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姐妹花之童黨

(上)

在南卓的市郊,一座清靜的山林前面有一片別墅,這裡是一個靠近公路的高級住宅區。

其中離公路最遠、靠着山腳的一棟小別墅里,三個十六、七歲的高中生正在客廳里抽着煙、看着影碟。從外表就可以知道,這三個少年肯定是屬於令老師頭痛、令同學反感的那種不良少年。客廳里因為他們吸煙而煙霧繚繞,空氣中好像還充滿着大麻的氣味,而電視里正播放的也是來自歐美的火爆的成人電影。

電視里金髮碧眼的美女放蕩的淫叫和妖冶的肢體動作使三個剛剛發育成熟的少年都瞪大了眼睛,下意識地舔着自己乾燥的嘴唇,不知不覺支起了帳篷。

一個光着上身,手臂上紋着一隻鷹頭,身材魁梧的少年看着看着突然“啪”地一下將電視關了。

“哎!光哥!你干什麽?!”一個似乎年紀稍微小一點、有些瘦弱的少年叫了起來。

“阿川,那還用問?阿光又看得受不了了,想去做了?!哈哈。”那個長得比較文靜,個子很高的少年笑了起來。

“哼!阿進,你他媽的難道就光看就爽了?”文身的少年罵了一句,忿忿地躺在了沙發上。

“媽的!現在街上出來做的不是太丑、就是太老!真沒胃口!”阿光躺下了還在罵個沒完。

“阿光,你有本事就弄來一個良家婦女!讓我們也跟着沾點光?”那個阿進撇着嘴譏笑着。

“你以為我不想??”

“可┅┅可弄不好人家要告我們強姦,要坐牢的!”阿川說著。

“哼,那些女人多半怕丟人不敢找警察的!而且我們都還沒到十八歲,【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就算抓住坐兩天牢,也未必就比在學校念書倒霉!”阿進陰陽怪氣說著。

“行了!阿進,你家裡有錢,出了事找個好律師就可以出來!我們呢?”阿川還說著。

“嘁!膽小鬼!”阿進白了他一眼。

那個文身的少年此時忽然“呼”地一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怎麽?阿光,要動手了?”阿進說著。

阿光忽然瞪着眼睛,用一種陰森的眼神看着阿川說∶“阿川,我記得你有個姐姐,長得挺水的!弄來給我們玩玩?!”

阿川驚得直往後退。“光哥,那怎麽行?你是開玩笑吧?”

阿進忽然攔住了他,奸笑着說∶“阿川!別那麽假裝正經了!你不是和我們說過,你經常偷看你姐姐洗澡嗎?還說有兩次你差點就忍不住了?!再說,你姐姐又不是處女吧?就當玩一回唄?沒準她還樂意呢!”

“不行!我姐姐可不是那種人!”

“什麽是不是?你怎麽能知道呢?現在的女人越是假裝正經的,干那事越來勁!放心吧,阿川,我們就干這一次!”

“┅┅”阿川又緊張又害怕,不知道該怎麽說。

阿光忽然走過來,一把抓住阿川的衣服,惡狠狠地看着他。“阿川!你忘了上次你惹的禍、土龍他們說要廢了你,要不是我出面替你攬下來、阿進替你賠了錢、你小子現在還能好好地站在這兒嗎?”

“光哥,我、我┅┅”

“對呀!阿川,你這幾年花了我不少錢!咱們是兄弟,我不和你計較!可上次的事要是讓土龍他們知道其實是你做的,那你可就麻煩了!”

阿進不急不忙的話使阿川緊張得汗都流下來了,渾身竟然哆嗦起來。

阿光鬆開他,拍拍阿川肩膀說∶“阿川,別害怕!只要你還當我們是兄弟,我就一定罩着你!誰也別想欺負你!可是┅┅”

阿進見阿光已經動搖了,趕緊接著說∶“阿川,你別害怕!我們保證不傷害你姐姐!完事後你也勸你姐姐想開點,就當大家玩一場!怎麽樣?”

阿川猶豫了半天,看着他這兩個好朋友又是期待、又是威脅的表情,終於咬咬牙,一狠心說道∶“好吧!就答應你們!可是就這一回呀!!”

阿光和阿進哈哈大笑,阿進過來摟着阿川的肩膀,說∶“好兄弟!我們答應你,就一次!!來,我告訴你該怎麽說┅┅”

女偵探易紅瀾的事務所里,剛剛送走了一個客戶的易紅瀾,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易紅瀾拿起電話,聽了一下沖門外喊∶“林丹!你的電話!”

很快,一個中等個頭、身裁苗條、戴着眼鏡的姑娘走了進來。她就是易紅瀾的女助手--林丹。

林丹今年二十一歲,是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她名義上是易紅瀾的助手,其實就是她的秘書而已。平常的主要工作就是替易紅瀾接待一下客戶,並不和女偵探一起出去偵察破案。因為林丹不像易紅瀾有一身好功夫,這方面她和平常女孩沒什麽區別。

林丹長相清純甜美,雖然沒有易紅瀾那樣明艷照人,但也足可算是美貌了。而且林丹的身裁十分勻稱,雖然沒有易紅瀾胸部那麽豐滿得醒目,但凹凸有致的玲瓏曲線也足以自傲。

林丹進來拿起電話,聽了一會臉色有些發白。

等她撂下電話,易紅瀾關切地問∶“怎麽?你弟弟又惹麻煩了?”她已經聽出是林丹那個不爭氣的弟弟林川。

林丹臉上又是氣憤又是擔心∶“紅瀾姐,阿川沒說什麽事,只說有些麻煩,要我趕緊過去!”

“去哪兒?”

“他沒說,一會他的朋友過來接我。”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一輛摩托車來到事務所門口。一個個子瘦高,相貌文靜的少年走了進來。看見等着的林丹,那個少年立刻滿臉微笑走過來∶“您是林川的姐姐吧?還記得我嗎?我是阿川的好朋友曾進。”

林丹知道這個曾進和阿川經常在一起,也不是什麽好學生。她焦急地問道∶“我弟弟怎麽了?”

“啊,姐姐你別緊張,他沒什麽事!就是磕破點皮,正在我家裡呢!”曾進說著,忽然看見一旁站着的易紅瀾,立刻被美麗成熟的女偵探吸引住了,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易紅瀾豐滿的胸前。

“討厭的小鬼!”易紅瀾心裡暗暗嘀咕着,輕輕白了他一眼。曾進趕緊把目光移開,對林丹說∶“姐姐,咱們走吧?”林丹焦慮地隨着他上了摩托車。

“林丹!小心點!!”望着飛馳而去的摩托車,易紅瀾喊着。

摩托車來到郊外的別墅前停了下來。林丹急忙從車上下來,就往別墅里走。曾進跟在後面,臉上露出一陣奸笑。

進了別墅,曾進立刻把門鎖上。林丹根本沒注意自己身後的少年在干什麽,只是問∶“我弟弟呢?”

“姐姐,他在樓上呢!”

林丹立刻邁步上樓。她這天穿着一身粉色套裝,白色的弔帶絲襪,腳上穿着一雙黑色高跟鞋。林丹急忙上樓時,曾進在後面偷偷低頭往上看∶從林丹粉色的套裝短裙下面,竟然能看見露在絲襪外的一截雪白的大腿,還有那可愛的白色內褲!曾進看得身體一晃,差點就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他強壓着內心的衝動,緊跟着林丹上了樓,指着自己的卧室說∶“姐姐,阿川就在裡面!”

林丹推開卧室的門,只見一個人正矇著頭躺在寬大的床上。她急忙過來拽開被子說∶“阿川!你是不是┅┅”

林丹的話剛說了一半,忽然愣了!原來床上躺着的是一個身材結實,而且有紋身的少年!

“你!┅┅”林丹驚訝地指着床上的少年,回頭來看曾進。

曾進此時已經將門反鎖,一臉怪笑地走過來。床上的阿光也“呼”地一下跳起來,走近不知所措的林丹。

林丹看着兩個少年滿臉不懷好意的笑,從前後朝自己逼來,立刻好像意識到了什麽。她驚慌地倒退着,說∶“你們┅┅我,我弟弟呢?你們要干什麽?”

“姐姐,阿川現在好得很!你不用為這個小子操心了!”阿進奸笑着。

“那、那你們要我來干什麽?別過來!!”林丹看着兩個少年,突然一陣慌張,猛地朝門口衝去!

“姐姐,別跑呀?陪我們玩玩!!”阿光說著,衝過去一把攔腰從後面抱住了林丹。

“放開我!你們、你們兩個小混蛋!救命啊!!”林丹掙不過身強力壯的阿光,兩手拚命亂抓着,大聲叫了起來。

“阿進,快過來幫忙!”

阿進過來抓住林丹修長的雙腿,和阿光一起將驚叫着的女郎摔到了床上。兩人一邊脫着自己的衣服,一邊撲了上來,說著∶“姐姐,別叫!咱們一起玩玩!別叫!別亂動!!”

林丹此時見兩個少年已經脫了衣服撲過來,自己的擔心已經將要成為事實,更加害怕。她使勁推着撲上來的少年,手腳亂抓亂踢。

阿光被林丹一腳踢在了肚子上,立刻“唉呦”喊了一聲。“該死的!這麽不合作?!”他惡狠狠地罵著,將剛要坐起來的林丹一把推倒,狠狠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林丹一聲驚叫,又摔倒在床上。

“阿進!這個小妞太不老實!快拿繩子來!!”

阿光死死地用身體壓在掙扎反抗着的林丹身上,阿進從床下拿來早就準備好的繩子。兩個少年將不斷反抗着的林丹翻過來,將她的雙手用繩子緊緊地捆在背後,然後又將林丹轉過來。

“阿進,抓住她的腿!捆到床上!”

兩個人各抓住林丹一條腿,使勁分開,用繩子將林丹的雙腳分別捆在了大床一端的欄杆上。林丹使勁扭動着身體,雙腿亂蹬着,可還是抵不過兩個少年,兩腿終於被大大地分開,綁在了床頭的欄杆上。

兩個少年此刻看着終於被自己制服並捆綁在床上的美麗女子,心裡不禁狂跳不已。

林丹躺在床上,雙腿被分開捆在床頭,雙手被反綁在身體下面,正喘着粗氣不停扭動着成熟美麗的身體,驚慌失措地喊叫着∶“你們快放開我!你┅┅你們不能這樣,懂嗎?快把繩子解開!”

她因為剛才的一番掙扎,身上的衣服已凌亂不堪。短裙已經卷到了大腿根,露出了裡面雪白細嫩的大腿和白色的內褲;上衣也在撕打中被掙開,裡面的襯衣已經從短裙里扯了出來,一截纖細雪白的腰肢暴露在外面;再加上凌亂的頭髮和微紅的俏臉,整個人充滿了誘人犯罪的嫵媚和艷麗。

兩個少年看着眼前這個美麗成熟的女郎,都感覺渾身發熱,喘息沉重。

“姐姐,和我們玩玩吧!幹嗎這麽反抗呢?還要我們把你捆起來,那多難受啊?!”阿進說著伸手來摸林丹暴露出來的內褲底下那微微鼓起來,柔軟溫暖的部分。

“啊!住手!你們、你們這是強姦!是犯罪!”林丹絕望地尖叫起來,一想到要被兩個和自己弟弟一樣大的少年捆綁起來強暴,林丹就覺得羞憤難當,拚命掙扎着,扭動着苗條美妙的身體反抗起來。

兩個少年不理會林丹的反抗,阿進繼續隔着內褲撫摸着溫暖的陰戶,阿光則乾脆爬到床上,解開了林丹的上衣和襯衣,露出裡面纖巧的弔帶胸罩。粉色的胸罩邊緣露出一片令人目眩的雪白,阿光瞪大了眼睛,伸手進胸罩里,立刻觸到了一團軟綿綿的肉團。

“啊,不要啊!求求你們,啊,哦,放開我!”林丹滿臉羞紅,幾乎要哭出來了,不斷扭動着身體哀求着。

“我受不了了!”阿光突然嚎叫起來,他猛地將林丹的上衣和襯衣順着圓潤的肩膀扒下來,褪到可憐的姑娘的背後,然後將胸罩推到乳房上面,立刻兩個豐滿晶瑩的肉團跳動着暴露出來!

“啊!┅┅”林丹一聲哀鳴,羞恥地閉上眼睛,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

阿光貪婪地盯着兩個雪白挺拔的乳房,上面兩個嬌小鮮嫩的乳頭因為羞恥和緊張竟然微微挺立起來。他顫抖着手開始輕輕揉搓着林丹赤裸的乳房,接着低頭用舌頭舔起兩個纖巧的乳頭。

林丹半裸着身體遭到少年的進攻,既感到羞恥又無法反抗,知道現在叫喊和哀求都已經無濟於事,只有“嚶嚶”地抽泣着,心裡一陣絕望和悲哀。

“好了,大姐,不要再假裝正經了!你這裡都已經快濕了!”正輕揉着林丹的下身的阿進忽然感到自己手指觸到的溫暖的花瓣已經微微潮濕起來,於是輕拍着林丹豐滿細嫩的大腿,笑着說道。

“不是!你們、哦,啊!沒有啊!”林丹也對自己的身體竟然在兩個少年粗暴的對待下也會出現反應而更加羞愧,她拚命搖着頭,不停地抗拒着。

“哼,還嘴硬?”阿進奸笑着伸手拿來一把剪刀,將林丹的內褲剪破撕了下來!立刻,誘人的陰部全部暴露出來。林丹感到下身一涼,眼看着最後的防線已經被突破,一陣驚恐和羞恥,差點昏了過去。

“姐姐的下面好肥呀!嘖嘖,真漂亮!顏色還是嫩紅的呢!一定不經常被男人干吧?”阿進嘴裡說著,兩手不停地在嬌嫩的花瓣周圍撫摸着,輕輕擺弄着有些凌亂的烏黑的陰毛。

“快住手呀!哦,不要在動了!嗚嗚嗚┅┅”林丹感到被少年玩弄的陰戶一陣陣抽搐,一種熱流不斷湧上來。在兩個少年粗魯的蹂躪下,她幾乎要崩潰了,渾身顫抖着哭泣起來。

阿光正用牙齒輕輕在豐滿的乳房和已經硬起來的乳頭周圍咬着,雙手還不停地在被捆綁於床上的林丹身體上亂摸着。一陣陣疼痛和羞辱的顫慄襲擊着林丹,她緊咬着牙,不讓羞恥的呻吟從嘴裡漏出,被繩子捆着的四肢不停抽搐着。

“呀!阿光,快看!這裡流水了!”阿進忽然發現有幾滴晶瑩的水滴出現在嫩紅的花瓣里,正緩緩地順着肥嫩的陰唇邊緣流了下來。

“唔,這個美女發騷了!看來是請求我們來插她了?!”阿光手忙腳亂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早已經怒挺起來的肉棒爬到林丹身邊。

看見少年烏黑粗大的肉棒,林丹心裡一陣慌亂和絕望,最可怕而屈辱的事情--被人強姦就要發生在自己身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歇斯底里地哭叫起來,手腳和身體拚命掙扎∶“啊!啊!壞蛋!快離開、別動呀!啊!┅┅”

隨着“噗吱”一聲,阿光不理會拚死掙扎哀求的林丹,緊緊按住幾乎全裸的美妙肉體,終於將自己的肉棒對準不斷翕動着的小肉穴扎了進去!

“啊!┅┅”林丹發出一聲長長的尖銳的哀鳴,一陣猛烈的裂痛伴隨着被強暴的巨大恥辱感一起衝擊上來,她終於再也支持不住了,頭一歪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