到一邊。易紅瀾也將纏在脖子上的鋼索解開,擺好姿勢,盯着對面已經站起來的少年。

那少年顯然沒有想到易紅瀾有如此身手,站在女偵探對面的姿勢顯得有些緊張,面罩下的眼睛里流露出畏懼的神色。

“林丹在哪兒?”

那少年一陣沉默,忽然轉身就朝倒在地上的摩托車跑去!

“想溜?沒那麽容易!”易紅瀾緊追幾步,飛身躍起,修長的雙腿彈起像剪刀一樣,准 地夾住那少年的脖子,將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少年見無法逃脫,轉身爬起來。

“臭娘們,我和你拼了!”

易紅瀾輕蔑地看着張開雙臂撲過來的少年,輕鬆地躲開對手的拳頭,順勢一記肘拳打中他的肋下!不等慘叫的少年反應過來,易紅瀾側過身,右臂夾住他的脖子,抬起右腿用膝蓋重重地頂在他的胯下!

易紅瀾實在是恨這個少年年紀不大,卻能使出用鋼索勒自己脖子這種狠毒的手段!所以她下手也一點不輕!

眼看對手已經慘叫着,捂着胯下栽倒在地上蜷縮成一團,徹底失去戰鬥力。易紅瀾這才鬆了一口氣,她此時才注意到自己剛才被在地上拖着時,皮夾克和牛仔褲都已經被劃出好幾個口子,大腿上也被劃破幾處。她一把揪起那少年,拖着痛得不停慘叫的少年走出樹林。另外的那個傢伙此時已經不知去向,想必是溜掉了。

易紅瀾從地上拾起那兩個少年剛才丟下的繩子,轉身將自己的俘虜的雙手用繩子捆在背後,然後將那少年拉起來,摘下他臉上的面罩。那少年此刻雖然已經痛得五官抽搐,但臉上還是一副凶蠻的表情,兩隻大眼睛狠狠地盯着將自己制服的女偵探。

“帶我去找林丹!”

“什麽林丹?我不知道!”

“還裝傻?”易紅瀾看着那少年惡毒的目光,一陣厭惡,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快帶我去!!”

那少年咬牙不做聲,猶豫了一會,轉身朝着別墅區里走去。易紅瀾手裡抓着捆住少年雙手的繩子,跟着他走去。

易紅瀾押着少年來到一棟別墅前,那少年來到門口時說∶“那姐弟倆就在里面,你進去吧!”

易紅瀾瞪了他一眼,打開門推着少年一起走進來。

“林丹!林川!你們在哪兒?”女偵探站在寬敞的大廳里喊着。

“紅瀾姐!”

易紅瀾回頭,只見林川滿臉的委屈,從一間屋子裡走出來。

“林川,你們沒事嗎?”

“紅瀾姐!”林川好像要哭了似的,張開雙臂朝易紅瀾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