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韓雪的哀羞

作者:霸道叔

S市師大附中,喧鬧的校園,讓本就炎熱的夏季又多了幾分燥熱。

教學樓拐角,陰涼偏僻的女廁,最後一個隔間裡,呈現出的卻是另一道光景。

乾淨的隔間裡,一個容貌清麗的女人,正用誘人的姿勢坐在馬桶上,努力向後仰著身體。她上身穿著整齊的白色襯衣,一頭烏髮精緻地盤在腦後,一雙白皙修長且沒有一絲贅肉的長腿,羞澀地分開著,一側的腿彎上還掛著純白色的小內褲,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內褲的遮羞部位已經有了濡濕的印記。

女人一隻手捂住自己的櫻桃小嘴,一隻手在兩腿之間時而溫柔時而快速的撫摸著,眉眼之中流露出水汪汪的迷蒙。

她叫韓雪,是這所國內聞名的重點高中的語文教師,由於是從教育學研究生畢業,加上工作能力突出,她剛剛成為該校最年輕的班主任。

在校園裡,韓雪一般穿著乾淨整潔的襯衣,下面搭配修身職業群裝,顯得幹練而富有氣質,加上精緻如明星般的面容,很快成為了該校教師中的明星,甚至被學生偷偷拍過講課照片發到網上,引發了網路上關於最美老師的激烈討論。

「嗚……」女人更加努力地撫摸自己下身嬌嫩的陰蒂和陰唇,臉頰不知是因為興奮還是緊張,泛出粉紅。

(嗯……我不可以這樣……這樣對不起英男)韓雪眉頭緊皺,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

韓雪正在交往中的男友,就是同是該中學的教師,而且是女生們眼中的男神教師,陳英男。兩人相戀6個月了,卻只是進行到牽手關係,因為陳英男是個紳士氣質十足的男人,而韓雪更是不經人事的少女,雖然年齡已經26歲,卻對性愛一無所知。前幾天,韓雪甚至慌張地拒絕了男友英男的索吻。

但為什麼一個如此矜持的美女教師,此刻卻大膽地在學校女廁中做出自慰的舉動?

這一切都是由韓雪班上那個叫做陳宇的男生而起。昨天,韓雪檢查自習的時候,發現這個話不多的男生雙手放在抽屜裡,津津有味地看著什麼,走進教室,韓雪果然從陳宇抽屜裡搜出了兩本漫畫。這兩本書,雖然封面上畫著武俠小說,但內容卻讓韓雪差點沒羞地鑽進地下。

在辦公室裡,面對韓雪的質問,陳宇不置可否,居然說那兩本書是青春期教育讀物,【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還譏諷說韓雪不配做班主任因為不瞭解學生心理。或許是因為身為一個教育者,或許是因為不服氣,韓雪不僅沒收了那兩本漫畫,而且還帶回了自己的公寓中,一口氣看了一整晚。

這恰恰正中陳宇下懷,單純的韓雪在大學裡因為顧著學習和深造,連戀愛都沒有談過,哪裡見過如此多的淫蕩畫面和文字。

這一夜韓雪徹底失眠了,修長的雙腿就沒有鬆開過,一直夾的緊緊,從子宮深處散發出來的空虛感覺,隨著那些熾熱的文字和不知羞恥的畫面,不斷擴大。

今天一早檢查自習的時候,陳宇就注意到美麗的女教師臉上難以遮掩的疲憊了。

「小騷貨,一定是看老子的色情漫畫看了一整夜,自慰了一整夜。」身為體育特長生的陳宇,看著這個漂亮的年輕女教師,下體堅硬如鐵。

此時韓雪正在女廁中享受從未有過的舒適感受,那是她在大學曾有過的為數不多的幾次自慰經歷帶來的經驗。

整個上午韓雪腦袋中都是那些粗俗下流的文字和淫穢畫面,她實在無法讓這種狀況繼續了,於是午休時間韓雪放棄了吃午飯,撞著膽來到教學樓偏僻的一處女廁,選擇了最裡面的隔間,決定用自慰緩解一下彌漫在渾身上下的難受。

「哢嚓……哢嚓……」就在韓雪快要到通過手淫發洩出慾望的時候,幾聲手機拍照的聲音傳到耳中。緊接著,還未回過神來的美女眼睜睜看著女廁隔間的門一點點開啟,一個古銅色皮膚的高個身影閃了進來。

(不可能!我明明反鎖了門!怎麼辦?怎麼辦?)韓雪此時頭腦已經一片空白,她甚至忘記自己正用最羞恥的姿勢,分開著兩條修長的美腿,把女性粉嫩迷人的性器對著面前的男人。

「哇喔,沒想到韓老師午休的時候都在做這些下流的事情……」

頓時清醒過來,韓雪慌亂地整理好套裙,內褲依然掛在腳踝,和自己那雙黑色漆皮高跟鞋觸碰在一起。

「陳宇……你!你快出去!」不知是想到自己剛剛做的事情過於羞恥,還是被陳宇炙熱的目光盯地恐懼,韓雪沒有大聲呵斥,反而像犯錯了的小孩,略帶哀求。

「噓……」陳宇健壯的身體讓本就狹窄的隔間顯得更加局促,韓雪的呼吸都快停止了,她能感受到面前這個16歲少年身上散發出的熱量,更不可避免的注意到了男孩運動褲中勃起的區域。

陳宇緊緊逼近韓雪,鼻息幾乎噴到她的俏臉上。

「韓老師,你剛剛也聽見了,我可是拍下了你剛剛在做快樂的事情的照片。」

韓雪眼眶濕潤,焦急萬分,但她心中還有著一絲僥倖便是她身為教師的威嚴。

「陳宇!我可是你的老師,你那樣做是不對的!請你立刻刪除照片。」

「刪掉?多可惜,我才不要刪掉,而且,你也別強裝威嚴了。」

(糟了……)韓雪學習了那麼多教育理論,卻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解決當前的窘境。面前的男生,像是早有預謀一樣,不費力氣便撕碎了她的威嚴。

「堂堂重點高中的美女教師,居然在午休時間躲在教學樓女廁中自慰,這事情若讓同學們知道,你說……會怎樣?」

「別……陳宇……求你不要。」

「不如我們做筆交易如何。」

「你想怎樣……?」韓雪此時竟天真的以為,陳宇只是想要回那兩本書。「是想要回那兩本書嗎?老師會還給你……而且,不會告訴你的家長。」

「哈哈……愚蠢的女人啊,你以為我會怕你告訴我父母?告訴你吧,他們常年在海外做生意,我獨居都幾年了,」陳宇伸出手,不顧韓雪反感,在美女教師俏麗的臉頰上摩擦著,「另外,那兩本書,就送給韓老師了,想必老師一定非常喜歡,我家裡還有好多呢,看完了還可以找我換哦,你一定被書中淫亂的場面弄的欲火焚身了吧。」

韓雪徹底絕望了,她沒有想到面前的高一男生竟然如此下流,她在他明目張膽的語言羞辱中無地自容。

沒錯,他說的一點都沒錯,她的確沉迷在漫畫中無法自拔,看了一遍又一遍,但現在無論如何懊惱都來不及了,因為面前的男生,將送她進入無法超脫的黑暗深淵。

「交易內容就是……老師可以選擇以下兩個方式,換取我刪除手機中的照片。」

「什……什麼方式……」

「一、為我打手槍到射精;二、讓我操你。」

「這怎麼可以!」韓雪面露慍色,她可還是處女,連初吻都是不久前在電影院被英男偷偷奪走的,也正如此,她甚至對英男的索吻行為感到反感。

「反應這麼強烈……莫非……韓老師還是處女?」

韓雪身體一怔,像被人說中了什麼似的,低下頭去。

(操!沒想到這騷妞居然還是處女,明明已經那麼成熟誘人的身材。)陳宇見韓雪被說中要害,心中興奮的同時,更升騰出更加邪惡的計畫。

「處女對一個女人很重要……韓老師,我知道你的男友也在學校,李英男老師對嗎?」

(怎麼會?他怎麼會知道我和英男的戀情,我們明明一直保密的。)韓雪焦急的心情更加嚴重了。

「如果我將韓老師剛剛的照片發給英男老師,不知道他會怎麼想呢?」

「不!不可以!求求你!不要……」聲音中帶著哭腔。

「那就選吧,快點!一會兒該上課了。」

「不……我不會……」

「暈死,你該不會連男人的雞巴都沒有見過吧。」陳宇心中又是一陣竊喜,沒想到這個美女教師,竟比學校裡不少女生還要矜持的多,要知道現在年級中已經有不下五個女生嘗過陳宇的雞巴了,3個給他口交過,2個被他操過。

「是……是的……」韓雪恨不能鑽到地下,臉羞紅到了耳根。

「那你還要選嗎?第一個還是第二個?唉算了,看樣子韓老師也不怕照片被全校師生看到,我走了。」陳宇作勢要離開。

「別……別……我選……我選」淚花滴落,美人女教師無奈之下只好做出決定。

「選哪一個?」陳宇明知故問。

「第一個……」

「行,早那麼爽快多好。」陳宇拉起韓雪,自己坐到馬桶蓋上,迅速脫下運動褲,一根粗長的陰莖彈了出來,空氣中頓時彌漫著一股濃烈的男性荷爾蒙味道。

韓雪臉憋地通紅,堅挺的胸脯在襯衣中不斷起伏,呼吸急促,她從未見過男人性器,但眼前的這一根,卻讓她不自覺地感到可怕。

「來,跪下。」

「別……不要……」為自己的學生打手槍已經足夠羞恥,還要用跪下這種屈辱的姿勢,韓雪感到莫大的羞辱。

「我就喜歡女人跪著為我打手槍,隔壁班小美她們都是這麼伺候我的。」

(什麼?孫小美,那個鋼琴十級的漂亮女孩?竟然也被陳宇玩弄了。)韓雪一陣震驚,卻不知手上突然傳來一陣火熱,觸碰到男人的堅硬肉棒。

來不及驚訝,陳宇一把將韓雪拉到地上,兩隻手緊緊握住一柱擎天的男根。

美女教師順從地跪在面前,陳宇淫邪地欣賞著面前的獵物。俏麗精緻的面容與知識帶來的高貴氣質完美融合,再配上堅挺的胸部和迷人的身材,跪在面前的簡直是完美的女人。難怪一來到學校,就被稱為教師界女神。

「韓老師的手真柔軟,不要光握著,上下擼動……對……」

陳宇一邊放肆呻吟一邊指導著胯下美人打飛機的技巧,同時感受著美女教師溫柔的掌心傳來的熱度。最讓他興奮的,是觀察韓雪此刻羞澀緊張的表情。看著微微顫動的睫毛和塗抹著粉色唇彩的嘴唇,陳宇已經開始想像自己的雞巴出入在美人小嘴中。

韓雪沒有碰過男人性器,只知道按照陳宇命令機械地上下擼動,但即使這樣,男性濃烈的性味還是衝擊著她的嗅覺,不斷從肉棒隆起跳動的青筋傳遞出的陣陣熱力更是讓她眩暈。

「韓老師,還要用手掌摩擦龜頭,對,很棒,韓老師很聰明,第一次為男人打手槍就學的這麼快……噢,舒服,真可惜,李老師不能享受到韓老師這樣的服務。」陳宇故意用這樣淫穢的語言羞辱韓雪。

美人的嬌軀微微顫抖,一方面強忍著怒火,一方面強忍著前面被突然中斷的慾望。不知是否肉棒性味的作用還是女性本能,韓雪無師自通般熟練地愛撫起陳宇的陰莖,纖細柔嫩的手指不斷劃過粗長肉棍的龜頭,甚至在龜頭肉棱處還故意多停留了幾下。

「嗯……真他媽爽!」

(他舒服的樣子,和我自慰的時候很像,他要是射出來我就得救了!)韓雪額頭冒出了汗珠,胸口也被汗水濡濕,但她仍舊賣力地擼動著男人的肉棍。

陳宇是個玩弄女孩的老手,當然知道韓雪心中的小算盤。他略微提了提精神,粗長的雞巴在韓雪手裡又大了一圈。

(怎麼會……又變硬了,到底要弄到什麼時候,手已經很酸了。)韓雪擼動的速度慢了下來,氣喘籲籲,潔白的襯衣已經因為汗漬變的通透。

陳宇粗暴地解開韓雪襯衣的三顆紐扣,一對雪白的椒乳露了出來,雖不算巨大,也至少有C杯。「別……你幹嘛……」韓雪奮力阻攔但絲毫不起作用。

「老師,時間不多了,我這是在幫你,不然你打算擼到上課嗎?」陳宇的提醒讓韓雪焦急萬分。

「可……你什麼時候才會射……我的手好酸……」

「你這樣擼的話,就算一個下午也不會射的。」

「啊?怎麼這樣……」感到被騙的韓雪,委屈地落下淚來。

「老師,我也不想讓你為難,不如教你一個方法吧,用漫畫裡的方法,用老師的嘴巴讓我射出來。」

「什麼?嘴巴?不可以……」韓雪不可能忘記漫畫中的畫面,粗長的男性器官在女人嘴裡進出,有幾個畫面還是深深插入喉嚨,最後在女人嘴巴中噴薄出大量精液。那樣淫蕩的舉動,韓雪做夢也不曾想到自己會做,更不可能想到自己會為自己學生口交。

「不願意……那我們的交易到此結束了。」陳宇做出要提起褲子的動作。

「別……我……我做。」

「來……韓老師,先用你可愛的嘴唇親吻它。」

自己學生的話,竟然在此時此刻有著某種魔力,驅使著韓雪閉上眼睛,用嬌嫩的嘴唇靠近那散發著濃烈腥味的肉棒。

「對,做的很好……接下來伸出舌頭,像舔棒棒糖一樣舔它,哇哦……太棒了。」

韓雪緊閉著眼睛,像小貓一樣伸出柔軟的香舌,在自己學生的肉棒上舔著,心中卻不斷出現自己跪在學生胯下淫蕩的畫面,下身竟泛起了剛剛手淫時候才有的酥麻快感,修長的兩腿不斷摩擦,想要緩解。這些小小舉動當然沒有逃脫陳宇的眼睛。

「現在可以張開嘴,含住肉棒……對……上下套弄,別讓牙齒碰到。」

韓雪努力地長大嘴巴,才艱難地讓龜頭擠進了口腔,一陣濃烈的氣息讓喉嚨處傳來噁心幹嘔的感覺,同時強烈的窒息感讓本就敏感的身體更加火熱躁動。

陳宇抓住韓雪腦後的頭髮,溫柔地挺動雞巴,他知道眼前的美人還不適應自己的巨根,同時也有意多享受一下教師女神的口舌服務。

肉棒在韓雪溫暖的口腔中更加脹大,每一次進出都在她的口腔內摩擦著,不斷帶出口水。

(太淫蕩了……這樣太淫蕩了……)腦袋中一直響起這個聲音,自責,懊悔,羞恥,恐懼,糾結在一起。

隨著陳宇越來越快的抽插,韓雪居然感受到一陣難以言喻的舒服感覺……那種感覺就像被陌生人撫摸了下體,無助、羞恥卻無法抵禦快感累積。

「嗚……嗚……」嬌羞美女教師不斷隨著口腔中男根的抽插發出嗚咽,肉棒更是帶出大量的口水,流了一地。

陳宇捧著韓雪的皓首,輕輕靠近美人的耳邊,一邊在耳邊喘息,一邊輕咬著漂亮的耳垂。

(啊……他在幹什麼!……)韓雪從未受過這樣的刺激,緊閉的美目猛地睜開。

感受到火熱的手掌從敞開的襯衣領口侵入,熟練地解開淡粉色蕾絲花邊的乳罩,迅速將一側的堅挺美乳握在手中。

平時酷愛運動的陳宇長著一雙大手,此時這雙大手正恣意玩弄揉搓著美人女教師嬌嫩的乳房,而他的粗壯下身,更是在女教師口腔中快速進出。

「噢,爽死了……韓雪老師,沒想到你第一次口交就這麼熟練……」陳宇一隻手玩弄著韓雪的乳房,一隻手扶著胯下美人的皓首,不斷把雞巴頂在女人嘴裡。看著亮晶晶的口水順著肉棒抽插不斷湧出美人嘴角和下巴,在俏美的下巴和地面之間形成一道淫靡的連線,陳宇心中說不出的激動。

韓雪上上下下吞吐了至少有五百下,長時間跪姿已經讓赤裸的膝蓋感到疼痛,脖子也酸的不行。但面前的男生竟然絲毫沒有要射精的意思。

(怎麼辦……就快上課了……)韓雪幾乎絕望。

「韓老師,別急,乖,用舌頭繞著龜頭打轉……對,真乖,用力吮吸,我快射出來了。」陳宇當然從美麗女教師的臉上看出了焦急,還有十多分鐘就要上課了,他還有更長遠的打算。

韓雪聽見陳宇這樣羞辱的說辭,竟然像受到鼓勵一樣,真的用舌頭繞著陳宇的龜頭打轉和用力吸吮,連她自己也感到吃驚,明明是很讓人反感和噁心的事情,怎麼現在自己卻像著魔一樣不受控制了……

(難道自己……真的不排斥為男人口交……)韓雪腦中突然閃過自己跪在男友英男胯下為他口交的畫面。

(不知道以後英男會不會要求我做這種事情……應該不會,他是有紳士風度的男人,不像這個陳宇完全就是小混混一樣的混蛋。)

陳宇滿意地享受著美女教師賣力的口交,決定不再忍耐,於是放鬆了精關,站立起來,一隻手從韓雪腦後抓住髮髻,快速聳動著屁股。

「唔……唔……」安靜的女廁內響起韓雪無奈地嗚咽,陳宇雖然沒有全根插入,卻也偶爾有幾下深入到韓雪喉嚨裡,但性質勃發的他才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好幾次都插的韓雪發出幹嘔,美麗的俏臉因為窒息變的通紅。

「操,真他媽的爽,老子就喜歡操幹你這種高高在上的騷貨……」

聽著陳宇這樣形容自己,韓雪感到十分難過,卻又只能無奈地任憑自己的學生挺動著屁股像做愛一樣在自己嘴裡發洩著慾望。

「太爽了……老子要加速了……賤貨。」

韓雪感到嘴巴裡的肉棒一陣突然膨脹,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劇烈和粗壯,劇烈的抽插讓韓雪感到恐懼,同時一股強烈的快感從子宮處發散開來,她夾緊雙腿,想阻止這奇怪的感覺。但柔弱的努力和強烈的衝擊比起來是那麼渺小,韓雪覺得腦中有什麼在爆發,並且電光火石一樣發散到全身骨髓,她高潮了,在自己學生抽插自己嘴巴的時候高潮了。

陰道猛烈的收縮著,顫慄著,嘴巴卻無法大口呼吸,一股淫水從夾緊的雙腿之間流到地面,在圓潤的屁股和女廁地面連成一條晶瑩剔透的線。

「操,賤貨,操你的嘴巴真舒服,來,張開嘴巴,好好接著。」火熱的肉棒突然啵的離開自己的紅唇。她完全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只是本能地仰面看著陳宇把高聳的雞巴在自己面前快速擼動。一種恐懼感油然而生,她害怕地不敢直視這根粗壯的男性象徵,更害怕被眼前的男生發覺自己剛剛羞恥的表現。

「不許躲開,看著老子……啊……來了,射給你這漂亮的賤貨。」陳宇看著韓雪俏麗的面容,這個長相頗有幾分楊冪氣質的美女教師,平日裡可是高不可攀的女神,是男生宿舍被意淫最多的物件,現在卻任命一般跪在自己面前,等待被顏射。

在一聲明顯壓抑著的低吼中,陳宇濃烈的精液噴薄而出,子彈一樣打在韓雪白皙精緻的臉上,當韓雪意識到陳宇是想在自己臉上射精的時候已經晚了,側臉的動作被陳宇阻止,只能緊閉雙眼感受著一波又一波散發濃烈腥臭味的精液撲面而來。

(好下賤……自己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韓雪心中一陣屈辱,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了下來。

「哢嚓……哢嚓……」又是拍照的聲音,將沉浸在悲傷中的韓雪喚回現實,此時陳宇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部手機,正對著韓雪的俏臉不停拍攝。

「哇……真棒,沒想到第一次就能享受美女教師的口交,還可以顏射,一定要記錄下來。」陳宇淫邪地笑著。

「你!你說好會刪除的!」韓雪顧不上滿臉的精液,起身想搶奪陳宇手機,卻被陳宇一把拉過去緊緊貼在隔間牆壁。

「韓老師,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剛剛在為我口交的時候,高潮了吧……」

「沒有!怎麼可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害怕被說穿,她剛剛的高潮,其實比哪一次自慰來的都強烈。

「還跟我裝呢?不說實話對嗎?那這幾張口交顏射的照片,下午就拿去跟同學們分享。」

「不……不要……」

「那要不要跟我說實話?」

「說……我說……是的。」

「是的?這可不是我要的回答……」陳宇看到就快急哭的美女教師,淩辱之心更加強烈。

「是的……我高潮了。」聲音比蚊子還小,但仍讓韓雪想鑽進地縫。

「太小聲了,我聽不見!」

「我高潮了……」韓雪呼吸急促,忘記扣好的襯衣中,一對堅挺的乳房上下起伏。

「這還差不多。」陳宇看著面前衣衫淩亂的美人教師,白色蕾絲內褲垂在腳踝,修長光滑的大腿之間流著晶瑩的淫水,平坦的小腹和柔美腰肢沒有一絲贅肉。剛剛射過的雞巴又有了感覺,但他知道為了長期玩弄韓雪,有些耐心是必須的。

「那……可以將照片刪除了嗎?」韓雪沒有忘記交易,卻小看了面前的男生。

「當然可以……其實一開始的照片,本來就沒有啊。」陳宇邪魅地看著面前的女教師整理好衣裙,淡淡的說道。

「無恥!你怎麼可以騙人!」韓雪眼中再次泛起淚花,自己剛剛放下尊嚴,為一個學生口交,任他淩辱,卻是為了根本沒有的照片。憤怒,屈辱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頭。

「不過現在有了……哈哈」

「刪掉照片……我求求你。」

「對了,你的確應該求我,因為我們還有新的交易要完成。」陳宇將早就準備好的東西從口袋裡拿出來。

「不……不要……啊……」韓雪剛剛整理好的裙裝被陳宇粗暴地掀起,一把拉開內褲。

「看看吧,小騷逼,剛剛的高潮一定很激烈,瞧瞧你下面都濕成怎樣了?比學校最淫蕩的女生還要濕。」陳宇說的一點都不誇張,和學校裡那些放蕩的女生比起來,韓雪的屁股和肉穴都是極品,不僅色澤和彈性絲毫不輸給十幾歲少女青春的肉體,更因為年齡的緣故,散發出成熟女人特有的味道。

韓雪被陳宇按在門後,包裹在套裙中的翹臀向後撅著,裙子被掀了起來,露出大半個圓潤的屁股。

陳宇下流地埋頭在韓雪臀肉間用力的聞了幾下,讓她羞愧地想立刻死掉。

突然感覺下體一陣火熱,陳宇竟然用手指沾滿兩片粉嫩陰唇之間緊閉洞穴分泌出的透明淫液,緩緩捅進了美人的菊花。

「不要……那裡是……不可以……求求你」

陳宇一邊用一節中指在美女教師菊門中轉動,一邊用拇指按住充血勃起的陰蒂揉搓。

「啊……別……」奇怪的感覺迅速升騰到腦中,讓韓雪幾乎癱軟下去。

「韓老師的屁眼很敏感哦?看看這漂亮的菊花,褶皺多完美,她正緊緊夾著我的手指呢。」陳宇絲毫不放過任何一個羞辱女教師的機會。

忽然手指離開了屁眼,韓雪終於鬆了一口氣,白皙細膩的屁股肌膚上泛起一陣汗珠。但噩夢並未結束,陳宇剛剛拔出手指,就將一個拇指粗的跳蛋塞進剛剛被侵犯過的美女菊門。

「啊~~唔……唔」韓雪捂住嘴才沒有讓這聲呻吟大到連門外都能聽見。

此時離上課越來越近了,女廁門外已經傳來學生們返回教室的嬉鬧聲。

「求求你……不要再繼續……」

「除非你答應我們繼續交易……否則。」陳宇不顧剛剛被頂開的屁眼是否適應,慢慢旋轉起跳蛋。

「啊……別……停下來,不要動了……好……好……我答應……我答應你……唔。」

陳宇突然用力,跳蛋沒入韓雪肛門之中,只留下一根用來方便取出的線。

「嗯啊……」悠長的呻吟讓人酥麻,陳宇恨不能立刻把眼前的美人按在地上狂操,但他忍耐著,將韓雪的內褲穿好。

「到放學之前,不許取出,另外從今天起,韓老師要對我進行為期一周的補習……在我家。」

「怎麼這樣……」韓雪知道,面前的惡魔肯定不會真的是想補習,他一定會想出更多玩弄自己糟蹋自己的辦法。

(該報警嗎?怎麼辦……)

「如果報警也對韓老師沒有任何幫助,因為即使被抓,我也會把韓老師剛剛淫蕩的樣子公佈於眾。」

「你是惡魔……」韓雪無奈地呢喃,她還能怎麼辦。

「答應了是嗎……?」

韓雪羞愧地點了點頭,面頰通紅。

「真乖,去把臉上精液洗乾淨,下午還有課呢,韓,老,師。」陳宇故意強調著韓雪女教師的身份。

慌張地洗去臉上腥臭的精液,韓雪踏著高跟鞋急匆匆離開了洗手間。陳宇提上褲子,悠然地回味起剛剛的激情,手中拿起一個黑色的遙控器,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

後記:

這篇算是對SM興趣的一種記錄,有真實成分也有藝術加工,原本計畫中篇,但因為寫作時間不固定,擔心無法完成,又實在很想參加本次活動,於是改成了短篇作品,卻習慣性使壞留了懸念,希望斑竹大大不要誤會。

如果本文受歡迎,後續會找時間開發成中長篇,對本文有愛的朋友可以多多交流。另:文中涉及的人名,校名經過處理,請勿對號入座。交流可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