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變態的亂倫俱樂部

高華哼了一聲,放下腳,冷不防一腳踢在她小腹上,高跟鞋又尖又硬,這一下踢的不輕,她只來得及哼了一聲,身子向前屈下,冷汗立刻流出,面色發青。高華猶如不見,逕直走向班台後面的椅子上坐下。好一會兒她才緩過氣來,在地上跪著走過來。

「舒服嗎?」

「舒服,謝謝嫂子!」

「哼,滾一邊沙發上去,自己摳一會兒屄。喂,你們幾個,過來輪奸我。」

一直在一旁發抖的男人們,早就認識這位元董事長的嫂夫人,聽到召喚,如獲至寶似的跑過來,大獻殷勤。

後來高華又讓小姑子找來十多個男人,一直肏到半夜。高華最後是讓小姑子親自送回家,整個過程,高華都是處於高度興奮不能自己的狀態,一直到家裡還一直大喊著肏我肏我。她的屄整整腫了三天,屁眼被肏脫了肛,稍一用力大腸頭兒就會掉出來,喉嚨讓雞巴捅的說不出來話,連飯都吃不了,只能喝些流食。

高華想到這兒,屄裡癢得越發受不了了,騷水順著大腿往下淌,她急忙跪在兒子的面前,一口叨住兒子的雞巴就裹了起來。小峰知道她騷得受不了了,抱著媽媽的頭就把她的嘴當做小屄肏了起來。

一通猛幹之後,小峰的情緒也被調動起來,想起來到這裡的目的,一把揪住媽媽的頭髮,把她的臉拎起來,道:「媽媽,我要拉屎了。」

高華興奮地叫著:「拉,好兒子拉屎給媽媽,媽媽要吃你的屎喝你的尿。」說著,坐在地上,仰起臉,讓兒子的屁股能夠叉開腿半蹲著騎在自己的臉上,她一手握著兒子的雞巴,一手按在兒子的屁股後,使他的屁眼兒正好對準她的嘴。

小峰漲紅了臉,肚子一用力,先是「撲」的一聲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屁,媽媽急忙深吸一口氣,「好兒子,你放的屁真好聞啊!」話沒說完,就見兒子的屁眼兒漲開了,一個黑褐色的大便頭從屁眼裡擠了出來,越來越長,顏色也開始變黃。

高華張開嘴含住了大便的頭,好粗,乍一看去,倒像是一根雞巴似的,味道自然是大便的那種惡臭,但在高華的眼裡和嘴裡卻是香甜的,這種屎臭味刺激了她心裡的淫穢願望,她開始嘴嚼,這一嚼,屎臭味更濃了。第一條大便終於都出來了,高華也吃掉了半截。此刻,她用按著兒子屁股的那只手,把餘下的半條屎接住,剛想細看一下,撲撲又是兩聲屁響,兒子的屎又拉了出來。

高華嘴裡全是兒子的屎,牙齒內外全糊滿了大便,她來不及細嚼慢嚥,又張開嘴迎接兒子的第二次泄出,同時把手中的屎抹在乳房上。

這一次小峰的大便沒有那麼粗了,顏色也淺多了,但量卻加大了,並且速度加快,辟裡撲隆只幾下,大便就堆滿了媽媽的臉。然後進入最後的排盡階段,隨著他的用力,不時地從屁眼裡擠出一小塊,或一小條屎。

直到此時,高華才有機會用手把罩在眼睛上的屎扒開,她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高高堆在鼻樑上和嘴巴上的大便,高華如同做美容面膜一樣,把兒子的屎塗抹在整個臉上,兩個乳房也塗滿了,又把多餘的屎放進嘴裡津津有味地吃著。

「兒子啊,媽媽在吃你拉的屎,媽媽騷不騷呀?」

「媽,你太騷了!你是我看見過的最騷的女人,我原來以為姥姥和姑媽就很騷了,沒想到和媽媽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啊!」

「好兒子,從今天起,媽媽對你有一個要求。」

「你說,兒子什麼要求都答應你。」

「謝謝兒子,媽媽要你從今天起,每天都要拉一泡屎給媽媽吃,撒一泡尿給媽媽喝。」

「行倒行,不過在家裡,爸爸和姥姥、姑媽他們未必喜歡啊?」

「放心吧,我保證沒問題,說不定她們還要和我搶屎吃呢?你姑媽就不止一次地喝你爸爸的尿。我還聽說,你姑媽在公司裡騷勁一上來,就叫幾個男員工一齊往她的身上尿尿。」

「至於你姥姥那就更不用說了,告訴你吧,你姥爺沒死之前,我也沒嫁給你老爸的時候,我和你姥爺在家裡從來不用上衛生間,不管什麼時候,在家裡的什麼地方,只要有屎有尿馬上就拉就尿,要是穿褲子就拉在褲子裡,穿褲衩就拉褲衩裡,什麼也沒穿就直接拉,願意蹲著就蹲著,有時候乾脆就站在那兒拉。你姥姥總是跟在後面收拾。」

「有一次全家正在吃飯,我突然有了便意,就一邊吃,一邊翹起屁股拉在椅子上,然後用屁股在椅子上蹭,你姥爺和你姥姥一邊一個過來,用小湯匙把我的屎刮起來,然後放在米飯裡拌著吃,啊,那情景真是太淫穢了。」

「啊,原來這樣,那就沒有問題了。但是,媽媽,你吃過自己拉的屎嗎?」

「當然吃過了。」

「可是,我怎麼不知道?也是你結婚前的事嗎?」

「結婚後也吃過啊!就是有你的時候也吃過呀!只不過不知道你是否喜歡,沒敢冒然讓你試,直到兩個月前的那一天,我才瞭解你也會喜歡這個的,看來,血緣的作用是不會錯的。」

「我和你爸爸常常趁你不在家的時候玩這個遊戲。你爸爸經常讓我用手接著自己拉的屎,然後放進嘴裡吃。你沒注意我總是洗床單嗎?差不多每天早上,你爸爸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我的身上拉屎撒尿,有時拉在我的乳房上,有時拉在我的屄上,拉完了就操我一通,然後才起床,而我就坐在被窩裡把屎吃掉,有時候吃上了癮,你爸爸拉的又不多,我就自己再拉一泡屎,然後象狗似的趴在床上吃屎。」

「還有一次,你爸爸把他的幾個朋友,就是你認識的張叔,王叔那些人叫到咱們家裡,讓我表演吃屎給他們看。最可氣的是你王叔,他讓我用陰道擴張器把屄扒開,然後就蹲著把大便拉在我的陰道裡,這回可真變成臭屄了,還不讓我馬上吃掉,要一點一點地摳著吃。」

「啊,操你媽的臭屄,這麼騷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下次我也要拉你的騷屄裡。我想撒尿。」

「撒吧,正好我吃得有些幹,你等一等。」高華走到桌子前端起一隻杯子,「兒子,別尿在我臉上,不然就把媽臉上的屎沖掉了,尿在杯子裡讓媽媽喝。」

小峰果然如她所說,尿在了杯子裡,高華興奮地端起來喝了一大口,叫道:「哇,兒子,你的尿越來越好喝了。」

她說著又從乳房上刮下一塊屎放進嘴裡,她一邊吃,一邊喝,還不忘了叮嚀兒子:「兒子啊,以後你吃飯的時候,要注意細嚼慢嚥,你看你拉的屎裡,還有食物沒有完全消化呢。這樣對胃消化不好,會影響身體的。」

高華連說帶吃,把臉上和乳房上的屎刮得差不多了,一大杯尿水也喝了個底朝上。

「別說,兒子,這大便抹在臉上,真好像有美容的作用,你看,糊在臉上的屎風乾之後,皮膚被繃得緊緊的,跟做的面膜沒什麼區別。過來,兒子,媽媽給你舔舔屁眼兒。」

小峰的屁眼讓媽媽舔得乾乾淨淨。

(八)

大廳裡的淫糜氣氛,有增無減。一個大約十二、三歲,發育得還不完全的小姑娘躺在一張圓桌上,兩腿大大的分開屈起,細嫩的小屄連一根毛都沒長,陰唇看上去有些紅腫,可能是被幹得太狠了。

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站在圓桌旁,向四周的的人介紹說,這是他的孫女兒,可以隨便操。

臺上的主持人王健和康莉小姐,均已是一絲不掛地主持著。王健的雞巴看上去屬於粗大的那種,像一挺巨炮似的豎立著,而康莉的小手正在這個「炮身」上前後擼著。

「康莉,人們這麼喜歡亂倫,你說是出於什麼呢?」

「我想可能是因為亂倫更能給喜歡性交的人帶來別樣的刺激吧?」

「你也喜歡亂倫嗎?」

「當然了,難道你不喜歡嗎?」

「我當然也喜歡。不過,我想問你一下,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亂倫的?」

「嗯,我喜歡亂倫其實並不太長。大概是一年前吧?當時,我和爸爸一起出差到上海,住進了一家星級酒店,因為當時是旅遊季節,酒店的床位很緊張,我們又沒有預定,去的時候只有一間房了,而且是兩人房,所以我們就住進去了,當時也沒怎麼想,畢竟是父女嘛,雖然覺得有些不方便,但也只好將就了。」

「那天晚上,我因為逛了一天,很累了,就睡了。誰知睡到半夜我突然被什麼聲音驚醒了,我本來要起來,卻發現聲音來自在對面的我爸爸的床上。那天晚上的月亮非常亮,而且恰好照在我爸爸的床那邊。我突然發現在我爸爸的床上不只是他一個人,還有一個女人,我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從哪裡來的,看上去年紀不大,差不多是我的年紀吧。」

「後來,我爸爸告訴我,他看我睡著了,就一個人出去想走一走,誰知才到酒店門口就遇上一個妓女,可當時我爸爸並不知道,就和她聊了起來。聊著聊著那女人就開始勾引我爸爸,我爸爸也是不到五十歲的人,自然抵受不住,本來說要再找個地方,可這酒店裡沒有房間了,而且我爸爸也不敢和一個不知底細的女人到外面去,況且上海是他第一次來,所以就只好又回到了我們的房間,好在看我睡得很熟,兩個就放起了膽,誰知還是把我吵醒了。」

「那你當時怎麼辦呢?」

「怎麼辦?我能幹什麼?只好裝著繼續睡唄。」

「能睡著?」

「唉,能睡著是假的。我仗著我睡的這邊處在黑暗裡,把眼睛偷偷地睜開看著我爸爸呼呼地操著那小婊子。那騷貨真是太騷了,兩條腿勾著我爸爸的脖子,後背都抬了起來,我爸爸象壓翹翹板似的在她的身上一下一下的操著,因為這個姿勢所以我能很清楚地看見我爸爸的雞巴在她的騷屄裡一進一出,這應該是我記事以來第一次看見自己親生爸爸的雞巴,很大很長。還沒跟你說過,我爸爸原來是搞體育的,身子棒著呢。」

「你看得興奮了?」

「是呀!這樣的活春宮本來就讓人受不了,更何況表演這個活春宮的居然是自己的親爸爸。我只覺得胯下的騷屄裡癢得抓心撓肺的,把床單都淌濕了。我受不了,就悄悄地伸手自己摸,後來乾脆就用手指往裡捅,不知為什麼我內心深處恨不得躺在爸爸身子下的是我,而不是那個臭婊子,就這樣我把那個女人想像成我自己,在心裡呼喊著操我,爸爸!」

「你沒有真的上去?」

「沒有,我現在想,如果我當時沖上去,爸爸一定會操我的。因為後來爸爸對我說,他早就看自己的女兒又性感又漂亮,如果不是心裡還想著我們是父女,早就把我按在地上強姦了。」

「那你們第一次怎麼發生的?」

「是第二天晚上。我依舊不到11點就上床睡了,不過這次卻是真的假睡。我把手伸進褲衩裡摸著小屄屄,偷偷地觀察著爸爸。爸爸好像睡著了一樣一動不動,我有些失望,而手淫帶給我的騷動卻越來越強烈。就在這時我發現爸爸背對著我的屁股動了一下,緊接著又動了一下,我仔細觀察,這一細看卻讓我的內心發出一陣狂喜。原來爸爸也在被窩裡手淫呢。」

「爸爸把被子夾在兩腿間,側著身子壓在床上,身子向上一聳一聳的。突然爸爸從床上翻過身來,向我這邊看來,我嚇了一跳,急忙閉上眼睛,手也不敢動了,兩個手指頭還在我的屄裡呢。」

「我停了一會兒,想起爸爸是近視眼,這麼黑的天,月光又是在他那邊,爸爸未必看得清我的眼睛。於是,我就慢慢地,像過一個世紀那麼長,把眼睛睜開了,啊,我看到了一幅什麼樣的畫面啊!我的爸爸已把被子從身上撩到了一邊,他的下身完全赤裸著,正在一邊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一邊手淫。月光下那種情景真是淫糜呀!」

「唉喲,我又不是你爸爸,幹什麼這麼用力擼我的雞巴呀?」

「啊,對不起,我想起來,就興奮得受不了。你不知道後來的事情更是讓我興奮。由於爸爸一直在看著我手淫,我雖然難受卻不敢動,屄屄裡難受極了。接著更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我爸爸竟然走下床向我這邊走來。

「我嚇得急忙閉上眼睛,感覺到爸爸的呼吸都要噴到我的臉上了。我知道他在看我是不是真睡著了。然後,我聽見爸爸喃喃自語:我的女兒,你真漂亮!爸爸真受不了了。你看看,爸爸的雞巴大不大,硬不硬?乖女兒,爸爸想操你,你想不想爸爸操你呀?」

「我的心裡回答著:想,爸爸的,女兒想爸爸操,爸爸你操女兒吧,還等什麼呢?把你那又大又硬的大雞巴,操進女兒的小屄屄裡吧,女兒的屄是為你而濕的。」

「我感覺到爸爸一邊看著我,一邊手淫,我甚至能聞到從爸爸的雞巴上傳過來的尿騷味兒。我終於盼到爸爸用手掀起蓋在我身上的被單,時間在那一瞬間好像凝固了,我聽到爸爸的呼吸越來越粗,一定是我的赤裸的下身和放在腿間手淫的樣子使他如此。」

「我聽到爸爸自語道:啊,原來我的女兒也在手淫啊!你手淫的時候心裡想的是爸爸嗎?爸爸可是想著你的呀!」

「我心裡說:『爸爸,你的女兒也是想著你的,想著你的大雞巴在摳屄。』我突然想讓爸爸更勇敢一些,於是,我假裝翻了個身,把手從屄裡抽出來,變成雙腿大開,仰天大睡的樣子。並且用手假裝乳房騷癢,伸進去把上衣解開搔了幾下,這一來我就變成完全赤裸。」

「你看,我的奶子是不是很漂亮?我爸爸當時一定是看呆了。我感覺到爸爸繞到我的床腳下,對著我的兩腿分叉處慢慢趴下來,我聽見他說:『乖女兒,你的小屄屄長得真美呀!啊,流了這麼多水,我的好女兒一定是騷壞了。讓爸爸來給你舔舔乾淨了吧。』我就感到爸爸的熱呼呼的嘴貼近了我的屄屄。」

「他開始親我的陰阜,舌頭舔著我的屄毛,接著爸爸就開始舔我的陰蒂。我在那一瞬間幾乎要控制不住地坐起來讓他操我……陰道裡一股騷水猛然噴出。我聽見爸爸嘖嘖有聲的吞咽聲,再也無法忍耐,就閉著眼睛裝著做夢的呻吟叫著:『啊啊,好舒服!爸爸操我!』」

「我知道這一句話出口,會怎麼樣。果然爸爸嚇了一跳,急忙起身看著我的臉,我依舊閉著眼睛叫著,然後又發出輕微的打呼嚕聲。爸爸真的以為我正在做夢,但我的叫聲和喊出來的爸爸二字,確實刺激他。」

「你真夠絕的,這樣子把你老爸會刺激得發瘋的。」

「是呀,我爸爸當然會刺激得發瘋,不然後來他怎麼操呢?」

「那就快點給我們講一講吧。大家都等得急了。」

「我爸爸當時看見我閉著眼睛,叫完之後還不時地發出輕微的呼嚕聲,可能以為我真的是在做春夢。不過,做春夢卻是和自已的爸爸,他自然非常興奮,同時更增加了他的信心,他開始大膽地摸我的奶子,同時把手指不停地插進我的騷屄,我再也裝不住了,伸手就抓住了他的雞巴擼了起來。

「我和爸爸在那一瞬間四目相對,兩個人都在幾秒鐘內全身上下一動不動,我知道該是我打破沉默的時候了,我伏在爸爸的耳邊悄悄地說:『爸,操我!』爸爸好像打了一個冷戰。緊接著,他就像發瘋一樣地開始操我。」

「我大聲地呻吟著,不停地鼓勵他:噢,爸爸,你幹得太好了!你的大雞巴真大、真粗,操得女兒真雞巴舒服。噢,親爸爸,操我呀!女兒的騷屄就是長給爸爸操的。」

「大概是生平第一次操自己的親生女兒,這種感覺太刺激了,他只操了我不到兩分鐘,就射了。從那以後的十多天裡,我和爸爸就完全放開了,每天除了不得不出去辦的事,餘下的時間就是躲在房間裡操屄,我爸爸越操越有自信,而我獲得的快樂就越來越多。無論在什麼地方,只要沒有別人,爸爸的雞巴就一定落在我的手裡。」

「你們回到家裡就沒有這麼自由了吧?」

「哈,正相反,我回家後不但和爸爸繼續操屄,而且還多了一個人操我。」

「多了一個人?」

「是呀,我哥哥呀!」

「那你的媽媽呢?」

「告訴你吧,事實上,我爸爸在上海操我的時候,我哥哥早已經操了我媽媽了。」

「啊,真是有其女必有其母。」

「不對,應該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的淫蕩是遺傳我母親的。其實,在我和爸爸操的時候,我母親早就勾引我哥哥了,而且,我喜歡受虐待的性傾向也是遺傳我母親的,她在家裡,總是象狗似的讓我爸爸和哥哥拴起來,光著屁股做家務事。我哥哥最能虐待她,簡直就不把她當人看,更別說是母親了,每天吃飯,她都不能上桌,而在光著屁股在地上趴著,我哥哥想起來,就把嘴裡正嚼著的食物吐在地上,讓她舔食。」

「你能上桌嗎?」

「有時能上,不過上的時候少,大多數也是像我媽似的在地上趴著。」

「啊,真是個淫蕩的家庭啊!」

*** *** ***

大廳裡的淫糜氣氛越來越濃了。幾乎所有來自不同家庭的母子,或父子,祖孫,兄妹都在操屄,這真是個淫穢、變態的超級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