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公關

我是一家財務公司的貸款部項目經理,貸款部就是負責給企業和個人放貸的,在很多程度上,那些貸款的老闆和個人,都要求著我們,因為他們能不能拿到貸款,首先是要我們的同意的。於是自然的,我和同事們,常常被很多老闆請吃飯,當然很多都是吃過飯之後,再去洗浴中心找個小姐爽一下。

有一次,一個搞房地產的老闆,急需要五百萬,而從銀行貸的話又來不及,所以就找到了我,我瞭解了一下情況之後,覺得可以做,但是那個老闆不是很上路,只知道來辦公室遞煙空聊,著實讓我有點鬱悶,於是就一直猶豫著,沒有給他準話,後來這個老闆又打了一個電話,說一會兒派人過來,再和我談談,我心裡就有點不高興了,不請客也就算了,這次竟然連人都不親自來了!

正在腹誹中,我的手機又響了,是一個陌生號碼,我接起來一聽,是個女的。『喂,您好,是任經理嗎?』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傳來。『是啊,妳是。。』一聽這麼甜的聲音,我的慾望就有些上來了。

『哎呀!任經理,剛才我們老闆才給您打過電話,說我要過來的,【本文轉載自AAA成人小說(aaanovel.com)】您怎麼就忘記了?真是讓小女子傷心吶!』女聲越發的嗲聲嗲氣起來。我聽的下面都快硬了,就急忙說:『哦哦哦,我知道了,妳現在到哪裡了?』『人家在你公司對面的茶社裡,因為我覺得,我去你公司的話,有些不方便,所以還是你來這裡吧。』說完,她又像是別有深意的加了一句:『這裡安靜,沒人打擾,方便。』

我怎麼說,也是久經花叢的,一聽哪裡,還不知道這女的是什麼意思,當下精蟲上腦,立刻回答說:『好好好,我馬上到。』火急火燎的衝到對面的茶社,進了大門,才發現自己忘了問那女的叫什麼?又是在哪個房間了,鬱悶的我,就想再打電話問一下。

可就在這時,一個身材高挑、乳房半露、身穿黑絲短裙的性感美女,在靠裡邊的一個房間衝我招手:『立偉,我在這裡。』我一看,差點當場就挺槍而立了,幸虧還想著這裡是公共場合,就強忍著衝動,回應說:『哦,我知道了。』

到了房間之後,那美女馬上就關上了門,然後在我腰間摸了一把說:『任經理,剛才人家為了避嫌,叫了你的名字,你不會怪人家吧?』我此時已經知道,這個美女絕對跑不掉了,於是也不再著急,就輕輕的拉著她的胳膊,讓她坐在我旁邊說:『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

『人家叫關盈,你還沒說,會不會怪人家呢!』關盈一點也不閃躲,大大方方的,任由我拉著她的胳膊,還故意把已經快要露出乳頭的大咪咪,往我跟前一直湊。『怪妳,我當然要怪妳!』我知道怎麼和這樣的女人調情,當然知道,要怎麼說了。『那任經理怎麼樣才能消氣呢?說出來,看人家能不能辦的到?』關盈又往我身邊靠近了一些,她的胳膊已經和我的挨著了,一陣能引起男人慾望的香水味道,讓我有些心急了。

『這個嘛~~就看關小姐辦事的能力如何了。』既然對方這麼擺明車馬的過來,我當然不能落後於人,就決定直接挑明了,又不是談情說愛,搞那麼多廢話幹什麼?『任經理~~』關盈撩撥的在我耳邊吹著氣說:『你好壞!』

靠!她都這麼挑逗我了,我要是再不採取行動,那還是不是男人了?當下,我就不再猶豫,攔過關盈的肩膀,也輕咬著她的耳垂說:『壞?一會兒,我要妳叫我好哥哥,好老公。』『哎呀,你壞死了!別咬了,我癢。』關盈像是真癢,不過只是象徵性的躲閃了兩下。

我把手伸到她的黑絲襪上,摸上她的大腿,嘴從她的耳垂,挪到她的臉上,另一隻手,抓上了她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啊。。』關盈低聲呻吟了一下,也放棄了所有掩飾,一隻手抱著我的腰,另一隻手伸到我的胯下,隔著衣服抓住了我的雞巴:『任經理,你好雄壯哦,還沒完全硬起來,都這麼大了。』

『那是,要不然,一會兒怎麼讓妳叫我好哥哥,好老公呢!』被美女說大,我當然很得意了,『討厭了,人家還沒結婚呢!』關盈一邊說,一邊加重了撫摸的力度,我有點受不了了,可是在茶室裡,於是我就說:『咱們換個地方吧,我讓妳好好感受一下,它到底有多大。』『可是,我覺得我們好像發展太快了。。』這騷貨又在玩矜持,我靠!

我當然不會任她擺佈,就放開了手腳說:『那好,妳先留個電話,我們回頭慢慢聯繫吧,今天就這樣了,好了,我先走了。』關盈一看,就不再裝了,她嬌滴滴的求饒說:『任經理,人家錯了,還不行嗎?老闆說,要我好好的服侍你,如果,你就這樣走了,那我回去可就慘了!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還不行嗎?』我心說:『那老闆終於上路了,肯送這麼一個好貨色給我,回頭玩爽了,馬上就把貸款給他批了。』

急匆匆的帶著關盈,去了附近的一家賓館,開了間房,一進門,我就忍不住的把她撲倒在床上,雙手抓住她飽滿的雙乳,不停的捏著,嘴在她白皙的臉上,瘋狂的啃咬著,出於心裡有一些擔憂,她是個公共汽車,所以我沒親她的嘴。

關盈表現的很配合,不僅隨著我的力度,或大或小的發出一聲聲呻吟,而且雙手環抱著我的腰,陰部隔著衣服,往我的雞巴上面貼,翻滾了一會兒,我開始扒了這個小騷貨的衣服,她穿的很簡單,上面就一個露著半個咪咪的寬鬆衣,裡面是一個黑色的胸罩,被我兩下就扒了下來,下面的絲襪,則是被我直接從陰部撕開,露出同樣是黑色的丁字褲。

『盈盈,妳穿的可真騷啊!』我一邊捏著她的乳頭,一邊毫無顧忌的說著,對方既然是求到我這裡了,我就可以毫無顧忌,就好像是去找小姐,什麼話都可以說的,怎麼爽怎麼說!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女人不騷,男人不要。』關盈不僅沒有不高興,反而很配合我的話說,我們的衣服很快就都脫光了,只有半隻絲襪,還在她的腿上掛著,只見關盈細腰豐臀,兩隻大咪咪上的乳頭、乳暈不小,下面的陰部,黑色的毛髮旺盛,外陰像兩把小扇一樣,只露出一個小口的陰道,陰蒂的頭有些發黑,看來是常常被人插的爛貨。

不過管她呢,我又不是要娶她當老婆,管她被多少人幹過?就把她當小姐一樣,打幾炮不就行了?我正在胡思亂想著,關盈已經主動開始進攻了,她把我推倒在床上,伏在我的胯間,沒等我吩咐,就咬住了我的雞巴,使勁的允吸著。

看來,她沒少給別人吃雞巴,嘴上功夫很是不錯,吸幾下又在馬眼上舔幾下,然後繞著龜頭的冠狀溝,舔一圈,那種酥麻的感覺,真是美極了!『不錯啊!騷貨,舔的哥哥真舒服!快點,再加把勁!』我按了一下她的頭說,關盈像是得到了老師表揚的小學生一樣,更賣力的吞吐著,我因為有幾天不做了,怕一會兒第一炮很容易射,就對她說:『騷貨,給哥吸出來,然後全部吞下去。』

關盈媚眼如絲的,瞄了我一眼,又俯身下去,大力的吸著,我覺得有些不過癮,就站起來,換了個姿勢讓她跪著吸,可我還是覺得不過癮,就雙手按住她的頭,幫她動作起來。

關盈嗚嗚了幾聲,可能是覺得太深了,不舒服,我可不管這些,對她還用不著憐香惜玉,就惡狠狠的說:『賤貨,快點給老子吸出來,一會兒等老子再好好的幹死妳!』關盈一聽就不再反抗,順從的繼續賣力的吸著,頻率越來越快,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嘴裡不由的發出呻吟:『啊!啊啊。。太爽了,騷貨,妳吸的真棒!』

終於,我的極點到了,嘴裡大喊一聲:『幹死妳這個騷貨!』然後億萬子孫就射到關盈的櫻桃小嘴裡,我射了很多,關盈還發出了一聲『咕嘟』的吞精聲音。簡單收拾了一下,關盈白了我一眼說:『討厭死了,你怎麼射這麼多?』『這都是精華啊,妳應該覺得賺到了才對!』我笑著拉起來她,一起去洗了個澡。

洗的過程中,我用手摳著她的屄,捏著她的乳房,不一會兒,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她的下面也出了好多水,關盈也被我搞的慾望高漲,呻吟著擼我的雞巴,我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就拉著她,來到臥室的大床上,讓她把屁股高高的厥起來,露出毛茸茸的大黑屄,雙手扶著她的腰,鬼頭對準她的陰道口,緩緩的插了進去。

『啊。。任經理,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啊!人家都有點受不了了!』『靠!騷貨,叫老公!』『啊!!老公,你輕點,人家都快暈過去了!』關盈發出醉人的叫聲,她的話更加刺激了我。

『騷貨,這都要暈過去了,我可是還沒開始呢!』我不由的自豪感大生,慢慢的加快了頻率。『啊。。哦。。哦。。好老公,不要停,快點。。再快點。。爽死我了,爽死小賤貨了。。』關盈大聲的叫著,『小騷貨,爽就叫的再淫蕩一點!』她的話對我來說,是一種很強烈的刺激,讓我更加威猛。

『啊哦。。哦哦!老公。。你好厲害。。幹死小蕩婦了,哦哦哦。。』『以後還讓不讓我幹?』我一邊插一邊說,『讓,以後小騷貨只讓大雞巴老公幹,別人都不讓幹!』關盈完美的配合著我,讓我更加加快了速度。

她的水很多,每次的大力抽插,都有幾絲淫水,從她的陰道裡溢出來,而且,她的陰道好像還會收縮,在我插到底之後,她就會縮一下,讓我的龜頭,受到強烈的刺激。『啊。。』她高潮了,如果不是我一直抓著她的腰,她一定會軟到床上,再也站立不住的:『死了。。死了。。死了,小賤貨爽死了,飛上天了!』

因為我喜歡這種背後插入式,所以我也沒有換姿勢,就一直九深一淺的抽插著,關盈隨著我的動作而浪叫著,就這樣,一直搞了半個小時左右,關盈來了三次高潮,我終於忍不住了,精關一瀉,大股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裡。

她在我雙手放開的那一瞬間,就一翻白眼的暈倒在了床上。後來,我們休息了一下,又幹了一次,又把她幹昏了過去。再後來,我放了貸款給那個老闆,關盈也成了我的洩慾工具,只要我想要,一個電話,她就出現了,任我蹂躪。