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變態的亂倫俱樂部

「哈,你真夠頑皮的,怪不得你總是把東西往我的屁眼裡塞。你想,當時我才十二歲,小臉兒才多大?你姥姥的大屁股一蹲下來,我的整個臉都好像被她的大屄吸進去了,屄毛蹭得我臉非常癢癢。從她的陰道裡流出的屄水又多又濃,她一邊蹭一邊說,乖女兒,快點舔媽媽的屄,媽屄好難受呀!下麵她在我臉上蹭,上面和你姥爺摟著脖子親嘴,問你姥爺雞巴舒不舒服。我自從嘗到肏屄的樂趣,果然象姐姐說的那樣,見了男人就想挨肏,十四歲時就生了你姐姐,當然她也是我妹妹,因為是你姥爺的種。」

「我聽我姥姥說,你經常被人輪奸?」

「是呀,說起被輪奸我就非常興奮。」

「有一次你姥姥領我到一個朋友家裡去,當時我十六歲,發育得相當好,稱得上是乳大屄肥。我記得那個朋友我管她叫劉姨,她有兩個兒子,我們去的時候她正被她兒子和她兒子的十多個同學輪奸,你沒看見,當時的情景好淫糜呀!」

「劉姨那時已經四十多歲了,一絲不掛地跪在地上,她的頭上,臉上,前胸和下腹沾滿了乳白色的精液,那十多個健壯的小夥子,圍在她的周圍,一根根堅挺的大雞巴輪流在她的身上不停地進進出出,而她的兩個兒子,坐在沙發上用手擼著雞巴看著他們的母親被人姦污著。」

「劉姨象狗一樣爬到兩個兒子的面前,披頭散髮,滿臉通紅地央求兒子說:兒子主人,媽媽的賤屄受不了了,饒了老屄吧。」

「饒了你?賤屄,你不是最喜歡被人肏嗎?現在有這麼多又年輕又粗大的雞巴幹你,你怎麼會求饒呢?」

「大哥,別跟她說太多了,過來,老母狗,舔一舔我的屁眼兒。」

「劉姨剛要過去舔二兒子的屁眼,突然間發現了我和你姥姥,立刻叫起來:啊,是秀香來了,快來幫幫我吧。小蘭也來了,太好了,快替劉姨伺候這些大雞巴。」

「我和你姥姥想都不想就脫光了衣服,立時就有好幾個小夥子圍了上來。有一個身材不高,很瘦,卻有著一根要命的大雞巴的男孩,一上來就把雞巴插進我的嘴裡。我剛吃了沒幾口,就覺得屄裡一緊,我回頭一看,另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已經把雞巴塞進了我的陰道裡。再一看你姥姥早已經被按在一旁的桌子上,有三個小夥子輪流在她的三個洞裡抽插著。」

「我正被肏得欲死欲仙,突然聞到屋子裡充滿了一股濃烈的臭味,我和你姥姥不約而同地扭頭順著氣味的來源看去,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

「只見劉姨的二兒子兩腳分開身子仰躺在沙發上,從他的屁眼裡正在往外排著大便,而大便的另一頭掉進了劉姨的嘴裡,你想得到嗎?那個老屄竟然吃起了兒子的大便。而她的大兒子擼著雞巴站在他媽媽的後面,和他一起的還有三個他的同學,同樣擼著雞巴,不一會兒,竟然四個人沖著劉姨的後背撒起尿來。」

「而這個淫騷的老屄居然用手捧著二兒子惡臭的大便,口中更是塞滿了被嘴嚼得泛著黃泡沫的大便,轉過頭來張嘴接喝四人的尿水,喝了幾口漱下口中的大便,又低頭咬了一大口還冒著熱氣的手中的大便,沒一會兒功夫,這個騷娘們居然就著大兒子和他的同學的尿水把二兒子的大便吃了個乾乾淨淨。」

「我和你姥姥都看呆了,乖兒子,你還記得我吃你拉的屎嗎?就是那時候受她的影響,剛開始吃的時候,覺得有些臭,可一旦下定決心吃下去的時候,整個人都沉浸在淫穢的氣氛中,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臭,反覺得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刺激。」

中秀想起自已十三歲時媽媽第一次吃自己大便的情形,一根老雞巴更硬了,不由得悶哼一聲,再也控制不住,大雞巴在媽媽的老嘴中跳了幾跳。方蘭知道兒子要射精,急忙緊緊抱住兒子的屁股儘量使兒子的雞巴更深地進入自己的嘴裡,一股接一股的熱精噴進了方蘭的喉嚨深處,這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婆上下嚅動著喉骨,把兒子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咽下去。

(三)

大廳裡突然響起一片歡呼聲,不知什麼時候臺上的老夫人已經一絲不掛了,正跪在兒子的腳下吸吮兒子的大雞巴。而她的兒子——這家俱樂部的主人林先生除了拉鍊處露出的雞巴外,依舊是衣冠楚楚的樣子。

「各位,現在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有請本市電視臺著名節目主持人康莉小姐和市歌舞團的王健老師為我們主持今晚的慶典表演,大家歡迎!」

伴隨著悠揚的音樂聲,兩位元主持人走上台,女的大約二十四、五歲的年紀,一件白色的透明紗裙裡面只穿著三點式,乳罩勉強能托住兩隻碩大的奶子,胯下的小三角褲只是象徵性的蓋住了陰部,很難想像這就是每天在電視檯面對千百萬觀眾,一本正經地主持節目的康莉小姐;男主持人約有三十六、七歲的樣子,衣著倒是整齊,正是來自市歌舞團的王健老師。

二人上臺後,一陣開場白之後,康莉小姐帶著十分淫蕩的微笑,道:「下麵請讓我們用掌聲歡迎林老先生一家上場,掌聲有請!」

從台後轉出四對男女依次排開,第一對是一對年愈七旬的老夫婦,第二對是一對五十多歲的夫婦,第三對是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婦,第四對則是只有十四、五歲的少男少女。眾人一陣歡呼,原來都是大家熟悉的。兩位主持人首先把年齡最大的老夫婦請到前面,進行現場採訪。康莉首先採訪林老先生。

「林老先生,請問您老今年高夀?」

「我今年七十三歲了。」

「哇,七十三歲了,可您的身體還是這麼棒!」

「對,我跟你說姑娘,我身上還有更棒的呢。」

眾人大笑起來,康莉也笑了,「這我相信。請問您是什麼時候喜歡亂倫的性生活的呢?」

「嗯,大概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我那時還不到二十歲。」

「能跟我們簡單說說是怎麼樣開始的嗎?」

「嗯,那時我還在上學,是私塾,有一天我放學回家,聽到我媽媽的房間裡有人說話,不過這說話的動靜有些奇怪,我就好奇地湊上前去窺視,卻發現我媽媽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在床上一絲不掛地翻來滾去,我媽媽那時候已經快四十歲了,由於保養得不錯,身材還是很好。」

「您父親沒有在家嗎?」

「沒有,當時我家是開雜貨鋪的,我父親進城去了。」

「噢,您當時看見您母親和別人私通,您怎麼想的?」

「沒想別的,看見我媽被那男的肏得震天叫的時候,我就覺得雞巴好難受,恨不得當時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是我。」

「您當時一定是掏出雞巴自己擼著了?」康莉小姐問道,臉上已開始發紅。

「是的,正常的男人在這種情形下都會這樣的。而且當時他們幹的角度恰好正對著門,我看得非常清楚。」

「您能給我們描述一下您媽媽的屄是什麼樣的嗎?」

林老先生看一眼這個漂亮淫蕩的女主持,把目光掃向她的胯下。

「康莉小姐,我有個請求。」

「啊,您說吧。」

「我想摸著你的小嫩屄接受你的採訪。」

「好,反正我的屄已經癢得受不了了。」說著,康莉小姐把兩腿叉開。

林老先生的大手就掏向了她的胯下,把那塊小得可憐的三角褲扒到一邊,在眾人的尖叫聲中,林老先生的手指已經塞進了康莉的陰道裡,口中道:「你剛才問我媽媽的屄是什麼樣子的,跟大家說,我媽媽的屄很肥,小陰唇非常長,最有特點的是她的屄毛非常多,黑乎乎的一直長到她的大屁眼兒。」

「您是怎麼開始肏你媽的?」

「我當時忘乎所以,拚命地擼雞巴,不小心碰到的旁邊的櫃子,驚動了我媽媽和那個男人,他們以為我爸爸回來了,嚇得那男的急急忙忙地從後窗跳出去走了。

「我媽媽穿好衣服出來的時候我故意假裝沒有看見她,依然自顧自地在那兒手淫,我媽媽當時驚呆了,等她反應過來,我已經沖了上去,把她按在地上。我知道她裡面什麼都沒來得及穿,一把就把她扒了個精光。」

「她嚇得大叫,罵我是畜牲,我不管她,一邊幹她,一邊威脅她如果不順從我,我就要把她和別人私通的事告訴我爸爸,結果她只好順著我了。誰知道她天生就是淫蕩的貨,肏過她這一次後,她居然迷戀上了我,說我的雞巴是她一生中見過的最大最好的雞巴,她已經離不開我了,於是我們就開始了無休止的亂倫生涯。」

「啊,太棒了,噢,林先生您……啊,好舒服,您能把您的雞巴掏出來讓我們欣賞一下嗎?」

「當然。」

林先生掏出雞巴,果然是碩大無比。康莉小姐伸手握住,「真的好大好粗!林老先生現在請您介紹一下您的家人,好嗎?」

「好,這位是我的老伴,今年六十九歲。後面那對老一些的夫婦是我的兒子和兒媳婦,年輕一點的夫婦是我的孫子和孫媳婦,那對少年是我的重孫子和重孫女,我還有一個女兒今天沒有來。」

「好,啊……啊,下面請王健採訪林老夫人。」說著,身子已經跪了下來,小嘴一張已經含住了林老先生的雞巴舔了起來。

王健和那位林老夫人在康莉小姐採訪林先生的時候,林老夫人的手一直在握著王健的雞巴上下套動著,這時,王健舉著話筒向林老夫人問道:「林夫人,你是什麼時候和誰開始亂倫的?」

「是我十五歲時和我的弟弟。我家裡當時比較困難,房子少,我和弟弟住在一起,他那時只有十二歲,還是什麼也不懂的年紀,可以說是我勾引他的。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就偷偷地摸他的雞巴,他雖然不懂,但舒服他還是知道的,所以就一直享受著我帶給他的樂趣。直到有一天,我讓他也摸我的屄,並且讓他把已經硬梆梆的雞巴塞進我的陰道,那滋味當時真是讓我永生難忘。」

「後來有一天,我爸爸發現了我們的秘密,我當時很害怕,卻發現他盯著我的目光先是憤怒,後來竟變得色咪咪的了,我就知道我沒事了。接下來發生的情況就很自然了,他幹了我,我第一次感受到有一根成熟的大雞巴肏我,是非常令人興奮的。因為我弟弟的雞巴畢竟當時還沒有完全長成。」

「你爸爸的雞巴有我的粗大嗎?」

「差不多,不過沒有你現在這麼堅硬,畢竟他當時已快五十歲了。事實上,我真正感到肏屄非常興奮的是遇上了我的丈夫後,尤其是生我兒子後,我的屄一天不挨肏,就一天不舒服。」

「所以你就勾引你兒子肏你?」

「是呀,從他十一歲起我就天天摸著他的雞巴,他睡覺的時候我就偷偷地用嘴啜著它。我丈夫發現後,我就一邊讓丈夫在後面肏我,一邊啜著兒子的雞巴。到我兒子十四歲的時候,我終於讓他真正地肏了我一次,年輕的大雞巴真是過癮呀。」

「你也一定讓你的孫子肏你嘍?」

「當然,一想起同時讓祖孫三代肏我的屄我就興奮得騷水直流。你想想,兒子的雞巴插在我的屄裡,孫子的雞巴插在我的屁眼裡,而丈夫的雞巴含在我的嘴裡,那是一種多麼令人刺激的場面啊!更何況我的女兒和孫女兒還在一旁摸我的奶子,還輪流舔著他們父子三人的屁眼兒。」

「不過更刺激的還在後面,後來我的孫子也有了兒子,就是我們的重孫子小光,天啊,我這個重孫子簡直是青出於藍勝於藍,才不過十四、五歲就有了一隻又粗又大的大雞巴,肏起屄來驚天動地的,其威猛程度遠遠超過了他的父親和爺爺。啊,不行了,說著我就騷了。啊,老頭子,康莉小姐吃你的雞巴舒服嗎?」

「非常舒服,康莉小姐說她從小就吃她父親的雞巴,她很有經驗。」

「王健老師,我想吃你的雞巴。」林老夫人懇求道。

「林老夫人,等一下我會好好肏你的。現在你和林老先生在一旁先等一會,我們還要採訪一下你的兒子和孫子們。」

這時,康莉小姐站了起來,嘴角邊猶自掛著幾絲林老先生的精液,這個在電視觀眾面前看似凜然高貴的著名女主持人,此時此刻的形象卻是如此的淫蕩。

「好,現在讓我們請林老先生的兒子和兒媳婦林南先生和林夫人上前來。」

這次由王健首先採訪吳萍小姐。

「你好,林夫人,我知道問女士的年齡不禮貌,但是如果我們在座的各位朋友能夠知道你的年齡,會更增加此時的氣氛。」

「沒關係,我今年五十八歲。」

「啊,五十八歲嗎?真不像。你看上去比你的實際年齡至少要小十歲。」

林夫人笑了,道:「你真會說話,謝謝。」

「林夫人,你是嫁到林家之後才喜歡上亂倫的,還是在你做姑娘的時候?」

「是在做姑娘的時候,事實上,和林南結婚之前我父母就和他的父母早已相識,而且經常互換性伴,其實在我丈夫肏我之前,我早已被公公肏過了。你瞧,這是我公公當年用煙頭燙的。」說著,林夫人解開衣服,露出兩隻已下墜的肥大的奶子,在乳頭正上方各有一個煙頭燙過的疤痕。

「真是太棒了!你好像很喜歡受虐?」

「不是好像,剛才我婆婆沒有說,其實我們林家的女人都是喜歡受虐的,無論是在同輩、長輩或者晚輩面前,我們都是受虐者,而且都喜歡重度受虐,因為我們堅信,女人生來就是給男人玩的。」

「我兒子和孫子虐待我時,根本不把我當人,我孫子只有四、五歲時,我兒媳婦就抱著他往我的嘴裡撒尿。而她自己每天都要喝一次她公公,也就是我丈夫的尿。事實上,我們家所有女人的飲料就是男人的尿,當然有時也喝女人的,像我就經常喝我婆婆和兒媳婦的尿。你說我看上去年輕,這和我長年喝尿有關。」

「不錯,據醫學證明,人尿確有調理臟器,美容養顏的功效。你這樣一說令我都有要撒尿的感覺了。」

「那你就尿吧,我會一滴不剩地喝光它的。」

接著兩個主持人又分別採訪了林氏三代和四代,當採訪到只有十五歲的小女孩林巧兒的時候,問她將來的理想是什麼,這個小浪女竟然宣稱要做世界第一流的妓女,並說要創造吉尼斯世界紀錄,連續做愛時間最長,和男人最多。

康莉小姐用充滿淫穢的聲音大聲宣佈:「現在請林氏家庭為我們表演亂倫性交,先請最大的和最小的,然後依次交歡,最後進行混交大表演。首先請林老先生和他的重孫女林巧兒,林老夫人和她的重孫子開始表演。掌聲有請。」

音樂響起,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兩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和老太婆和他們的重孫們開始了表演。

(四)

這邊的表演如火如茶,那邊的分廳裡人們也各自享受著自己的樂趣。在一間寫著虐待廳的房間裡,一對母子正沉浸在受虐與施虐的興奮中。

母親大約四十歲上下,此刻正赤裸地被吊在屋頂上的一對大鐵鉤上,兩隻乳房被繩子勒得已經充血,變成了紫色,雙手縛在背後,整個人成一個丫字型,頭正好到站在她前面的兒子的胯間,她的臉已經憋得通紅,猶自不停地吸吮著兒子的雞巴。

她的兒子——一個大約二十歲的青年,手裡拎著一條牛筋擰成的鞭子,「啪啪」地抽打著,他媽媽的身上佈滿了道道血痕,隨著每一下抽打,他媽媽都發出一聲聲慘叫。

「我的主人,媽媽受不了了,別打了,快把我放下來吧。啊!」

「放下你?賤貨,我今天要把你的臭屄抽裂。」說著,兒子退後兩步,掄起鞭子照著媽媽大分叉的兩腿間「啪」的一鞭抽下,他媽媽一聲慘叫,整個屁股溝被抽起一道血淋淋的肉溝,兩片陰唇已被抽得皮開肉綻,鞭子上沾著撕扯下來的血乎乎的肉絲。

沒等他媽媽喘過氣來,第二鞭又抽了下來,這一次更狠,鞭子整個嵌進了肉縫,鮮血立時湧了出來,這一次他媽媽只來得及哼了一聲就昏了過去。

兒子放下鞭子,罵道:「騷屄,這麼不經打。」一邊罵一邊抬起雞巴沖著媽媽的臉上撒尿,尿水順著她的臉和前額流淌,再順著頭髮淌到地上。尿到一半,媽媽呻吟一聲,蘇醒過來,胯下鑽進的疼痛令她大聲地叫了起來。這一叫,兒子的尿正好尿進了她的嘴裡,由於是大頭沖下,尿水嗆得她不由得咳了起來,這時從屄裡屄外淌出來的鮮血也流到了嘴邊,血腥和尿騷混合在一起。

「啊,主人呀,媽媽好疼啊!」

「疼?哪裡疼呀?」

「是,是媽媽的屄疼。」

「看看你屄的樣子,那還叫屄嗎?」

「是,是媽媽的爛屄,破屄,讓兒子主人玩的臭屄,啊,真雞巴疼啊!」

「騷貨,看你還敢不敢不上外面去偷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