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變態的亂倫俱樂部

中秀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了一眼,原來是妻子打來的。

「誰的電話?」

「是靜茹的。」

方蘭聽到是兒媳婦的電話,就說道:「問問她,我孫子回來沒有?」

中秀接通了電話。

「喂,是我。對,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是呀,我一直和媽在一起,對,哈,對,我剛肏完她。對,這老屄總是挨肏不夠。對了,你這次出去讓幾個雞巴肏了?才三個呀?過不過癮?好,媽讓我問你仲平回來沒?回來了?什麼?啊,這臭小子,他一直舔你屁眼哪。是呀,媽也舔我雞巴呢。行,讓仲平接一下。」

「兒子呀,你什麼時候從你大姨那兒回來的?是啊,你大姨怕又騷的不行了吧?對,你再肏她的時候多肏她的屁眼兒,對,她最喜歡人肏她的屁眼兒了。你奶奶呀,她正在舔我的雞巴呢,好吧,你等一下。」

中秀把電話遞給媽媽。

「你孫子要跟你說話。」

「還是我孫子惦記我。啊,大孫子啊,是呀,你爸爸肏了我一天了,奶奶的屄好舒服的,你想沒想奶奶屄呀?想呀,等我和你爸爸回去就讓你肏奶奶,好不好,乖孫子?對,使勁兒,呆一會兒把你媽媽肏死,對對,奶奶的屄永遠是乖孫子的,告訴奶奶,你媽媽的屄騷不騷呀?肏死她!好,給你媽媽吧。」

「啊,靜茹啊,你兒子肏你了嗎?對啊,中秀說你今天跟三個大雞巴肏,怎麼樣?什麼?真的呀?那趕明也介紹媽媽我認識一下,讓他們也肏肏我,行,你問問他們喜歡不喜歡肏老太婆,唉,不行了,就是老了,剛才我和中秀還說呢,對,你比媽媽強多了,你保養得好呀!啊,不用了,等一會兒,我們在這裡吃完再回去,對,你和仲平吃吧,好,等一下。」

老太太把電話交回給兒子。

「好,放心吧,我們再休息一會兒就回去。你也早點歇著,別讓仲平肏的太累了,好,再見!」

「仲平說他大姨怎麼的?」

「他說他大姨總讓他肏屁眼兒。」

「哈,這個騷貨,還是這愛好,當年你爸爸肏她的時候,她就喜歡讓你爸爸肏屁眼兒,有了兒子之後,還是經常讓兒子肏她屁眼兒。」

(六)

這時,有人敲門。一個頭帶白帽的,差不多二十多歲的裸體女僕走了進來,她謙恭地躬身站在床前。

「你好,夫人,先生,請問有什麼吩咐?」

二人這才想起剛才按鈴叫了服務。

「啊,請給我們拿一些啤酒和吃的,不要甜口的。」

「是,還需要其他什麼嗎?」

方蘭從兒子身上抬起身,伸手摸了一下小姐下身修剪得整整齊齊的陰阜。

「小姐,你來這裡多長時間了?」

「三個月了,夫人。」

「喜歡這裡嗎?」

「喜歡,主人和夫人對我們都很好。」

「噢,看來你很喜歡被人虐待?」

「是的,夫人。」

方蘭突然用力拉了一下她的陰毛,這位女僕痛得不由得叫了一聲,隨即露出笑臉,低聲道:「謝謝夫人。」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牡丹。」

方蘭轉過頭來,對兒子道:「怎麼樣,兒子,讓她在這兒伺候伺候你吧。你今天肏了一天媽媽的老屄了,換個口味玩玩吧。」

不等兒子回答,就轉過頭對牡丹道:「你去吧,先到總台打鐘,然後把吃的拿來。」

「是,夫人。」

牡丹鞠了一躬,向後退了幾步,帶上門出去。

「又搞什麼?你這個老騷屄,我已經有些累了。」

「放心吧,兒子,就是因為你累了,才讓她來伺候你呀。這裡的僕人都是經過特別訓練的,她來三個月了,已經算是老人兒了,一定是訓練有素的。」

這個騷老太婆摸著兒子的雞巴,愛惜地道:「它已經肏了我一天了,等一會兒就讓它享受一下小屄的滋味。」

方蘭叉開腿用手摸著自己的老屄,歎口氣道:「想當年它也是細嫩粉紅的,男人見了,都恨不得把它整個吃下肚去,你爺爺最喜歡把我抱在懷裡,像給小孩把尿似的,兩手托著我的腿彎,向兩邊掰開,把我的小屄當寶似的展示給家人或朋友們看,我當時也是非常自豪。你奶奶這時候總是在一旁把我的屄扒來扒去,向客人們解釋這是什麼,這怎麼樣,舔起來是什麼滋味,肏起來是什麼感覺。」

「你現在的屄也很好呀!」

「你別安慰我了,媽媽知道,現在我的屄無論在外觀還是在收縮力上都不行了。」

牡丹敲門進來,她手裡端著一個不銹鋼的盤子,上面放著啤酒和食物,她把東西放在床邊的桌子上,躬身站在床邊等候吩咐。

方蘭從床上下來,圍著牡丹轉了一圈,只見她豐乳肥臀,皮膚白嫩,突出的一點是,她的小陰唇非常長,而且肥厚,兩腿緊閉的時候,就能很清楚地看見。方蘭知道這樣的女人,生性都是很淫蕩的,她伸手摸向牡丹的腿間,牡丹順從地打開雙腿,讓她能夠順利地摸到自己的陰部。方蘭一摸之下,手指就變得濕漉漉的了,不覺笑道:「真是個小浪貨,還沒幹什麼呢怎麼就這麼濕了?」

方蘭把中指伸進了她的陰道裡,哼道:「也夠松的了,你什麼時候被人開苞的?」

「十三歲,夫人。」

「怪不得,坐到沙發上去。」

「是。」

「把你的腿叉開,舉起來放在兩邊,對,自己用手把屄扒開,好,自己先手淫一會兒讓我們看看。」

「是,夫人。」

牡丹開始自慰。

老太婆坐回到床上,把兒子花白的頭抱在懷裡。「小騷屄,你知道我抱著的這個老頭是什麼人嗎?」

牡丹已經開始興奮了,口中滋滋有聲,一雙小手拚命地在自己的屄上摳著,時不時地揉幾下早已經豎立堅挺的乳頭。「知道,夫人,他是您的兒子。」

「不要叫我夫人,叫我奶奶屄,他現在是你的爸爸,你現在開始叫,叫爸爸肏你,說你喜歡爸爸的大雞巴,願意讓爸爸肏你的小騷屄。」

「是,奶奶屄,啊,奶奶屄,讓你的兒子,我的爸爸來肏女兒吧,女兒的屄好癢啊,啊……啊……啊……爸爸,爸爸,我是你的親女兒,是你肏我媽屄才把我肏出來的,你再來肏肏你的女兒吧。啊,奶奶,求求你,讓爸爸肏我呀!」

中秀早已經興奮得血脈賁張,一根雞巴沖天炮似的向上豎立著,老太婆方蘭贊道:「好,乖孫女,叫得好,繼續叫,叫的越騷越好。小騷貨,你跟你家裡人誰亂倫?」

「最早是我爺爺,後來是爸爸和弟弟,再往後就誰都有了,叔叔,舅舅,還有表哥們。啊,不行了,我一說這些就受不了,啊,我的屄呀,奶奶屄,媽媽屄,啊啊啊,爸爸,爺爺,大雞巴快點肏我呀,肏我呀!」

「你奶奶騷不騷?」

「騷,不過我的爺爺,奶奶死了好幾年了,不然的話,他們也和您的歲數差不多。我奶奶沒有您長得豐滿富態,她很瘦,可以說是乾癟,我記得她的奶子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很長,一直耷拉到肚臍上,不過我哥哥喜歡,因為他總是把雞巴用她的奶子包著玩。我奶奶掉牙掉的早,那個屄嘴一癟一癟的,我哥哥和爸爸說,肏她的嘴就跟肏屄差不太多。她雖然瘦,屁股皮包骨似的,可屄卻很肥,尤其是陰唇特別長,可能我的陰唇長就是遺傳她的。」

「哼,我看你的騷勁兒也是遺傳她的。」方蘭罵道,走到一邊的牆上,從上面摘下一個塑膠的大雞巴,一條腿蹬在床邊擰動開關,那個塑膠大雞巴就轉動起來,發出嗡嗡的聲音。老太婆方蘭就把它塞進自己的陰道裡。牡丹看見急叫道:「給我,我也要。」

方蘭一邊抽插著,一邊罵道:「給你媽個屄,快點自己用手摳!兒子,你的大雞巴看起來好硬呀!你是不是想肏她了?」

「媽,我的雞巴好難受!你快點啜啜吧。」

「小騷貨,過來,裹裹你爸爸的雞巴!」

「好好,啊,爸爸,沒想到你這個歲數了,雞巴還是這麼硬,這麼粗,怪不得我奶奶這麼喜歡讓你肏!唔,唔,真好吃呀!爸爸,你摳摳女兒的屄吧。」

老太婆方蘭突然抬手重重地打了牡丹屁股一下,牡丹猝不及防,「嗷」的一聲叫了出來,隨即叫道:「啊,奶奶屄,使勁兒打你的孫女兒吧,爸爸你也打我吧,最好把我打死,啊,啊,好舒服呀!啊,我的屄腫了,啊,是什麼?啊,謝謝奶奶。」

原來,老太婆方蘭不知什麼時候又換了一根雙頭塑膠陰莖,一頭插進自己的屄裡,一頭插進了牡丹的屁眼裡,然後像個男人似的一前一後地肏了起來。

中秀這時也把雞巴插進牡丹的陰道裡,形成了母子二人共肏牡丹的情景。中秀肏了一會兒,突然引發了心中施虐的衝動,他拔出雞巴,轉到母親身後,伸手啪啪地抽打著母親的屁股。這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婆在兒子的手掌下興奮得渾身發抖,一種施虐受虐的雙重感覺,令她既享受著兒子的懲罰,又拚命地衝擊著身下的牡丹,長長的指甲狠勁地摳著牡丹的乳房。

中秀轉到兩人中間,抓住露在兩人性器外的一截塑膠陰莖左一下右一下地抽插著,一老一少兩個女人一個叫著爸爸,一個叫著兒子,都催他使勁兒幹。

中秀讓兩人面對面地坐下,屄裡依舊插著塑膠雞巴,然後他走到牆邊從上面摘下一根皮鞭,又拿起桌子上的一根蠟燭點燃。

他走回兩人身邊,「啪」的一鞭抽在媽媽的後背上,立時這個肥胖的老太婆的後背上出現了一條血痕,接著「啪」的一鞭又使勁兒抽在牡丹的背上,這個小騷貨的背上也出現了血痕,兩個女人先後叫出了聲。中秀把燃燒的蠟燭傾向兩人的乳房,蠟油滴下來無聲地滴在兩人的乳房上,隨著每一滴蠟油的滴下,兩個女人都發出痛苦而又快樂的叫聲。

中秀抬起手「啪」地給了媽媽一個清脆的耳光,這一掌打得好重,老太婆布滿皺紋的臉上立刻現出紅色的指印,張嘴一叫,竟從她的嘴角流出了鮮血。牡丹一看見血,喉嚨裡發出奇怪的聲音,向前探出身子,伸舌頭舔著老太婆嘴角滲出的血跡。

「肏你媽個屄的,你喜歡見血是不是?」

中秀立刻從牆上又摘下一個擰著倒刺兒皮鞭,對著牡丹的乳房用力抽下,隨著牡丹的一聲慘叫,她的乳房靠近乳頭的地方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立時湧了出來。老太婆興奮地叫了起來。

「太棒了,好兒子,打得好,還有那只,對,啊,太好了,小騷貨,看你還騷不騷?」

「騷,奶奶屄,啊,爸爸打死我了,我的奶子啊,!」

牡丹已經痛得滿頭大汗,眼淚鼻涕一起流了出來,中秀仍舊不罷手,繼續抽著,她的乳房,肩上,背上都是皮開肉綻的了。

「啊,爸爸,女兒受不了了,你打我奶奶屄吧!」

「肏你媽,我就打你,打死你,打死你!」

牡丹狗似的趴在地上,雪白的屁股向上,皮鞭一下一下抽在她的大屁股上,每抽一次都有帶出一道血痕,鞭子上已沾滿了鮮血和肉絲兒,空氣中突然有了一種尿騷味,方蘭趴在地上一看,興奮地叫道:「兒子,她被打得小便失禁,尿尿了。」

誰知話還沒說完,自己的後背也挨了重重的一鞭,老太婆痛得大叫起來。

「叫你媽個屄,你不是願意喝尿嗎?趴地上、把她的尿喝了。對,把地上的也舔乾淨了。老賤屄,好不好喝?」

「啪」,「啪」又是兩鞭。

牡丹此時已經是兩眼迷茫,臉紅得嚇人,她也趴在地上盲目地舔著地上的尿漬,尿水中混合著鮮血的腥味。

中秀扔下鞭子,用手把著雞巴對著兩人的臉就撒下尿來,兩個女人如同打了一針興奮劑,雙雙爬過來迎著尿柱張開嘴。這一泡尿足足尿了有一分多鐘,兩個女人已是全身濕淋淋的了,等到中秀尿完,兩個女人又互相舔起來,把對方身上殘留的尿汁舔乾淨。

(七)

這一邊變態的遊戲還沒做完,在另一個房間裡,同樣充滿尿騷氣的更變態的排泄遊戲也開始了。

晚會開始前,一對在媽媽的屄裡和屁眼裡摳吃食物的母子此刻正玩得如醉如癡。這一對母子,媽媽叫高華,今年三十九歲,兒子叫小峰,十七歲。兩母子亂倫已有近三年的時間。

差不多兩個月前,兩人一同上網時,偶然進入了一個排泄網站,看到那些外國人男男女女在一起玩排泄遊戲,就好像突然發現了一道SM新的風景線。小峰看了母親一眼,卻發現母親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口中喃喃自語著什麼。小峰感覺到母親光著屁股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屄越來越濕了,母子兩人對視了一眼,一瞬間,兩人都明白了對方的需要。

小峰後來才知道原來母親早就是這方面的愛好者了,甚至是家庭傳統。小峰突然站起來,握著雞巴看著媽媽。高華鬼使神差地從兒子的大腿上滑落到地上,臉上露了期待的神情,說:「來吧,兒子讓我們試試!」

說著張開了紅潤的嘴巴,等待著自己生育養大成人的親生兒子的尿水第一次射進親生母親的嘴裡。

小峰的身子抽動了一下,雞巴微微一跳,猛然間一股強勁的水柱直沖而出,先是射在了媽媽的臉上,隨著調整了一下方向,就準確地射進了媽媽的嘴中。

高華只覺得兒子的尿水熱熱的,衝力極強,她就是不想咽下去,也已是不可能了。兒子畢竟年輕,這一泡尿既多又猛,高華根本來不及全部喝下,有一多半從她的臉上順著脖子直流到小腹,陰阜,最後流到地上,形成了一大片尿漬。小峰暢快地叫了起來,終於把尿尿進了夢寐以求的媽媽的嘴裡,他在媽媽的嘴中射了精。

現在,母子兩人抱在一起親吻著。高華突然說:「等一等,好像媽媽的騷屄裡還有食物沒有出來。乖兒子,給媽再摳摳。」

小峰蹲下去在媽媽的陰道裡扒來扒去,果然掏出一粒葡萄。

「給媽媽吃吧。唔,兒子,你剛才吃媽媽屄裡和屁眼裡的東西好吃嗎?」

「當然好吃了。媽,我爸爸吃過你屄裡的食物嗎?」

「吃過,不但吃過我的,還吃過我媽的。」

「你媽媽?是我姥姥嗎?」

「當然了,你沒注意你姥姥一上咱們家,走路的姿勢有些怪怪的嗎?因為她總是用屁眼和屄給你爸爸帶來雞腿或者香腸,有一次你都想像不到她是怎麼做到的,她居然用她的大屄給你爸爸帶來了一瓶紅酒。她說來的時候在公車上有幾次差點沒掉出來,只好拚命地夾著。」

「啊,我姥姥這麼騷呀!她怎麼從來沒有跟我說呢?」

「你姥姥的騷屄事多著呢。記不記得你姥爺養的那條大狗?」

「記得,啊,你是說?」

「對,就是給你姥姥養的。你姥爺不在家的時候她就吃狗雞巴,讓狗肏她,還把自己也拴上狗鏈和狗一起玩。你那時還小不記得,剛和你爸爸結婚的時候,我和你爸爸每天晚上都和你姥姥到公園去,然後找一個沒有人的僻靜處,把你姥姥拴上,讓她脫光了衣服在地上爬,我和你爸爸有時牽著她遛遛,有時就把她系在樹上,我和你爸當著她的面肏屄,弄得那老婊子總是叉開腿在樹上磨。」

「啊,那情景一定過癮。今天回去我一定也這樣幹一次。」

「幹多少次都沒關係,老騷屄喜歡。」

高華一想到自己的兒子肏自己的母親,就興奮得不能自己。

「我還沒說完呢。你猜後來我們晚上出去又添了兩條母狗,她們是誰?」

「是誰?」

「是你奶奶和你姑媽。」

「奶奶死得早,我沒福氣肏上,姑媽我是肏過的,夠風騷的。」

「豈止風騷,簡直就是個賤屄、臭屄,千人騎萬人肏的爛屄!」

高華說起來咬牙切齒的,可能是傳統的姑嫂不合的原因,高華特別喜歡虐待小姑子。而這個小姑子也是心甘情願。她是個事業比較成功的女強人式的人物,多少男人屈服在她的胯下,可一見到高華這個嫂子就什麼脾氣都沒有了,讓她跪著不敢趴著。

有一次,高華到她的公司去找她,不等坐在她辦公室門口的女人說話,就逕直闖進了她的辦公室。當時,她這個小姑子一絲不掛地躺在巨大的班臺上,五、六個男人光著屁股圍著她肏,聽到門響,她氣得大罵:「你媽的騷屄,老娘正在肏屄,誰讓你進來的?」

她本來以為是守門的女人,誰知罵聲未落,卻發現是嫂子,嚇得一翻身從班臺上下來,「撲通」就跪在地上,一個正在肏她的男人不提防,雞巴差一點讓她扭斷。

高華用腳上的高跟鞋尖,抬起她的下巴,「早聽說你每天都有許多男人供你玩,果然如此。」

這個賤女人,獻媚地笑道:「這些臭男人,都是嫂子的,妹子隨時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