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同時被繼父開了苞

我叫向欣,妹妹叫向男,我的爸爸在我17歲時去世了。當時我不知道實情,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黑幫老大昆龍爲了霸占我的母親把他殺害了。那時媽媽才32歲。妹妹15歲。

爸爸死後不久,媽媽就被迫嫁給了繼父,也就是那個黑幫老大昆龍。繼父很兇,媽媽非常怕他。有一次,他要當著我和妹妹的面和媽媽做愛。媽媽不答應,他就強行把媽媽按在床上,扒了褲子就幹。

媽媽蹶著大白屁股被繼父一下一下的幹著,她哭著求繼父不要當著女兒的面做這種事情。

我和妹妹都嚇傻了,想出去,可繼父不讓。他命令我和妹妹站在旁邊看。那還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的陽具,我和妹妹清清楚楚的看到繼父那根又粗又長的陽具在媽媽的裏進進出出的情景。不知爲什麼,那時候我的下體産生了一種怪怪的感覺。

不久後的一個晚上,我和妹妹放學回家,吃完飯就到屋裏寫作業了,這時還不到8點,我感覺很困,就和小男說,你寫吧,我先睡了,她說我也困了,一起睡吧,我說好吧,我倆鋪上被褥就睡了。

在睡夢中我感覺好象有人在摸我的奶子,而且燈還亮著,我想翻身動一下,一動才知道手腳都被綁住了,這時我的眼睛已睜開了,啊!原來是繼父在摸我,側頭一看,小男也和我一樣。

我們都被扒得一絲不掛,身體成大字型被綁在床上,繼父一手一個的握住我倆的乳房,使勁的揉著,我急的大叫說爸爸你在幹什麼?快放開我倆,他說,我要給你倆開苞,你倆的小,我說,我倆是你的女兒呀,他說又不是親的,我說我倆還小呀,你不怕媽媽知道啊,他說女孩13歲就可以讓男人了,你倆都十五六了,他向旁邊指了指,我這才看見,媽媽和我們一樣光著身子跪在牆角的地闆上,眼裏含著淚水,卻不敢哭出來。

繼父又說,要不是爲了你倆,我會娶她?我就是看你倆長的漂亮才整死你父親,娶了你媽媽的,說完他手就摸到我的小上,我說,求你了,爸爸你放了我倆吧,他說不行,你們娘三個都是屬于我的。他問我,你倆是處女嗎?我說,是呀,他說,我就是要你倆的處女,說完就把衣服全脫了,啊!他的雞巴好大呀,我說,你的雞巴太大了,我倆的會被你壞的,他說,女孩的再小也能裝下大雞巴的。他又得意的笑著說,這還沒硬起來呢。他讓媽媽用嘴給他吸雞巴,說吸硬了好給我們姐倆開苞。

媽媽順從地跪伏在他的兩腿之間,溫柔地含著他的雞巴,套弄起來。【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看著媽媽熟練的動作,我想平時媽媽一定經常這樣伺候他。

繼父一邊享受著媽媽的口交服務,一邊用手摸我的。他的雞巴很快便被媽媽吸吮得硬了起來,變得更加粗大了。

這時我的被他玩弄的流了好多淫水,他說,小婊子你看看你的騷流了好多水,說完他讓媽媽跪在一邊看著,把那根剛剛從媽媽嘴裏抽出來的大雞巴對準我的陰道口上,兩手使勁抓住我的奶子,他的龜頭一下就進我裏,我疼的啊的一聲叫了起來,忍著疼痛求他說,輕點,我的陰唇被你的雞巴得撕開了,他說沒事,你是處女,一會就好了,處女膜還沒破呢,說著他的腰猛一使勁,我的媽呀,我感覺我的小一下子好象被撕開了,他的雞巴一點不剩的進我的陰道裏,龜頭一下頂到我的子宮上,接著他的雞巴往外一抽,我的裏不知是淫水、處女血、還是尿隨著他的雞巴流了出來。

這時他的雞巴就使勁一下一下的在我的裏抽插起來,我在他身下疼的一個勁的求他,親爹、爸爸呀,求你輕一點,我的快被你壞了,我快被你死了。

他說,小騷就是欠,你還叫不叫了,我說不叫了,他說,我的你舒服嗎?我說舒服,他問我,他在幹什麼呢?我說在呢,他說誰的,我說,我的,他說你的是幹什麼的?我說是給男人的。這時我說,爸爸你把我的手腳放開吧,我的手腳都麻了,他說你還叫我什麼?我說叫爸爸呀,他說,你的都被我了,還叫我爸爸?我說那叫什麼呀?他說,叫老公、好哥哥、親爹,我說是,好老公,你把我的手腳放了吧?他說你是啥呀?我說是你的小騷、小婊子、小老婆。他說,把你放開你要聽話,我趕快說,我聽話。

我說完他把我的手腳放開了,這時我的被他的淫水四溢,把我的屁股都弄濕了。他說,小騷,你真是個婊子,你的淫水把我的雞巴淹了,說著他的雞巴猛一使勁,媽呀!我的子宮口好象被他的龜頭給漲開了,我忍著疼痛說,好老公,親爹呀,你的雞吧好象進我子宮裏了,我的好疼啊,他說就是要把雞巴進你的子宮裏,說完他雙手拽住我的兩個乳房,雞巴在我的裏使勁的了起來,這時我的被他的又疼又癢,雙手使勁的摟住他的脖子,兩腳鈎住他的腰,嘴裏還哎呀、哎呀的直叫,他見了就淫笑著說,小騷,我的你好不好,我被他的裏癢了起來,就說,小婊子的被你的好舒服、我的就是給你的、、我的、、是給你長的、、讓你開苞,這時我的子宮口一點一點被他的雞巴給開了,我忍著疼、又很淫賤的說,好老公、親爹快用你的大雞巴我、、啊啊、啊、、爛它、我不要活了,這時他的雞巴一下進我的子宮裏,我疼的大叫起來,他說小騷還舒服嗎?我說好疼呀,他說小婊子喂我吃你奶,我用兩手攥住我的一個乳房喂到他嘴裏,這時我忽然想起不是安全期,就求他說,好哥哥、好老公,你別把精液射在我的子宮裏,要不然我會被你出孩子來的,他說我的雞巴卡在你的子宮裏了,不射精是拔不出來的,我說不會吧,你拔拔試試,他說,好吧,說著使勁一拽雞巴,哎呀我的媽呀疼死我了,我感覺子宮好象被他的雞巴拽到我的小外了,我急忙求他說,親爹呀,別拽了,我的、不是、是子宮被你的雞巴拽到的外面了,他淫笑著說,小騷你說不拽就不拽啊,我偏拽,說完他的雞巴就在我的子宮裏一下一下拽起來,我差點疼的暈了過去,我哭著求他說,好老公、親丈夫、別拽了,把精液射在我的子宮裏吧,他故意說射在哪裏?我說,射在小騷的子宮裏。他說射在子宮裏幹什麼?我說把我出小孩來,他說,你不怕了,我說不怕了,我的已經被你開苞了,我的是你的了,你想怎樣就怎樣,他說,你長小是幹什麼的,我說是給你的、開苞的。

突然,他說,小騷挺住了,我要給你的子宮喝精了,說著雞巴使勁頂住我的子宮,我感到他的雞巴在我的子宮裏一跳一跳的,他的精液好熱,這時我知道我已不是小女孩了,他射了好多,射完了,他趴在我身上說,你的小處女真爽,我摟著他的脖子撒嬌說,還爽呢,我的都被你腫了,還還不把你的大雞巴拔出來,他說好吧,說著他把雞巴在我的裏拔了出來,我感覺我的一下松了好多,我看了一下他的雞巴,呀!都被我的處女血染紅了,就說,你看,你把我的出了好多血,他說你是處女,當然出血了,他接著說,來,小騷,我玩一會你的乳房,我說我的人都是你的了,你想怎樣就怎樣,說著就依靠在他的懷裏。

我問他,你給小男我倆吃了什麼呀,怎麼她還不醒?他說是迷藥,我說那她怎麼還不醒?他說給她多吃了點,他問我,小騷,我的雞巴好嗎?我說好,他說小婊子你用嘴把我雞巴玩硬了,我給小男這個小騷破處、開苞,我說嗯,就學著媽媽剛才的樣子把他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含在嘴裏,吸吮起來。

不一會他的雞巴就被我弄硬了,他說,你拿一碗涼水來,我問他幹什麼用?他說,好把你妹妹弄醒啊,一個昏迷不醒的女孩子沒意思。我到櫥房端了一杯水,他讓我把水潑在妹妹臉上,妹妹很快就蘇醒了。繼父說,你來幫我玩她的乳房,我用雞巴玩她的大陰唇,把她的裏玩出淫水我就她。

繼父把雞巴頂在妹妹緊緊閉合的縫上,磨擦起來。可憐的妹妹還沒有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已經被玩得哼哼嘰嘰的呻吟起來了。

繼父說,小騷,這麼快就出水了,你姐姐剛才已經被我開苞了,現在輪到你了。說著,他站在地上,解開妹妹腳上的繩子,把他的兩條腿架到肩上。大雞巴一使勁,毫不費力,一下子就把妹妹小男緊緊閉合的處女給開了。

整根大雞巴完全插進小男的裏,疼得小男眼淚都出來了,一個勁的求饒。繼父根本不理她,說,小嫩,真緊!今天我要個夠。說著,就一下一下的抽插起來。

幹了一會,繼父問小男,服不服?小男說,服了。繼父又問,願意不願意讓我?聽話不?小男說,願意讓你,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繼父這才讓我把小男手上的綁繩解開。

繼父讓我騎在小男身上,屁股對著小男的臉。我的臉則正好對著小男的下身,清清楚楚地看見繼父的大雞巴在小男的裏進出的情景。

繼父讓小男用舌頭舔我的,小男不敢不聽,隻好給我舔。繼父把雞巴從小男的裏抽出來,一下子插到我的嘴裏,象一樣在我的小嘴裏抽插起來。我現在才明白,我這樣的姿勢,正好方便人家我的小嘴。

就這樣,繼父的那根大雞巴,在我的嘴裏和妹妹的裏輪換地幹著。他幹得很興奮,又命令媽媽跪在他後面,給她舔。從繼父身後的鏡子裏,我清清楚楚的看見媽媽跪在繼父的身後,用舌頭給他舔兩個卵蛋和陰莖根部。

繼父問媽媽,你不是不願意讓我幹你的兩個女兒嗎?現在怎麼變得這麼乖了?媽媽說,我不願意有什麼用,還不是都乖乖地給你開了苞。你看上的女孩子,早晚都得被你的。

繼父說,那你現在願意讓我她們倆嗎?媽媽說,願意,我們娘三個都是給你的。繼父說,告訴你的兩個女兒,你跪在我屁股後面幹什麼呢?媽媽說,用舌頭給你舔雞巴和卵蛋呢。繼父說,爲什麼給我舔?媽媽說,給你助興,讓你爽,讓你的大雞巴更粗更硬,好使勁的我的兩個女兒。

這時候,繼父讓我和妹妹交換位置。讓我仰面躺在床上,讓妹妹騎坐在我身上。我按照繼父的要求,用舌頭去舔妹妹那剛剛被他過的小,繼父則用她的大雞巴開始我的和妹妹的小嘴。

這樣幹了一會,繼父又命令我們母女三人,對著鏡子,並排跪趴在地闆上。媽媽在中間,我和妹妹一邊一個,都把屁股蹶得高高的,並排跪趴著,等著繼父繼續玩我們。

繼父把雞巴一下子插進媽媽的裏,兩隻手分別摸在我和妹妹的上。我們母女三人的同時被他玩弄。繼父讓我們都把頭擡起來,說要讓我們親眼看著是怎麼挨的。

我們擡起頭,清楚的看見鏡子裏他玩我們的情景。不但被他玩,還得親眼看著,我們從心裏和肉體上都飽受刺激,都是又羞又怕,但誰也不敢有絲毫反抗。

我現在才明白,繼父爲什麼要讓我們並排跪在鏡子前面,繼父不愧是玩女人的高手,難怪那麼多年輕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婦都被他玩得服服帖帖。他知道女人的弱點,也知道怎樣征服女人。現在,我們母女三人對著鏡子,蹶著屁股,看著他從後面玩我們的情景,從內心深處,已經徹底被他折服了。

繼父一邊用雞巴我媽媽,一邊用手指插我們姐倆的。一會功夫,我們母女三人就被他玩得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

我們的叫聲使他更加興奮,他的大雞巴在我們母女三人的裏一會拔出,一會插入,輪換著我們,想誰就誰,想怎麼就怎麼,我們隻有蹶著屁股被他的份。

我們母女三人直被他得死去活來,不斷求饒。但越是這樣,他的越猛。射了精,就讓我們用嘴給他吹,吹硬了接著,整整玩了我們一個晚上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